南方有甜 - 第796章 都是报应而已 离婚吧我仇富唐初露陆寒时全文免费阅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柳茹笙在那头听着凯莉的担心,是有些不耐烦的。

    她看到邵郎的车子在楼下停下,邵郎从车上走了出来,脸上越发难看,从阳台上走到了客厅对电话那头说:“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就凭你现在的名气,她唐初露不过就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歌手而已,你的粉丝随随便便就能够让她永远不能翻身。”

    凯莉听了她的话,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下,心情慢慢地平静下来,虽然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唐初露突然起死回生的事情,但总归没有刚才那么慌乱了。

    “可唐初露她自己肯定知道我是抄袭的……”“她知道又怎么样?

    就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当初我把她的曲子给你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这件事情,就只有你我还有她,甚至她都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抄得她的,只要我不说,她就永远没有证据证明,而且你发布的时间比她早那么多年,这件事情谁输谁赢不是一目了然?”

    柳茹笙说话的语气越来越急躁,听到走廊那头传来脚步声,就知道邵郎已经上来,坐在沙发上表情有些讽刺,“好了,我不跟你说了,到时候再跟你联系.”说完她就挂了电话,将手机扔在一旁,邵郎刚好走进来一脸冷漠地看着她,他整个人憔悴了不少,衣裳也没有平时的讲究整洁,径直走到她面前坐下,一句话也不说。

    柳茹笙见他这样的态度越发恼火,他自己做了错事消失这么多天,一回来竟然还敢给她摆脸色看?

    她有些忍不住用手指在桌面上敲了一下,“你觉得你不需要跟我解释一下,你跟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吗?

    “男人眉心狠狠一跳,脸上表现出不悦的情绪。

    其实邵郎以前也介意过周绒绒的身份,总觉得她让人感到别扭,但是听到柳茹笙这么说又觉得不舒服,她凭什么讽刺周绒绒?

    周绒绒是他的好朋友,他们认识那么多年,虽然她不是什么纯真善良的女人,但在这件事情上面她没有任何错,她只是想追求自己想要的,她做错了什么?

    “你少在这里阴阳怪气,她就是一个女人而已,想说什么就直说!”

    听到他现在还在维护那个女人,柳茹笙不可置信地站了起来,“现在是你出轨被拍到,我们家在挽救你的形象!你消失这么多天不说,你一回来就对我说这样的话?”

    柳茹笙本来整理好的情绪一下子就爆发,抽起身后一个枕头砸到了邵郎的头上,“你给我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邵郎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你以为我想看到你吗?”

    他有些烦躁地扯了扯领带,看着他面前疯狂又扭曲的女人,他忽然就冷笑了一声,“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陆寒时他那么不想要你,我也真是蠢,明明跟他一起做了那么多年的同学,他的眼光一向都比我好很多,不管是做什么的事情,经商也好,一起做技术也好,在学校里面甚至是考试复习重点也好,他永远都是最精准的那一个人,我为什么偏偏在这件事情上面不信任他,偏偏要跟他对着干?”

    邵郎现在想起来就只有后悔,可能也许是想跟陆寒时证明他也是有眼光的人,再加上那个时候柳茹笙掩饰的太好,他觉得这么明显的选择陆寒时竟然会偏向于唐初露,丝毫不给柳茹笙机会,是有些愚蠢的。

    他觉得不可一世的陆寒时,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完美无缺的陆寒时,看女人的眼光也不过如此。

    如果是他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柳茹笙。

    他觉得那是他唯一比陆寒时强的地方。

    如今邵郎有了这样的机会,选了这么一个女人,选了柳茹笙,先是被众所周知地嘲讽戴了绿帽子,一个肤色那么黑的小孩也要认错自己的儿子,这么多年来在媒体面前做出一副恩爱的样子,不管是家里的人还是认识的朋友都对他冷嘲热讽,表面上和和气气,背地里面不知道骂的有多难听。

    他压抑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能找到一个懂他的人,也只有周绒绒能够懂他,明白他知道他现在过得有多么痛苦,却要遭受铺天盖地的指责。

    他面前这个女人分明是造成他一切痛苦的根源,却还在这里肆无忌惮地怪罪他,她凭什么?

    邵郎越想越是憎恶,看着柳茹笙只有一种想要同归于尽的厌恶,于是他克制地转过身子不想要再待下去,只想离开这令人窒息的地方,“我现在真是羡慕老陆,难怪你这么倒贴他都避之不及,像你这样的女人,他早就看透了你令人恶心的本质!我真是后悔当初没有坚定地站在他那一边!”

    也许他说的话一下子就戳痛了柳茹笙的痛处,柳茹笙一下子就有些失控,猩红着眼睛冲上前去扯住了邵郎的外套将他狠狠往后一扯,扬起手就要一巴掌打上去,“你给我闭嘴!”

    邵郎反应很快截住了她的手腕,将她往后一推,柳茹笙一下子就跌倒在地上——她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头发散乱,不敢相信他竟然敢推她!邵郎也是有些发愣,随即又回过神来,冷冷地看着她,“是你自己先要打我的!”

    柳茹笙不管不顾地站起来,冲到他面前想要和他厮打起来,邵郎还保持着最基本的理智。

    拉着她的衣服将她扯开,“你冷静一点!”

    他压低了声音警告,柳茹笙一边捶打他一边骂:“你有什么资格说刚才那些话,当初你不是也觉得陆寒时应该和我在一起?

    你们男人就没有一个靠得住的!都是你们把我害成这个样子!”

    柳茹笙觉得她变成现在这样,邵郎怎么可能没有一点责任?

    “要不是你当初口口声声地说陆寒时肯定是对我有感情的,我会一直抱着幻想对他死不撒手吗?

    不是你告诉我我会有机会,只要我坚持下去陆寒时他肯定会看到我的吗?”

    柳茹笙越想越愤怒,越想越生气,明明她当初没有逼他支持自己,是他自己要站在他这一边的,凭什么也要把脏水泼到她身上?

    她的话让邵郎冷静下来,心里面越发涌起愧疚和后悔,“对,是我自己的原因,是我咎由自取……”他深吸一口气看着面前的女人,“所以我们谁也别怨谁,事情走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报应而已。”

    他说完转身就要离开,柳茹笙看着他的背影抖了很久才歇斯底里道:“只有你这样的懦夫才会这样想,这是你的报应!不是我的!”

    “我绝对不会输,你看着吧!”

    三年前那么大的打击,她都挺得过来,那么一个象征着屈辱和羞耻的孩子她都能够养在家里,若无其事地和邵郎一起伪造出一家三口和睦幸福的假象,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出轨新闻,怎么可能打得到她?

    不可能的!就算她有什么下场,那她也得看到唐初露先倒在她面前!柳茹笙脸上扭曲的表情又渐渐恢复为平常,依然是一张动人的脸,虽然没有浓妆艳抹,但依旧好看迷人,动作之间难掩高贵。

    她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对着那头说:“去查凯莉准备追究抄袭的那个新人全部的信息,然后发过来。”

    她之前一直都找不到唐初露的工作信息,她仿佛被人抹去了一样,根本就无从查起,她本来也想从陆寒时那里入手的,但是听说陆母才做过那样的事情,已经引起了陆寒时的怒火,这些天都不消停,于是只能作罢,没想到这一次唐初露竟然自己撞了上来。

    她倒是没有想到唐初露竟然还在写歌,并且是作为音乐人在圈子里面有了名号,只是并不出名,作品能够找得到名字,但没有什么人关注创作者。

    但是既然她的作品因为抄袭引起了关注,那从这条线索去找,很快就能找到她的全部信息,如果不是这一次阴差阳错,她还真的暂时拿她没有办法。

    ……唐初露离开公司的时候,刚好在楼下碰到凯莉,她依然是刚才那一身装束,但是身旁已经没有任何人,经纪人和保镖都被她支走,她还披着一条很大的围巾躲在角落里面鬼鬼祟祟地往这边看。

    唐初露一看就知道她是在等自己,毫不犹豫地朝她走了过去,“你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她语气很冷,没有想到再见面是这样对峙的情况。

    凯莉看到她走到自己面前,本来就很紧张,听到她问这话的时候一下子就握紧了拳头,犹犹豫豫地说:“唐医生,原来你没事啊……”她干巴巴的开场白被唐初露直接打断,“有什么话就快点说,关于抄袭的事情,我想要你一个解释。”

    凯莉没有想到她这么单刀直入,顿了很久才有些干涩地说:“我们找一个隐秘的地方说,这里不合适。”

    唐初露没说话,看了她一眼径直转身离开。

    到了车上后,凯莉看到没人跟过来,这才摘下围巾,“……很抱歉唐医生,我不知道原来你就是那个歌手,关于抄袭的事情我不会再追究你的责任,请你放心。”

    唐初露听到凯莉的话无比嘲讽地看着她,“你不追究我的责任?

    凯莉,这里没有别人,你不觉得你这话很可笑吗?”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