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糖人儿 - 第五十六章背德之情中 (ωoо1⒏υip) 春潮(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凌晨四点,阮明华依旧在黑暗中瞪着双眼,从他先阮星尤一步回到房中,听着阮星尤洗澡关门,已经过去了叁个多小时。

    他非但没有冷静下来,反而越来越亢奋,疯狂的念头在脑海中叫嚣,牵动他欲望和心神的人此时就睡在隔壁,他迫切地想抚摸占有那具身体。

    但是最后的道德廉耻悬挂在头顶,斥责着他的混蛋与变态。

    那是他的亲生女儿,他的骨肉,他怎么能有这种淫邪的心思,他怎么敢?

    百般煎熬下,他又生出些荒唐的侥幸心理,他偷偷地去,尝过小丫头的味道后应该就能放下了,到时候囡囡还是他宠爱的女儿,他们一家人还是和以前一样。

    此念一起,便越发不可收拾。

    阮星尤的房间收拾的很整洁,没有过多的装饰物,中央一张大床,铺着柔软的绒毯和被子,看着抛呼呼软绵绵的,床头还放着几个公仔,阮星尤正熟睡着,呼吸轻缓,半边脸埋在枕头里。

    阮明华关上门来到床前,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虽是脑子一热过来的,但现在让他走他也不会甘心。

    一不做二不休,他咽了口口水,轻轻在床边坐下了。

    先是试探着碰了碰阮星尤的脸,而后又隔着被子在她起伏的娇躯上抚摸,他的手在打颤,混着紧张和激动,大掌覆在浑圆的臀部捏了捏,隔着绒被好像都能感受到那种温暖和软弹。

    阮星尤依旧睡得安稳,阮明华大着胆子将被子掀开,沉睡的娇躯姿态放松,她新换了一套纽扣式丝质睡裙,裙摆被蹭到了小腹,淡紫色的内裤包裹着挺翘饱满的肉臀,稍微贴近些,还能闻到一阵馥郁温暖的馨香。

    阮明华放轻呼吸,搭着她的腰和肩膀将人放平,绵软的身子顺着力道平躺过去,只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阮明华却仿佛花了全身的力气,看着阮星尤依然恬静的睡颜,他缓缓呼出一口气。

    丝质睡裙单薄,根本遮盖不住玲珑的曲线,那一对硕大浑圆的奶子平躺着的弧度也依旧可观,阮明华颤着手伸过去,解开了睡裙的纽扣,轻薄的布料垂落至两边,两团丰满的雪白饱乳毫无遮挡地出现在他眼前。

    阮明华怔怔抬手,直至抓了满掌柔软,他才回过神来,手心里的乳肉滑腻到不可思议,凸起的奶尖抵着掌心,细微的痒意像有小刷子一路扫到心口,呼吸越渐粗重,手上的力道也渐渐失了章法,麦色的大掌间满溢出雪白的乳肉,极致的肤色差更是看得人血脉偾张。

    奶尖充血红肿,这当然不是阮明华揉出来的,而是他亲眼瞧着隔壁那臭小子咬出来的,想起之前那香艳的场景,阮明华便气不打一处来,从小到大都乖巧懂事的女儿居然出轨,被男人鸡巴肏的时候那么淫荡,天底下最放浪的妓女也不过如此了。

    想着想着他又有了新的突破口,自我安慰似的找了理由,反正也是个喜欢被人日的小骚货,那么被亲爹的鸡巴肏两下也没什么,他生她养她,恩情大过天,现在就当她用小骚逼报答养育之恩了。

    这下负罪感是完全消去了,阮明华快意地搓揉着软腻的奶子,光用手还不够,他还俯身下去,厚实的舌头一下子将红肿硬挺的奶头卷进嘴中,入嘴只觉满口奶香,阮星尤身上特有的香味萦绕整个鼻腔,他一边抬眼观察着女儿的小脸,一边尽情舔吃亵玩着这对淫荡的大奶子,婴儿吃奶似的嘬着乳头,舌尖在乳晕上打圈,最后张大口包住大片乳肉吸裹。

    阮星尤睡梦中的身体依旧敏感,胸乳间流窜而出的快感让她也渐渐呼吸急促起来,阮明华叼着奶头来回嘬吸拉拽的时候她还轻轻哼吟了两声。

    那甜腻的声音听得阮明华半边身体都麻了,一瞬间还以为她醒了过来,见她只是被吃奶子吃爽了发出无意识的呻吟,这才松了口气。

    或许是身体还沉浸在之前的情欲中,娇躯在淫玩之下反而越渐放松了,两团饱乳被舔吃得光滑水亮,在稀薄的夜色下闪着淫猥的光泽,顶端的红蕊艳丽如血,颤嘟嘟地翘着,格外得惹人怜爱。

    阮明华火热的唇舌在白皙的胴体上四处游移,舔过深陷的锁骨,圆润的肩头,小巧的耳垂,而后来到了微张的红唇。

    像是怕惊扰了睡美人似的,男人的舌头又轻又缓地舔过软嫩的唇瓣,舌尖来回刷舔,仿佛在仔细品味上好的蜜糖,阮明华从来不知道女人的嘴可以这么香这么甜,软绵绵的,像棉花糖一样,阮星尤轻浅的呼吸打在他脸上,他控制不住地心跳如雷,舌尖越渐放肆地探入檀口,挨个舔过每一颗贝齿,而后轻轻撬开她的牙关,长舌一举探入,在丁香小舌上轻轻舔舐着。

    二人唇贴着唇,舌缠着舌,阮明华贪婪地攫食着阮星尤甜蜜的津液,咕咚的吞咽声在昏暗的房间里尤为清晰。

    不知亲了多久,他才放开那张让人欲罢不能的小嘴,樱唇红肿着湿漉一片,嘴角还流着一缕银丝,阮星尤的呼吸也有些急促,眉头微蹙,但好在没有醒转。

    想必是之前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她睡得很沉,但身体仿佛还敏感着,阮明华的每一次触碰都能引起她的轻颤。

    最美味的要留在最后慢慢享用,男人不安分的手终于伸向了轻薄的内裤。

    阮明华喉间剧烈滚动了一下,那儿已经湿透了,淫水洇湿了棉软的布料,透出一片深色。

    用轻到极致的力道脱下内裤,阮明华把那沾满淫液的小布料贴在脸上深深嗅闻,鼻尖充斥着又腥又甜的气息,鸡巴充血硬胀到疼痛,恨不得就这么不管不顾地压着她狠狠日一顿。

    阮明华深呼吸了好几口,轻扣住阮星尤的腿弯向外掰开,与此同时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腿心渐渐展露在自己眼前的神秘风景,阮明华年轻时混不吝,也睡过不少女人,但从未见过这般漂亮的小嫩逼,近距离观察的视觉冲击比在电子屏幕上更震撼,那里毛发稀疏,肥厚红肿的阴唇胀鼓鼓地凸起,两片嫩生生的花瓣也还在充血肿胀着,连顶端冒尖的淫核都是肉粉色的。

    阮明华眼睛都看直了,一声一声沉重的喘息回荡,就如捕猎后终于可以享用的激动兽类,阮星尤修长笔直的腿被折迭成“M”型,私处大喇喇地展现在亲生父亲眼前,那湿红的肉花翕张着,小口颤巍巍地往外吐着水,这时再看她屁股底下的床铺,也隐隐湿了一片,竟然被他吃吃奶子和小嘴就丢过身子了。

    小丫头比他想象的还要骚,这个认知让阮明华越加兴奋。

    ——————————

    首-发:http://www.wuliaozw.com/(ωoо1⒏υ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