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昧平生_ - 第6节 学习使我暴富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花絮也被吵醒了,松松地打了个哈欠。

    黄老师说:“周秀,你上来给我做这道题!”

    第5章 (补全)

    花絮用胳膊肘捅了捅周秀。

    “哎,你惹老黄牛了?他这个人心眼跟针眼似的。”

    周秀点点头,她放下手上的课本,准备好草稿纸和笔走上了讲台。

    24班纷纷对这个插班生投以可怜的目光。

    这个黄老师是校长的亲戚,平时威风得很。压根不怵于得罪班上的有背景的学生。

    周秀看了一眼讲台上的题目,这是一道关于调和四边形的题目。之前周秀没有接触过这个知识点,经过一夜的复习消化,周秀已经弄明白了。

    调和四边形知识经常出现在各级竞赛中。

    出竞赛题来让一个普通的学生来做,这不是为难是什么?

    黄老师把粉笔盒扔到周秀的面前,“我看你连数学课也不听,肯定很懂了吧。写吧,这是我前几天刚讲过的内容。要是写不出来,就到外面去罚站。”

    花絮双手抱肩,嘴角勾起提醒他:“黄老师,人家可是插班生。”

    “昨天才插来咱们班的,没听过你讲什么内容哦。”

    黄老师被反驳得面子下不来台。

    他看向花絮,认出这个是经常在他的数学课上化妆的女孩子,火冒三丈:

    “你也上去一起做!她是插班生没听过课,你总该听过了吧?”

    花絮说完,几个男孩子也附和地说:“不如让数学课代表也上去做做吧。”

    “数学课代表可厉害多了,能被黄老师经常夸奖,这点题肯定难不倒他的。”

    数学课代表眼见自己成为了众人声讨的对象,有些欲哭无泪,他也低头演算起黑板上这道题。

    周秀在讲台上用草稿纸快速地演算了一遍,拿起粉笔开始解起题来。

    花絮耸耸肩也跟了上去。

    周秀检查自己的步骤准备书写,她看向旁边双手插着口袋一字未动的花絮,小声地说:

    “你快写。”

    周秀见她还不动,“趁老师没注意,抄一点。”

    她递了一张小纸条给花絮。

    黄老师背着手继续在下面巡堂,一路走一路敲睡着的学生,他鄙夷地说:

    “看看你们现在像个什么样子,家里有点臭钱又怎么样?看看人家隔壁的温拿班,就你们这幅废物的模样,十年后就是给人家打工的命。”

    “人家叫温拿,你们叫什么,废物,卢瑟?”

    “我要是你们的父母,恨不得把你们塞回肚子回炉重造。生你们跟生块叉烧有什么区别!”

    讲台下的学生面色各异,有的面露愤然,被侮辱了一般。但绝大部分是嘲讽,是漠视,面对这样的场景仿佛已经很习惯了。

    三分钟过去,黄老师意料之中地看到了花絮面前的一片空白。

    “你不用听课了,去教室外面站着。”

    周秀听到这些话,心下一片哗然。

    她握着粉笔忽然写不动了,开口说:“老师这题好像超考纲了。”

    黄老师说:“你也写不出来?”

    周秀摇摇头,咬字清晰地说:“不,我写得出来。”

    “但我觉得老师的课听起来也没意思,跟隔壁温拿班的老师比起来差远了,我继续听下去,十年后也是给人家打工的命,我还是出去罚站好了。”

    周秀的话音落下,闭眼假寐的同学忽然睁开眼了、写题的忽然笔尖一顿、翻掉到了地板,开小差的也停止了幻想。

    他们纷纷抬起头来,震惊地看向那个新转来的插班生。

    这一刻教室仿佛安静了下来。

    握、握草?

    她刚刚说了什么?

    周秀加快速度写题,很快写完了剩下的步骤。

    写完后她跟着同桌一块走到教室外面罚站。

    教室里的学生看向老黄气得发青的脸,想笑又不敢笑,直到有道“噗嗤”的笑声划破空气,才打破了教室里沉默的安静。

    “快快快,数表,看看周秀的题写对了没有?”男生女生们起哄地催促着数学课代表。

    课代表李卿看了眼周秀的答题过程,粉笔字娟秀、清晰,解题的步骤是再好看不过。

    他扶了扶鼻梁的眼镜,“对了。思路很顺畅。”

    这些人干脆又催了起来,“黄老师,您快给周秀改改题,瞅瞅写对了没?”

    “周秀要是写对了,让她进来呗。大冬天的吹感冒了怎么办?”

    ……

    花絮不是第一次被罚站。

    她看了眼跟着她一块罚站的乖乖牌同桌,收回了她的初次印象。

    此时同桌掏出了英语单词认真地背了起来,一副好学生的模样。

    她的皮肤有点黑,额间有细碎的头发落了下来,碎发下的那双澄澈的眼告诉别人,她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事。

    花絮说:“我刺头就算了,你怎么也这么刺头?”

    “好学生啊,你这样是会得罪老师的。还什么……十年后给温拿班的人打工。”

    这个人存心是要笑死别人的吗?

    花絮笑得直不起腰来,伏在同桌的肩上才稳得住。

    周秀想了想,纠正道:“我这样可能十年后也没有资格给他们打工。”

    周秀骨子里从来都不是乖的,如果她乖,她不会在被退学之后仍然坚持翻她的破课本、她不会拒绝被周阿婆洗脑。她不会离家出走、不会故意求郝阿姨带她走。

    现在她已经乖乖地退学,嫁给山沟沟里的老男人,变成另一个思想愚昧的女人。

    花絮说:“行吧,以后我罩你。”

    她拍着好学生的肩膀,“你别给温拿班的人打工,他们没有我家有钱。”

    周秀没有搭理她,低头继续背单词了。

    放学后,周秀被黄老师叫去办公室。

    黄老师批评了她足足半个小时,见她被批评了也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他的脸色渐渐转青。

    “公然辱骂老师,你觉得自己很了不起是不是?本事不大,脾气倒还挺不小!”

    “周一升旗集会的时候,你上去检讨一下自己。”

    “明天交一万字检讨书过来给我,交不齐明天就别来听我的课。”

    周秀点了点头,没有反驳他。

    即便这一万字检讨书可能手写断了,明天都赶不出来。

    等周秀从办公室出来,再去饭堂的时候,饭堂的菜已经凉了。所幸她提前做好了便当带来学校,加热了一下就可以吃了。

    24班的男生打完球,经过周秀身边的时候吹了个口哨。

    “新同学,今天厉害哦?”

    几个高高大大的男孩子,一水溜的一米八,看起来非常惹眼、帅气。

    24班的学渣虽然多,论成绩比不过别的班级,但是长得好看的人也很多。五花八门,百花齐放,让其他班的羡慕极了。

    这几个高高的,不同款、帅得各有千秋的男生一齐对一个女生吹口哨,在食堂里小范围内引起了一点轰动。

    李卿扶了扶眼镜,走到周秀面前问:“听说你周一升旗集会要作检讨?”

    周秀很快吃完了饭,擦干净嘴,“嗯。”

    男孩子们走了,他们走了一会才嘀咕着说:“哎,数表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吧。”

    “这时候你应该代表我们,去跟老师求个情。”

    “我们几个大男人不要紧,人家女孩子脸皮薄哪里扛得住。”

    “是呀,周秀那时候明明是代表我们说出那些话,都说到劳资心坎里了,差点以为是劳资忍不住说出来的。”

    “他臭不要脸,他先骂人的,只许州官放火还不许百姓点灯了?”

    “他还骂我们叉烧肉,他见过长得这么帅的叉烧肉吗?”

    ……

    中午,周秀到学校的图书馆呆了一小时。

    裕德的图书馆非常大,一共五层,藏书量很大,几乎和大学里的图书馆没有什么区别。周秀看得眼花缭乱,最后借了几本关于数学的书。

    周秀的脑海缓缓地叮了一声。

    【日阅读2小时领取5rmb奖励。】

    周秀找出信纸,开始写起了检讨书。

    下午上完一节课后,剩下的两节课都是自习,周秀利用自习课写起了检讨书。两节课的时间很快过去,放学后同班同学渐渐走光了,周秀还再写检讨。

    等她再抬起头时,天已经黑得差不多了,检讨书已经写完四千字。

    周秀揉了揉酸痛的肩脖,双手酸得提不起来,她开始收拾书包,不料酸痛的胳膊一挥,墨水瓶打破了。

    四千字的检讨书化为乌有。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