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昧平生_ - 第203节 学习使我暴富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火箭班的齐雅光听说周秀正在备考雅思, 被折磨得连老王开的小灶都缺席了几次,被老王赠送了两套试卷大礼包。

    虽然高三才考雅思有点晚,但作为高分通过雅思的人来说, 她认为刷一个月的试题足够了。她积极地把自己的英语外教借给了周秀,周秀虽然拒绝了,但齐雅光眨着眼睛说:“这样她教你英语,你教我数学好吗?”

    学校里数学最好的除了谢澄、席少原之外,就是周秀了。这三个人的成绩经常不分上下。在前两个大神面前, 齐雅光不敢造次, 但是问周秀压力就没有那么大了。

    况且齐雅光并不是希望周秀辅导她,她只是单纯想帮周秀一把。

    齐雅光换了个说辞, 周秀想了想便同意了。

    齐雅光请的外教虽然没有苏珊好,但外教老师对付一个语言考试绰绰有余。她来到裕德给周秀做了一次测试, 决定让周秀集中精力恶补口语。每天放学后,她会按时到学校给周秀辅导一小时, 准备场景话题与学生聊天。

    周秀一边背诵着老师准备的口语资料, 一边给齐雅光辅导数学。有时候周秀上完英语课天已经黑了, 齐雅光就会顺道送她回家。

    火箭班的同学见了这一幕纷纷惊呆了,连齐雅光都转性了?不仅特意去帮她以前最讨厌的周秀, 还特意送周秀回家,这段时间几乎天天和她待在一块。

    课间的时候某个同学感叹道:“24班这个秀神可以啊——”

    开学打脸打得飞起, 还能让脸被打肿的人由衷地接纳她。许浩博扶了一下镜框,试图给齐雅光挽尊,说道:“周秀在帮齐雅光补数学。上次章琦联赛排名很靠前,因为他跟着周秀学习了一段时间。周秀的学习方法很不错的。”

    齐雅光托着腮帮, 听着周围的一帮人胡言乱语, 漫不经心地想:“一群庸俗的家伙。”

    只有齐雅光才知道那天周秀安慰因成绩而崩溃沮丧的自己, 是多么的温暖、有力量。这样的人很难不令人由衷地敬佩,靠近、心向往之。

    周秀英语底子那么差劲,已经是背水一战考雅思,齐雅光怎么会舍得浪费她宝贵的时间课?这段时间她路过24班,听见他们全班的同学都在说着口语,给她培养语感。

    她想这时候还占着周秀的时间,恐怕会被24班的同学撕了吧。

    一定程度上来说24班的环境还算挺好的,全年级唯二的两个可以用全英文教学的班级。幸亏周秀被分到了24班,假如当初她留在火箭班不一定能拥有这样的条件。

    课间趴桌子休息的谢澄忽然睁开眼,他听到同学们的讨论,转头认真地问齐雅光:“周秀学得怎么样了?”

    谢澄很少有关心的事情,对任何事情都淡淡的,没想到居然在问周秀的事。齐雅光耸耸肩,如实地回答:“听老师说她的底子有点差,问题应该不大。周秀的记忆力很棒的。”

    谢澄说:“很棒,她恶补了一年的英语也应该有进步了。”

    24班流传着一句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秀神讲英语。然而一个暑假不见,周秀在《智力对抗》上用英语对答自如,侃侃而谈的表现非常令人惊艳,口音虽然不地道,但依稀可以看得出来接受了专业的矫正。

    传说中问题不大的人——周秀,此时正在24班里被miss li点了起来,进行观点辩论。

    她微笑地用英文提问周秀,“近年来国内越来越倡导轻松快乐的教育,但反对的声音也有很多。秀秀,作为一名优秀的的学生,我想请问你究竟是快乐学习好,还是中国式的填鸭式的教育更好?我想同学们也很想听听你的答案。”

    这个问题有点儿不太友善,不过大家都知道班主任没有恶意。周秀的学习方法和这个班明显就是两种风格的,像徐卿之流的同学成绩虽然好,但他从来不熬夜写作业、几乎不见他刷题。

    然而周秀现在可不就是以紧张、密集式的教育,吊打全班的快乐教育吗?

    miss li微笑地说:“you have five minutes.”

    班里的同学缓缓地想,辩论题才五分钟,这不是太为难周秀了吗?脑子一打结五分钟就空白过去了。

    杜飞扬嚷道:“五分钟不足以让秀神展示,十五分钟吧!老师给她十五分钟!”

    其他人附和道:“给她一个十五分钟。”

    miss li轻咳一声,耸耸肩,“只有五分钟,anyway,口语考试时可没有那么长的准备时间。”

    五分钟过去。

    周秀深呼吸一口气,操着一口很不地道的口语说:“我出生于一个小乡村,没有课的时候老师会带我们到山上玩,打草摘花、捕鱼,我知道了三月份要插秧,四月种花生,五月种小白菜、茄子……鱼没有眼睑、羊的瞳孔是方形的,兔子是近视眼。我在十岁的时候,亲手给村里难产的牛接生,十三岁时给生病的狗配药,它们是启迪我探索自然世界的第一枚钥匙,让我感受到生命的奇迹、自然的奥妙。”

    “我很认同一句话,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如果没有童年这段经历,现在的我恐怕很难与自然科学结缘。另一方面当我进入高中,开始明显地感受到自己的不足,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弥补过去的不足,开始了所谓的填鸭式教育。填鸭式教育使我能够在短时间内获取大量的知识、信息,帮助我建立更系统、全面的知识体系。”

    “因此我认为两种学习方法没有绝对的好坏,只有适不适合自己。”

    周秀的最后一个单词刚落下,男生们热烈地鼓起了掌。她的观点清晰、用词准确,语句也流畅,如果这真的是口语考试,她的估计分数不会低。

    虞轻雁的嘴巴张得大大的,蓝芯默默吐槽道:“卧槽,我总算是明白了,学神的落后只是一时的落后,人家落后着玩的。冷却技能时间一到,马上回来吊打我等凡人。”

    “原来秀秀以前只是没空专心学英语。她好棒啊,学什么都能学得很好。”另一个学渣碎碎念道。

    让人更自闭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周围一圈的同学涌现出了《智力对抗》决赛现场那种内心万马奔腾的心情,五分钟就迅速组织这一段的堪称小演讲的辩论?

    徐卿转了一下笔,看了眼前后左右惊得张大嘴的同学,虽然无奈却还是解释道:“别忘了,秀秀的记性很好。她用的多是固定的搭配、格式,往里面填词造句。”

    懂得人都懂,一眼就能看穿。但周秀流利地表达完自己的观点的那一瞬,很能糊住人。这显然需要很强的记忆力和反应力作为支撑。

    不过徐卿对周秀的英语水平抱有的期待并不高,她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足够让大家惊喜了。

    miss li眉眼眯起,终于能真正笑出来了。

    周秀的英语终于有点进步了,十分令人欢喜。

    “妈耶,秀崽出息了。麻麻给你一个大拇指。”花絮双手比大拇指,激动地说。

    miss li点点头示意周秀坐下,上课前的预热活动结束,她开始上课。学生们的英语水平都很不错,她的复习课多是注重课堂活动,与学生互动,气氛非常轻松,简称“洒洒水”。所以即便花费了十来分钟在某个同学身上,大家也不会觉得浪费时间。

    一节课过去。

    周秀的前后左右的邻座们非常欣慰,“不亏了我们这一年来的苦心栽培。啧啧啧,秀神真给我们长脸。”

    蓝芯双手叉腰着说:“我终于可以放心地把秀秀交给雅思了,应该不会被虐得太惨。”

    谈明故作稳重地说:“success belongsthe persevering.”

    坚持就是胜利,胜利是属于坚持到最后的人。大家听了略有所思,周秀在过去的一年里每天背单词、看双语电影、看英文书籍、文献,虽然她的英语成绩都惨不忍睹,但每一次都在进步。

    周秀听得着实汗颜,“你们过于夸张了。其实,还差得远呢。”

    她准备的是应试考试的技巧,短时间内肯定是没办法有质的飞跃,她和老师商讨了学习答题技巧。因此徐卿一听就听出了问题。不过中国的学生多半也是这个路子,毕竟大家不是出生在英文环境下的,应试化是难免的。

    考官恐怕已经无奈地接受这个设定了。学生能够掌握大量词汇,能够阅读较复杂的文章,出错误概率很少、或基本不出错就可以打8.0分了。

    徐卿微笑地说:“问题不大。如果能考高分尽量考高分,英文水平也是重要的参考指标之一。秀神不拿个8.5有些说不过去。”

    以往一贯很淡定、自信的周秀,破天荒地没敢吭声,根本不敢接徐卿的话。她心里默默想自己能通过这次考试就谢天谢地了。没有想到徐卿竟然这么膨胀。

    系统嫌弃地吐槽道:【没出息!学神之光都不能让你多一份自信么?】

    周秀躺平任嘲,无奈地耸肩:【人贵有自知之明。】

    十月底的周末,周秀花了一千七报名的雅思考试终于来了。

    上午考笔试,下午考口试,花絮以及虞轻雁、蓝芯、齐雅光等一些朋友,特地抽出了宝贵的周末时间等周秀考完试。

    考完口试,周秀是微笑着走出考场的。考完试的半小时后,徐卿拿到了试题,专门找老师做了一遍,方便周秀对答案。

    虽然周秀没有给出明确的说明,但他们心里隐约有个念头,她应该是在为出国做准备。徐卿和杜飞扬,虞轻雁、蓝芯这些人格外地高兴,好像在期盼着什么似的。

    虞轻雁把答案推到周秀眼前,兴奋地说:“秀秀、秀秀,快来对一对!”

    周秀逐一对了一遍答案心里有了点底子,如果评分没有很大的出入,听力和阅读应该能拿到8.0分,剩下口语与写作的成绩没办法确定,偏偏这两个也是最难拿分的。

    花絮提议去吃饭庆祝,“秀秀这回渡劫不易,值得纪念,絮姐请你吃顿饭!”

    她请大伙去了一个人均四位数的豪华餐厅,大家兴致勃勃地讨论周秀下次英语考试成绩,猜测她会不会把130分数段的分数全集齐。

    周秀听不下去了,吃到一半去上洗手间。她走出来的时候,看到花絮靠在墙上,双手抱肩很明显是一副等人的姿势。

    花絮上前抱了抱她,低头轻声地说:“刚刚在里面不方便说,我出来和你说。”

    “秀秀一定会成功的。”

    周秀愣了片刻,旋即眼眸里染上淡淡的笑,“你也是。我一向是相信絮絮不会输,你能考上人大的。”

    周秀没有刻意隐瞒过花絮申请留学的事情,打申请书的草稿时没有避开过花絮。虽然这段时间花絮从来没有正式问过她,但花絮已经明白她在做什么准备。

    花絮双手抱肩,抬起下巴说:“那是当然,我可是身边有两个学神的人,我相信我一定会成功的!”

    周秀点点头,她一直对这一点深信不疑。杜衡一直能维持省第一名一定有他的方法,他会想办法辅导花絮。以及学习的方法确实很重要,周秀这段时间一直在盯着花絮的复习节奏。

    花絮拍着周秀的肩膀,威胁地跟她说:“秀秀我跟你说,就算你到了国外,我也是你最好的朋友,你不许忘记我!”

    周秀难得听到这么幼稚的话,有些想发笑:“我记性还不至于那么差劲。”

    这么钢铁直女的话恐怕也只有周秀能说得出来,这一句话直接把美好的气氛打得支离破碎,花絮气得想打人。

    花絮认真地说:“他们猜到你正在申请留学,都好高兴。只有我,知道你要和我分开几万公里就很不开心。我想留在国内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秀秀在,你太可恶了!”

    “虽然只有……那么一丢丢原因。”她伸出小拇指比划了一下。

    周秀听了心里感动又好笑,她在心里默默说,没有人会像花絮这样担心她吃不饱饭,天天给她带早餐,自己的手机平板零食都是随她用、随她吃,甚至银行卡都能让给她刷。她怎么会忘了这样的花絮呢?

    人生得一挚友足矣。

    作者有话说:

    小剧场:

    絮絮:你不能忘记我

    絮絮期待的秀秀的答案:呜呜呜,我一定不会忘记你

    我会永远、永远记住你!

    实际上的秀秀:我记忆力惊人

    花絮:“……”

    我大约知道席少原、徐卿、谢澄、谈明之流撩不动秀秀的原因了。

    第168章

    周秀回到包厢后, 朋友们已经玩成了一片、气氛是难得的欢快和轻松。她坐下随意吃了点东西,吃完饭再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多。

    徐卿拿起周秀的外套,“时间不早了, 我先送秀秀回家吧。”

    大伙挤眉弄眼地冲着徐卿“哇”“哦”地起哄,蓝芯给周秀救场,撒娇道:“班长怎么可以这么偏心,你不送送我吗?”

    徐卿微笑道:“一起走吧。”

    谈明原本还在和杜飞扬联机打游戏,听到这里忽然不淡定了, 他把手机一放, “我送周秀,班长送蓝芯。”

    谈明利落地捡起周秀的书包, 从徐卿手里的抢过校服外套,顶着大伙“卧槽”的眼神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包厢。

    周秀对大家微笑地摇摇头, 示意没关系,跟着谈明走出了饭店。

    虽然谈明终于硬气了一回, 但他提着周秀的东西, 心脏忍不住咚咚直跳。女孩子的东西都格外地娇小柔软, 还带着淡淡的香味,令人心神荡漾。

    周秀的书包是水蓝色的帆布包, 上面绣着两朵雏菊,她的校服特别干净、整洁, 看起来和新的没有什么两样。拎着她柔软的校服,谈明有种抱着周秀的感觉,胳膊火燎燎地发烫。

    谈明径直地往家里司机停车的方向走,走到一半他忽然想起什么事, 唇角微微上扬, 他停下脚步转过头对周秀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