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昧平生_ - 第204节 学习使我暴富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对不住秀秀, 我忘记今天司机请假了。你在这里等我一会。”

    这种来之不易的独处时刻,怎么能草草了结?

    说着谈明把校服和书包还给周秀,他走出一段距离后,联系司机把自己的机车送过来。

    已经来到了半路的司机看到谈明的消息,脸上缓缓升起一串问号,这种时候问他要机车?

    他苦着脸回复谈明:“明明,我已经在路上了,现在折回去取车要一小时。您能等等我吗?”

    谈明看到消息一阵心塞,一个小时后他就凉了。他看了周秀一眼,咬咬牙跑了几条街,刷卡买了一辆新的单车。虽然机车变成了单车,但也不失为一个绝顶的好主意。

    他凝视着单车露出满意的微笑,不住地摁着新车的铃铛。一阵叮叮的铃声响起,周秀背着书包回过头去看。谈明骑着一辆单车,冲着她招收。

    谈明咧开嘴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秀秀上来吧,我载你回去!”

    周秀看到谈明骑着单车,着实惊讶了片刻。她想了一会还是坐上了车,双手撑在车座的两侧。

    谈明察觉到周秀距离自己仅有不足两个拳头的距离,心花怒放,嘴角一直裂到耳根。他清清着嗓子,哼了一个调子。

    调子清澈、明快,富有旋律,清凉的夜风吹起谈明的衣角,空气中弥漫着一点幽幽的淡香。谈明的心就像被欢喜溢满了,鼻子嗅到的都是甜味。

    谈明哼完之后说:“秀秀,不问问我这是什么歌吗?”

    周秀久久才问:“什么歌?”

    谈明骄傲地挺胸,“我最近写的一个小调子。改天写好歌词,弹给你听。”

    谈明放慢声音,回忆道:“我从来没想过,那天你会从图书馆路过篮球场救了我。如果没有你,也许我现在就没有办法和你们聚在一起吃吃喝喝,和你说这些话。”

    从那天起谈明就开始注意起了周秀,或者说更早之前、在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关注周秀之前。他从来没见过这么聪明、有趣,温暖上进的女孩,让人忍不住靠近、忍不住心动。

    “秀秀……以前我做了很多对你不友好的事情,希望你能原谅我。”

    周秀点点头“嗯”了一声,“没关系。”

    谈明隐约地笑出了声音,微微眯起的眼,映着两道的路灯长长的睫毛仿佛盛着星光,途径路过的人都忍不住掏出手机偷拍这个好看的男生。

    谈明清了清嗓子,酝酿了很久鼓起勇气说:“我有很多缺点,数理化不好、语文也很烂,英语还过得去,不过努力一把也不是追不上来,家教老师说我很聪明的。秀秀……我可不可以——”

    喜欢你?

    周秀听了他碎碎念了一路,轻声地说:“最近你的进步很快,想来应该是专心学习的缘故吧。像你以前为了追求陆灵珊,忘记自我,我认为是不可取的。任何时候人首先要自己爱自己,才能去爱别人。”

    她顿了顿继续道,“其次,对方不喜欢你的时候,要懂得放弃。”

    谈明霎时愣住,笑容渐渐消失。有一种万箭穿心的滋味,这一刻形容为从天堂掉到地狱也不为过。

    周秀不疾不徐地继续道:“谈明是个很讨人喜欢的人,多才多艺,长得很漂亮,家境也很好,拥有很多别人终极一生也得不到的东西。你知道自己有多少人羡慕吗?”

    周秀由衷地说,她怎么可能看不出谈明的心思?少年的心思就像蒙着一层纱,眼里盛的感情就像溢满的月光,强烈得让人无法忽视。但周秀没办法回应,以后也没办法回应。

    “你很聪明,学习数理化有点天赋,你和花絮虞轻雁她们签了赌约吧,不要轻易认输。最后一年,要加油冲刺啊!”

    少女的声音轻灵、柔软,仿佛山涧的清泉。

    谈明稀巴烂的心又满血复活了,脚蹬着踏板更有劲了。

    他很快把周秀送回了家,咧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谢谢秀秀给我这么高的评价,我听了很开心!”

    “我会好好努力的!”

    谈明把车随便停在了小区里,新买的车没有锁,他也不管停下了转身就走。

    月影把他的身影拉得老长老长,绷得笔挺的脊背在走出小区的那一刻忽然耷拉下来。

    谈明靠在墙边,他的嘴里又甜又苦,月光落在他的身上,他浓密蜷翘的睫毛依旧宛如盛着星光,那波动的眼眶含着水光。他低下头,青年青涩落寞的轮廓消失在阴影中。

    路人看到这一幕,会忍不住想怎么会有人舍得让他皱起眉头、令他黯然消沉呢?

    ……

    包厢里。

    蓝芯看着徐卿帮她提东西,忍不住吐了吐舌头,“班长对不起,我本来想让絮姐送秀秀回去的。”

    没想到居然被谈明截胡了,看他离开前的模样,再联想一下他最近的膨胀,大家心知肚明他今晚会对周秀说些什么话。

    杜飞扬等人现在根本无法直视徐卿那张含笑的脸,感觉他的笑容冷飕飕的、怪吓人的。饭吃完后一个两个溜得要多快有多快。

    徐卿十分有风度地说:“没关系。”

    花絮意外的看了徐卿一眼,没想到他的心态这么稳。花絮扎心地说道:“谈明虽然成绩差了点,但是他的脸蛋长得实在好,人又单纯热情,明学长可是校草喔……”

    徐卿坐上车后顺手摘下了眼镜,薄薄的镜片泛着光骤然一亮,他狭长的眼角微微眯起。

    对不起什么?

    谈明只是送上去给周秀拒绝罢了,他了解周秀。

    ……

    晚上九点。

    周秀回到家,顺手把桌子上的雅思试卷全都整理出来,腾出来的位置放上了数学卷子。

    半个月以来,桌子上累积的雅思卷子已经有两本牛津字典那么厚。周秀大部分都做过了,没做过的也快速浏览了一遍。连系统不得不佩服学神对待着自己的这股狠劲。

    周秀写完了一张试卷后,手机震动了一下。

    她划开看了一眼,是谢澄发来的消息。那是一张口语打分表,今天周秀在评委老师手里看到了它。点开大图一看,她愣住了,上面写着她的名字和考号。

    “good luck.”

    谢澄的短讯很简洁,祝你幸运。

    周秀合计了一下分数,口语8.0,她惊喜地捧着手机,久久地凝视。

    她的口语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起初是徐卿纠正她的口音,其次是席少原教她正确的发音,还有苏珊、简老师(齐雅光的外教老师)、miss li的帮助,以及全班同学每天坚持用英语和她交流。

    系统这时候幽幽地开口,【叮——少年听力、阅读、写作、口语四部分相加原始分为32.5,平均分为8.125,总成绩8.0,奖励10w rmb】

    【高兴不高兴?】

    周秀惊讶地揉了揉耳朵,仍旧沉浸在8.0分的震惊之中。她呆呆地点了点头,“高兴的。”

    高兴得有些不真实,非常非常非常高兴!这是一种战胜了自己的滋味,突破了自己所认为的不可能达到的极限。事实证明再一次,人不能给自己轻易下定义。

    系统诱惑地说:【要不要再考一次?8.0有点低,8.5比较拿得出手。】

    这是太膨胀了吗?周秀脸上缓缓出现一串问号,掏出老王送的试卷集说道:“高考完以后再说吧。”

    学习英语对于她来说太消耗精力了,成绩够用就行,现在她要准备数学国赛。

    ……

    次日,裕德中学。

    周秀带了一袋蒸奶糕送给齐雅光,“谢谢你,我的口语过了,简老师教得特别好。”

    齐雅光嘿嘿地笑,吃了一块奶糕,味道特别香。“这是你亲手做的吗?真好吃!秀秀,这么快就知道成绩了?”

    周秀点点头,“谢澄昨晚告诉我的。”

    齐雅光说着用手帕分出了两块奶糕给谢澄,“谢神你可以啊,有两把刷子!喏,尝尝,秀秀谢谢你的。”

    谢澄说不客气,随手接过了点心吃了两口。清晨的男孩仿佛刚从被窝里钻出来似的,皮肤白净如瓷,头发微微翘起,宛如一只精致的懒猫。

    他眯着眼打着哈欠,连迷糊时随手转笔的姿势,都惹得班上好多女生注意。

    大家聊得正开心之时,忽然周秀的手机震了几下,她接了电话,微笑的脸庞瞬间皱了起来。

    “什么……在医院?他怎么会摔倒?医院在哪里,你说得慢一些,太快了我听不懂……”

    谢澄听到她的对话,一瞬之间清醒了过来。他扔下了笔,“周秀,你先别急,我去叫车。”

    齐雅光从来没料想过,一贯淡定的周秀会有如此焦急的表情。

    周秀挂掉电话后连假都没来得及和老师请,直接跑出校门拦了一辆车。电话很简短,没有透露出很多讯息,周秀一路上脑补了很多事情,但从来没有往父亲既定的结局去想。

    为什么会这样?重来一次也没办法改变他的命运吗?

    作者有话说:

    卿卿:呵

    我羡慕什么?

    我羡慕他送上去给周秀拒绝吗?

    平生:你怎么这么确定?

    卿卿拉长脸:因为我也被拒绝过

    秀秀达成送出好人卡x2 成就

    第169章

    周秀急匆匆地跑向医院, 跑上阶梯的时候重重地摔了一跤,是谢澄扶她起来的。

    “别急,慢慢走。叔叔在等你呢。”

    周秀连爬带跑地赶到了急救室门口, 刘梅手心冒汗地递给女儿一份病危通知书。

    刘梅不识字,却也挣扎着在病危通知书上签下了歪歪扭扭的名字,周秀来了,她仿佛找到了主心骨。

    “秀儿,你看看这个, 医生刚才给我的——”

    周秀扫了一眼周成的病危通知书, “病人随时可能危及生命……尽管如此我们仍然会采取有效的措施积极救治。”

    没想到情况竟比想象中还要险恶,周成仍在里面抢救。周秀脑子嗡了一下, 感觉到一阵天翻地覆,眼前的景色仿佛蒙上了一层灰色。

    走廊里静悄悄的, 刘梅流着眼泪说:“医生说是脑子里长了个瘤子,你爸他这段时间常常和我说很累, 睡不着觉, 我早该想到的——早该想到的!”

    周成的身体从小就不好, 干不动体力活,他的手脚不太麻利, 偶尔会摔跤、磕破头。但周成很能吃苦,每样活都做得仔仔细细, 刘梅只以为他是从小没吃好,缺营养才没养好身体。谁也没想到谁他的脑子里居然长了一颗瘤!

    刘梅想到上次他摔断腿住院,那一次就应该给他做一次全身检查!可是他偏偏乐呵呵地拒绝了检查,怕耽误事腿养好了马上出院。

    周秀捏着病危通知书, 彻底明白过来了。

    原来是这样!上辈子的周成不是死于失足摔下山, 而是死于脑癌。梦中, 乡下的父母经常问“周秀”要钱,问了一段时间后又不愿意问了,接着“周秀”就听到了周成的死讯。他再不愿意治病,所以也不问“周秀”要钱了。

    周秀紧紧地咬着唇,竭力保持冷静。她伸出手落在刘梅的头上,“妈妈,别哭。爸爸还在里面等着我们。”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