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昧平生_ - 第205节 学习使我暴富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刘梅的手脚又冰又冷,终于她趴在周秀的肩膀上哭了出来。一晃十几年,周秀已经长得比她高半个头了。她颤抖地汲取着女儿的温暖。

    谢澄在走廊边,轻声安慰道:“叔叔一定吉人天相。”

    周秀和刘梅在手术室门口等了两小时,站得累了,才在椅子上坐一会。医院有点凉,谢澄脱下外套放在周秀的身上。

    他走到走廊的另一头打开手机,一堆消息涌了进来。

    旷了一上午的课,谢澄的电话被打爆了。两个尖子生莫名地消失,老师们非常担心。但想到这两个人平时很规矩,不是那些调皮的学生才放下心。给谢澄打电话的多半是火箭班和24班的同学。

    谢澄向自己的班主任补请假,又替周秀请了假。

    三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医生手术室中走出来。他看着周秀和刘梅点点头,示意他们到办公室说话。

    医生对刘梅和周秀说,“刘先生的ct扫描边缘有稍高密度的病变,有钙化现象,判断是脑膜瘤。膜瘤周有水肿,颅内压变化会导致头痛、晕厥,刚刚我们做手术切术为他切除了部分肿瘤……不过情况不是很妙,他的肿瘤扩散得很厉害。”

    刘医生严厉地问:“他的情况很危急,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怎么发展到现在才来医院?”

    周成过惯了穷的日子,来到大城市之后生活压力骤然变大,他只想拼命多挣点钱。周成从小没少吃药,最避讳去医院,怕浪费钱、也怕拖累家人。有什么头疼脑热都忍着,实在不行了才去医院。

    周秀把医生说的每一个字都反复地嚼在嘴里听,听得心如刀绞。

    她很难想象周成是怎么一天天忍,忍到今天扛不住了被送到医院?脑膜瘤发展到头晕目眩、晕厥已经是中晚期,每一天都度日如年!

    医生看着母女俩伤心欲绝的模样,看惯了这一幕的他无从安慰,只能重重地叹息一声。

    护士过来通知刘梅,“病人家属,病人要留在重症监护室观察三天,你们先到缴费处把费用交了。”

    刘梅咬咬牙说:“这个病要花好多钱吧……医生我们不怕花钱,一定要全力救他,用最好的药。”

    她打算把房子卖了给周成治病。

    周秀到缴费处交医药费,她拿到了一摞厚厚的账单。手术费、药剂费、营养费、住院费……零零散散加起来有六万多,刷完卡后扣费的短信跳了出来,周秀瞄了一眼卡里余额不多了,而icu的费用是两万元一晚——

    周秀身上并不剩多少钱,暑假的时候她把存款捐给了秀水小学买书,好在她手里有雅思竞赛刚发下来的奖励,暂时解决了燃眉之急。可是要给周成治病这些钱远远不够。

    现实来势汹汹,来得如此的残酷,让人猝不及防。

    谢澄打完电话后到缴费处找周秀,没找到人,却在楼梯间找到了她。她拿着缴费单轻轻蹙起的眉头,他很快明白过来。

    谢澄悄悄给周成预存了二十万的医药费,刷光了卡里的零花钱。

    他刷完卡后,找到周秀问:“周秀,你需要什么的东西吗,我帮你去学校拿。”

    周秀摇摇头又点点头,她想起了老王送的那套难度特别高的竞赛试卷,“我的书柜里有一套老王10套卷,我只写过一张,花絮知道放在哪。下午放学帮我送过来吧,谢谢你,谢澄。”

    这是那套去年周秀没有办法写出来的试卷……她绞尽脑汁地写,只有30%正确率的试卷。

    系统当时说,【完成王老师奥赛试卷正确率达80%可获得30,000rmb。】

    【完成王老师数奥试卷正确率达90%,可获得100,000rmb】

    【完成王老师奥赛测试卷正确率达100%,可获得500,000rmb】

    谢澄很快去学校把周秀的书包、试卷取了过来,路上顺便买了两份热腾腾的盒饭,周秀意外地接过了书包和满满一沓的试卷。

    谢澄目光在周秀身上停留了片刻,许久他安慰道:“周秀,不要难过。”

    短短的几个小时而已,周秀已经经历了心情从天上跌落到地狱的滋味,她撑起微笑轻轻地说,“谢谢你,谢澄。”

    周秀不难过,周秀怎么会不难过?

    她来到icu病房外面,眼巴巴地看着刚动完手术的周成。

    她透过透明的玻璃窗看着里面插满管子的周成,眼眶渐渐沁出水光。周秀一遍遍地回忆着那个简短的梦,怎么也想不到周成竟然是染上了癌症去世的。

    “周秀”那个时候一定很无助、很自责。

    ……

    江家。

    江嘉俊回到b市后,江冬雪把他求顾明西帮周秀申请harvard的事情告诉了江太太,控诉他胳膊肘往外拐。“嘉俊很可恶,我想去harvard,他从来没和明西哥说过这件事!”

    江嘉俊说:“你要是想,我也可以帮你和他说说。”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江嘉俊和周秀同场竞技时,感受就是被她吊起来狠狠打,智商被摁在地板摩擦。观众虽然在台下看着只觉得有趣,可是真正参赛的人才知道被她有多可怕。

    顾明西说得动长辈帮助周秀申请学校,因为她有实力。换成江嘉俊去申请,人家估计都不想理会。更不用提江冬雪。再者说……顾明西对周秀很有好感。

    江太太听了女儿的指控,说:“嘉俊这样麻烦明西,欠了人家好大的人情。以后不要随便麻烦你学长了。”

    江嘉俊开心地说:“这件事我和爸爸说过了,他很赞同我的行为。我这次能拿到金牌,学姐帮了我很多。”

    江淮居然愿意消耗人情任着江嘉俊胡闹?江太太心里有些惊讶。

    另一边。

    江淮第一时间收到了周秀养父生病住院的消息,正考虑去c市探望周秀。

    十七年前江家丢了一个孩子,找了很久都找不到。江淮也是最近才找到周秀的。这些年来周成拉扯大周秀不容易,没有他们周秀恐怕早就活不下去了。

    找到周秀后他第一时间通知了父母。“那个孩子找到了,在c市念书。你们准备准备去把她接回来,她快成年了,如果不愿意回来也没关系,我尊重她的意愿。”

    江爷爷和江奶奶得到消息惊讶了很久,但一听说孙女从小在乡下长大,两个人都犯了嘀咕。乡下的教育那么恶劣,可以想象得出来她现在的模样。山沟沟里的农村,要是结婚得早,十七岁可能都已经嫁人了。

    “我们得考虑考虑冬雪和嘉俊的感受。”江奶奶说。

    至于江淮说的那个孩子也许不愿意回来,他们完全忽略了,江家能给她提供最好的条件和环境,她能不愿意回来?

    江家两位老人和江淮一块动身去c市找了周秀。

    ……

    市第一人民医院。

    晚上花絮来到了医院,虽然白天的时候谢澄回学校帮周秀拿东西,并没有透露一个字。

    但是花絮到办公室交作业时,偷偷听到了miss li和别的老师惋惜地讨论周秀请假的事。她才知道周叔叔病了,病得很严重。周秀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别人,恐怕

    于是她把周秀常看的书一并带来了医院,来到了医院她惊讶地发现周成居然住在重症监护室。

    花絮搂着周秀,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认真地说,“有什么困难,请你一定、一定第一时间和我说,”

    她强调了两个一定。周秀终于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笑容。

    她听了摇摇头,“你来看我,我已经很开心了。我没有什么困难,快月考了,絮絮如果能拿到前三名我会更高兴的。回去吧,好好学习,不要担心我。”

    周秀现在最缺的是钱,最不缺的也是钱。因为她的朋友都是极好的朋友,谢澄偷偷给她爸爸预存了二十万的医药费,花絮得知情况马上赶来了医院,周秀相信她也是愿意倾囊相助的人。

    医院走廊的白炽灯照得周秀面庞雪白,素颜清淡,乌黑的眼眸清亮如同白雪擦洗过的一般。有种脆弱又空灵的美丽。

    系统今天一直沉默着没有吭声,它欣慰地花絮安慰周秀,又心疼地看着周秀拿出数学资料,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翻了起来。

    周秀翻出了一张试卷,一直写到深夜一点,写完后她对照着答案批改了一遍,正确率67%,

    同时手机银行卡弹出入账10,000rmb的消息,系统今天像是消音了一般,发送奖励也没有提示音。周秀把手机放回了口袋,掏出花絮的ipad聚精会神地翻阅老王给的数学资料文献。

    刘梅在休息室困得打起了瞌睡,周秀则是翻着一页页地数学文献,。

    重症监护室不需要家属陪护,夜深了她们只能去家属休息室休息一会。小小的一间休息室,充斥着人间的百态。

    有默默垂泪的孩子,有因为刚刚送走亲人而悲恸大哭的老人、也有满脸疲惫、麻木的女人。闲聊的声音、抱怨埋汰的对话,无聊刷d音、放电视剧的声音,甚至亲人之间吵架打斗的刺耳的声音。

    唯独周秀拿着一堆草稿纸演算,显得那么与众不同。

    刘梅半夜醒来,发现女儿还在写数学,劝她早点去睡觉。她一双乌黑的眼睛熬得微微泛红,眼神却是无与伦比的坚毅。刘梅又把话咽下去了,只是摸了摸周秀的头,

    村里人人都说周秀长得太俊俏了,不像她和周成,但周秀这个倔脾气的性格却十足地像周成,认定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她的脊背挺得直直的,双手不停地在翻着文献。试卷上鲜红的67分,卷面是密密麻麻的订正修改。

    周秀重新再写一遍,正确率也远没有90%。她破天荒地有了智商不够用的感觉,她茫然地抱着花絮的ipad,挫败感灭顶,令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凌晨三点,已经在大洋彼岸的顾明西发现周秀的头像还是亮的,发来消息询问:“周秀,这么晚还在线?”

    周秀没说什么,只是拍了一张试卷发给顾明西。

    天好像快亮了,微弱的光驱逐了混沌和黑暗,朝阳的光芒透过厚厚的云层划破天宇。周秀发消息问老王,“王老师早,我怎么才能做对这些试卷?”

    老王年纪大了,醒得特别早,他洗漱完后打开手机,周秀的消息立马滚了出来。

    他眯着眼睛看周秀拍的试卷,67分,先是一阵怒火,但定睛一看竟然是很早之前他送给周秀的某套卷子。

    老王的火气诡异地平息了,瞬间被一股春风温柔地抚平。

    他迷迷糊糊地打下一行字,大大咧咧地说:“没事的周秀,不用在意。”

    “它不是出给你们写的。”

    因为……金牌的学生都未必能及格,他当初弄出这套卷子就压根没打算过让学生写!如何让一群傲气聪明的学生虚心求学,明白自己到底几斤几两?于是老王就给他们人手发了这套很晦涩深奥的竞赛题。

    等老王吃完了饭,再瞟了一眼周秀发消息的时间,凌晨五点。

    周秀竟然五点就已经在写试卷了,老王既是吃惊又是感动。

    他打下了一行字,“大概是不懈地努力,发挥聪明才智,竭尽所能地热爱数学。用心对待数学,数学也会同等回馈你。”

    医院,家属休息室。

    十份试卷只剩下七份,试错的机会越来越少了。之前周秀不懂事的时候尝试过做了两次,一次三十来分,一次四十来分,这一次六十来分。

    周秀的手机一震,看到老王发来的消息,“用心对待数学,数学也会同等回馈你。”

    同时顾明西拍了一张他写的试卷过来,分数81,“很难,超时完成。”

    周秀的心蓦然一动,盯着屏幕上的那行字看了许久。

    ……

    早晨,周成术后醒了过来,用微弱的声音找女儿、妻子。

    周秀终于有机会进重症监护室探望爸爸了,周成脑袋被纱布层层地包着,昔日夹杂银丝的头发被剔得干干净净,露出头皮。

    周成乐呵呵地说:“这是在哪啊?又花冤枉钱来医院了吧,我没事,哪哪都好,花这个冤枉钱干啥。我们啥时候回家?”

    他没住过重症监护室,但是感觉跟上次住的房间不太一样,应该挺贵的,他好心疼钱,言语之中流露出浓浓的心痛。

    刘梅叨叨絮絮地和周成说了一遍他的情况,隐瞒了他患癌症的事实,“医生说你脑子里长了个东西,给你切掉了,再住几天等好全了咱再回去好吗?”

    周成点点头,催周秀去学校,“秀儿,天都这么亮了不早了吧,你快去学校吧,下个月还有数学竞赛咧!”

    “哎呀我这一觉睡得挺沉的,浑身都不咋地舒服,都不记得今天是几号了。一个两个咋都这样看着我?”

    周秀昨天一整天都掉过眼泪,乍一见周成这么说,眼睛酸痛得忍不住冒出水花。

    周成是个很坚强的人,从来没见过他喊累喊疼,一个人扛了那么久都没有喊过疼,今天说不舒服,想回家。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