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昧平生_ - 第206节 学习使我暴富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周秀把眼泪逼了回去,摸着他冰凉的手说:“年级给我们竞赛生放了几天假,让我们自行安排复习。我把高三的内容都复习完了,我这几天陪陪爸爸好不好?爸爸要是疼了,不要忍着,要告诉我们。”

    刘梅在他身后一直掉着眼泪,强忍着哭腔,用平时那种骄傲的口吻说:“是啊,你不知道咱秀儿多聪明,才高二就把所有内容都学完了。少上几天课没关系,就当陪陪咱们。”

    周成一向乐观惯了,透过呼吸罩露出雪白的牙齿,呵呵地傻笑。

    周秀没办法看他笑着的模样,一看眼泪就憋不住。

    如果世界上没有癌症该有多好。她的心头破天荒地划过这个念头。

    她心疼爸爸,疼得一整颗心都在绞痛。

    第170章

    周成醒来后昏昏沉沉, 累得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唯独眼睛还睁着表示他有在听。

    他的主治医生建议再住两天的icu,脑部手术的风险很大, 他除了能说话之外,四肢无法行动,术后随时都有发生呼吸困难、发烧高热的危险。

    刘医生走出病房后跟周成的家属说:“他的症状大约是近一年发生的,虽然切除了部分肿瘤,拍片后发现他脑袋里的癌细胞已经在扩散, 目前考虑比较保守的放射疗法。”

    刘梅听完泪崩如雨, “医生,你告诉我他还能活多久?”

    刘医生说:“这个要看周成的体质和求生欲了, 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有的人扛过去能活十年、十几年, 有的人几个月就去世了……最近国内有一种放射线疗法,硼中子俘获疗法。简称bnct, 很适用于脑瘤患者。因为它的设备成本高, 我们医院没有引入, 它在s市和g市都有试点医院,你们可以考虑考虑。”

    刘医生最近和周秀沟通过很多次, 发现这个孩子虽然年纪不大却很懂事,非常聪明, 专业领域的术语能听懂很多,她已经高三了家里却发生了这样的事,医生非常惋惜。

    听她妈妈说她的成绩非常好,前段时间刚拿下全国生物竞赛金牌, 这么好的苗子他更加惋惜了。

    刘医生让周秀回学校上课, 周秀摇摇头。

    现在即便让周秀回学校, 她也没办法安心上课,不如留在医院看着周成心里更踏实。

    关于bnct技术,周秀曾在期刊论文上多次看到过,它是上个世纪英国的一个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首创,由麻省理工学院与实验室联合实验、最后在日本发展起来的一种癌症放射疗法。这几天周秀翻阅关于脑癌的资料,把几十种治疗方法都逐一对比过。

    期待越高、心情越沉重。周秀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无力。

    午饭后周秀去查了查账户上所剩的钱,心里很沉重。刘梅挂出去的房子还没有卖掉,多亏了谢澄预存的医药费,否则银行卡里的余额根本撑不了几天。

    十张数学试卷周秀已经写了五张,最近的一张72分,周成昏迷的三天里,她除了吃喝拉撒睡觉、以及探望周成的时间外,全都用来学习数学。

    家属休息室里来来往往的人看见了这一幕有些心酸,见惯了成年人崩溃的场景,再见到这个女孩靠在病床边学习的背影总是格外地有感触。她还没有来得及像同龄人那般享受被父母宠爱,就已经开始承受家庭的压力。

    她稚嫩的肩膀总是绷得笔直,无论清晨还是深夜总在那学习,无论多么困难。让很多大人见了不由地心窝一暖,受到了激励。

    周秀写完数学试卷揉了揉眼睛。这几天系统就像失联了一般,静悄悄的没有声音。以前有它的陪伴,无论多么困难的事周秀都不觉得沮丧。

    周秀放下手机,屏幕清晰地显示着一条一万元的入账,这是那张72分试卷的奖励。幸而它还在。

    次日周成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了,闹着要换病房。

    原来他醒来之后听见同病房患者的家属在争吵,icu高额的治疗费让家属承受不起,家属准备放弃治疗。

    周成这才知道原来自己住的病房每天要一万多两万的费用,知道自己原来得了绝症。

    周秀心一惊,没想到瞒得好好的事情居然这样轻易地暴露了。刘梅在病房里和周成说话,“不能不治,你还没有享过什么福。听话啊……咱把房子卖了就能治病了。”

    周成摇摇头叹气:“不卖,房子好不容易才买到的,它留给你和秀秀,我想回家……”

    那个房子是他们一家人的心血,连装修都是周成一点点弄起来的,床、书柜、衣柜每一根木头都有他亲手刨过的痕迹。

    周成一个劲地摇头,刘梅一个劲地点头。周秀攥着手中的试卷,“房子爸爸不想卖就不卖,但病我们要治。”

    周秀心里快速地计算,如果看完王老师给的那10个g的资料要多长时间,一个星期?还是一个月?

    一个月的时间够不够?周秀从小穷到大,自从懂事开始就饱受贫穷的烦恼,可是从来没有任何一刻能像现在一般明白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如此清晰钱的重要性。

    这辈子无论怎么努力都没办法改变前世的结局吗,“周秀”没有救回爸爸,她也是这样无能为力。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对待她们?

    周成拔掉氧气罩挣扎着坐起来,勉强笑着说:“我现在很好啦,只是头有点晕而已,我去普通病房,没事。我现在呆在这里,浑身都不舒服。真的……”

    刘梅一直在哭,愣是没有点头同意。周成皱着眉不停地解释,周秀久久才出声,“再住两天,两天后给爸爸换病房。”

    周秀拿出手机给他看后台,翻出历史收益记录让他安心。“我做直播挺赚钱的,别担心没有钱。”

    只是可惜这些钱已经捐出去了……周秀当初捐出去的时候家里蒸蒸日上,根本没想到一场病就轻易击垮这一切。

    十分钟的探视时间过后,周秀和刘梅走出了病房。

    有个护士来通知周秀,“秀秀,你家里人来找你了,在刘医生办公室。”

    刘梅掉了一把眼泪,惊讶地问:“什么家里人?”

    她忽然想到因为这几天忙着周成的事情,这个月800块的养老费还没有汇过去,要是这种时候乡下的婆婆、或者那群亲戚过来纠缠,可够糟心了。

    周秀也是这么想的,即便如此她还是去了刘医生的办公室。

    没想到见到的却是一派精英、干练模样的江家老头、老太太。

    江老头、老太太此时已经在医生地办公室等了很长一段时间,见人还没来,心里已经有所不满。来之前他们先托了江小舅打听了一番周秀,他们拿到的是周秀在乡下的照片。整个人又黑又瘦,个子也不高。

    听说周秀从小一直是第一名,但是乡镇学校里的第一名和市重点学校里的第一名能比吗?这些资料和照片,成功地减少了他们的期待。

    这时周秀和刘梅来到了办公室,周秀穿着一身干净的秋季校服,蓝白色长袖外套,蓝色长裤,简简单单的浅色系校服穿得比校服宣传的模特还要扎眼。她有着一双乌黑明净的眼眸、浑身雪白的皮肤,让人一眼能在人群中发现她。

    她的面色很是苍白,眼睑蒙着一层浓浓的青影,看起来特别惹人心疼。

    江老头和老太太难以把她和照片联系在一起,没想到昔日那个磕碜、不起眼的女孩竟然是面前这个青春靓丽的少女。

    错愕片刻,他们开口说:“你是周秀,是吗?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其实你是我们的孙女。”

    他们看向周秀终于有了一点血缘亲情,“周秀,我们才是你的爷爷奶奶 。”

    刘梅吓了一跳,眼皮子不断地跳动,她连忙拉住周秀的手,慌张地说:“秀秀,我们走吧,他们认错人了。”

    江老太太看见刘梅这幅慌乱的模样,心里隐隐有了一些不太好的猜测,当年的事情本来就不同寻常。他们是在b市丢的孩子,怎么会遗失在那么穷苦的山旮旯?她肯定是被拐卖了。

    刘梅不断地摇头,“不是的,你们认错人了,这是我的女儿。”她抬头看向周秀,“秀秀,我们走吧。你下午没吃什么饭,肯定饿了吧?”

    事情还没有摊开说清楚,江家这对老夫妻哪里肯让周秀离开?

    短短的十分钟,江老太太已经把周秀的身世倒豆子一样地说了出来。

    越说刘梅眼里流的泪水越多,老太太说完露出一抹笑,略矜持高傲地说:“周秀,跟我们走吧。你父亲的医药费我们会帮你承担。”

    “这边的教育资源不是很好,我们可以送你去念b市最好的学校。你已经高三了,虽然在乡下成绩还不错,但肯定是跟不上那边的,你可以复读一年明年再参加高考,或者明年送你出国念书。周秀,你听明白了吗?”

    如果24班的同学听到了这番话,估计会认为非常荒唐、非常不可思议。疯了吗,对秀神说这种话!这是豪门认亲剧看多了、戏精上身了么?

    周秀方才一直在倾听,没有吭声,看到刘梅的眼泪掉得跟豆子似的,忙着安抚母亲的情绪。

    她的左耳是刘梅的哭声、右耳是两位老人翻出来的“身世”,周秀渡过了起初的震惊后,迅速地冷静下来,她从这些纷乱的信息里迅速理清了关键,认真地说:“我明白,谢谢,但是不必这样。”

    她牵着刘梅的手回到了那个简陋的家属休息室,刘梅的手脚很冰凉,周秀扯了几圈的餐巾纸给她,都擦不干她的眼泪。

    刘梅说:“秀儿,你就是妈的秀儿,他们骗你的。”

    周秀看见刘梅这幅模样,心里已经明白刚才那两个陌生的老夫妻说的多半是真的。她点点头,“我知道的。”

    下午,周秀去把卡里的余额预存到周成的账号上。

    她回来的时候正好撞上了江老夫妇在休息室里询问刘梅。与其说询问,不如说是“质问”。他们的问话犹如刀子,一句比一句更寒冷。

    “当年你们是从哪个人手里买下周秀的?”

    “那时候她身上戴的东西还在吗?”

    刘梅一直摇头,受不住这种羞辱,忍不住拔高声音说,“没有、不是这样的……”

    问得太过分了!周秀深吸一口气走进休息室,忍无可忍地说:“我想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这里不欢迎你们,你们离开吧,我妈很累了,不要再刺激她。”

    江老太太有一瞬的失神,吃惊得微微张大嘴巴,没想到周秀竟会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话。

    她恢复了惯有的矜傲和冷淡,走出休息室又回头建议道:“孩子,你现在可能认为我们是骗子。但你可以查查‘兴达’再考虑说这些话。跟我走,你会去最好的学校念书,你会认识最好的朋友、老师,有穿不完的漂亮衣服,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你会拥有别人羡慕也得不到的一切,再也不用待在糟糕的环境、忍受贫穷。

    你的养父病得很厉害,医药费不少吧。你现在叫我一声奶奶来得及。”

    刘梅听完不可思议地看向他们,又眼巴巴地看着周秀,眼泪掉得更厉害了。

    她终于明白了什么,周秀如果跟着他们走一定会过得很好。相比起来,她受到的羞辱也没有什么了。她嘴里含着的那句“秀秀你是妈妈的女儿”沉默地咽进了喉咙,脸上布满了害怕失去的惊恐。

    周秀安抚地拍着刘梅的手,在老夫妻的面前掩上了休息室的门。

    休息室里,刘梅小心翼翼地低声问病友家属“兴达”是什么,并掏出手机让他们百度给她看。

    她用周秀教的方法把一整屏幕看不懂的字转成语音,躲在角落里吃力地听着,越听脸上的表情越落寞、卑微。她看了一眼正在辛苦地写试卷的周秀,既开心又心酸。

    下午,周秀争取了10分钟的探视时间去陪周成。

    不知是哪个人把今天周秀爷爷奶奶找上门的事情告诉了他,周成迷迷糊糊地说:“秀儿,我跟你说一件事……”

    “那天爸爸和妈妈第一次看到你,你才五六个月大。有个人让我们帮着看孩子,爸爸抱了一会你,那个人就再也没有回来了。我等了一个月,他都没有回来。”

    那时候周成没想到这一抱就是一辈子。那个年代,乡下遗弃女孩的人家挺多的,他没有多想就把周秀抱回了家里。那时招娣刚刚夭折不久,周成和刘梅便认为周秀是老天爷补给他们的孩子,取名周秀。

    周成轻轻的声音虚弱到几乎一阵风都能吹走一般,周秀要凑过去听才听得清楚。

    “我们把你当做亲生的女儿来看待,招娣和我们的缘分太薄了,所以我们要好好养大你。秀儿,对不起……爸爸没读过书,太笨了,不懂得爸爸的秀儿也会委屈。好在你聪明、有主见。

    我要是活不下去了,也没关系,毕竟老天给了我一个这么聪明、善良的女儿。”

    周秀听完眼泪止不住地要流下来,不断地点头。她知道的,他们询问刘梅的话是对她的羞辱。秀水村那么穷的地方,周家的女孩多得一双手数不过来,周成和刘梅怎么会去买女孩。可是刘梅为了她,甘愿被别人羞辱。

    以前周秀心里总有一股气,怨周成和刘梅让她吃了太多苦,而梦中“周秀”走出大山后再也没有回头看山里的爸妈。

    周成最后一次跪在周阿婆面前磕头,放弃了亲生的母亲,选择和她们回到c市,那一刻,周秀才明白爸爸很爱她。梦里的“周成”宁愿病死也不想拖累“周秀”,她早该明白的,明白“周秀”的遗憾,明白她来不及说出来的原谅。明白她来不及到周成的病床前尽孝的悔恨。

    这时,周秀的眼前仿佛浮现了一幅幅画面。“周秀”从此扔掉了数学、扔掉了生物、扔掉了理想,投身最能赚钱的事业,变成了最拼命的人,日日夜夜、不知疲倦地工作。很多年后,她跪在周成墓前,拂开萋萋芳草,把一叠叠钱烧给天堂里的周成和刘梅。

    周秀走出病房,从书包里掏出一张试卷,缓缓展开。她的眼泪滴到了试卷上,把水性笔的墨水泅开了一朵墨花。

    穷人的尊严总是带着一股深深的无奈,他们很难维持自己的体面,不得不压弯自己的躯干向生活低头,卑微又不肯屈服。周秀的眼泪跟决堤似的哗哗冲下。她拿着笔,笔尖流畅地写下一串串数字、符号。

    她深信那些用热爱和梦想抵达的地方,她也可以努力去试一试。

    静静的深夜,周秀红着眼、绞尽脑汁,用尽所有的耐心和细心写着这份试卷,虔诚得仿佛眼前的它们代表着周成活着的希望。她多么希望,她的梦想可以救一救周成。

    “您的账户4***6,于11月2日网上支付收入人民币30,000元,交易后余额30,012.5”

    “您的账户4***6,于11月2日网上支付收入人民币30,000元,交易后余额60,012.5”

    “您的账户4***6,于11月2日网上支付收入人民币30,000元,交易后余额90,012.5”

    直到周秀写到深夜……她的手机传来最后一次震动后,电池耗尽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