苓冬 - 第7节 真千金她法力高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自己不会游泳。

    要不然前世也不会是淹死的,当水鬼又不需要会游泳,她回来还没来得及去学。

    千水湖其实不仅仅是一个湖的名字,它又泛指这一带大大小小一共29个天然湖泊,最大的那个通常干脆被千水湖指代了。

    政府围绕千水湖修了个公园,免费的,里头还有承包出去的度假山庄,跟谢家有关。

    因此这附近常年游客络绎不绝,有当地特色美食街。

    重大节日还能看到武警小哥执勤。

    前世高中毕业,苏黎跟谢明月考上大学,谢家特地选了这里开谢师宴,没想到也是给苏黎的鸿门宴。

    反正苏黎虽是溺亡,但她回来没落下后遗症,完全不畏水。

    她看得满心感慨,旁边有人注意到她。

    因为她看得实在太久了。

    就一片水而已,附近的花花草草假山凉亭帅哥美女哪个不好看,水里又没有锦鲤,能看这么久多少有点奇怪。

    某个武警小哥默默拉近距离,确定对方翻阅护栏跳湖之前自己绝对能把人救下。

    苏黎遗憾地摇着头走开了。

    武警小哥:?

    不管怎么说,不是要跳湖自杀就好,他们之前不是没遇到过,选这里自杀的理由居然是因为这里风景好。

    苏黎不瞎,怎么会注意不到武警小哥的异常。

    她看了眼对方决定还是等学会游泳再找机会回趟家,不然人家可能以为自己是从哪家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武警小哥忒耿直,见小姑娘乖乖后退到安全距离之外又打量自己友善地笑了下。

    苏黎站住脚步。

    她看着对方,好像是在看他,又好像是在看别的什么东西,表情渐渐凝重起来。

    武警小哥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面上半点端倪不漏。

    唯独耳根微微泛红。

    苏黎朝他走过去,还未走近,对方便敬了个礼字正腔圆地说:“同志你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

    “是这样的。”

    苏黎抬起头左右看看,看见不远处两大一小三只大象的石雕,她指了指石雕方向。

    “大象石雕往外十来米的位置,我看见有个穿黑色连帽卫衣的人拿着刀在那里比划过,刀子大概这么长。”

    小哥表情严肃:“请问什么时候看见的?是男是女知道吗?还有没有别的特征?”

    “傍晚吧,性别不知道,身高大概一米七左右。”

    “好的,谢谢你的提供的线索,我们会加强警戒的。如果你还想起别的记得随时报警。”

    “嗯,我知道了。”

    苏黎的提醒点到为止,转身悠闲地迈步走开。

    走出几步到底还是回头:“喂,万一真的碰到那个人,别拿自己去挡啊,挺傻的。”

    武警小哥:啥?

    苏黎不再逗留,看似步履悠哉,人却很快消失。

    等小哥反应过来,彻底找不到人了。

    这世上除了她自己没有人知道,她的眼睛能见鬼并不是普通的灵眼,而是轮回之眼。

    只要修为足够,她的眼睛能突破轮回界限,观过去未来,辨魑魅魍魉,世间万物在她眼中都会是最真实的样子。

    虽说她现在修为不足巅峰时一成,只能瞥见大约持续不到三秒的画面,对她来说足够了。

    未来会发生的尚可改变,已发生神也无法逆转。

    希望小哥遇到那个持刀伤人的家伙时灵活点,别像她看见的那样,真拿自己身体去挡。

    第6章 前奏 谢家登场

    苏黎回酒店认真地继续抱佛脚,哦不是,是看书。

    讲真前世她大学挺不错的,在海市,985,211,谢明月都没她考得好,为了挽尊,对外说考了个国外的学校学音乐。

    谢明月钢琴很厉害,而苏黎从小就没学过什么特长。

    在谢家的两年多,她倒也接触过几样,都不精通,后来在千水湖底下捡到一只埙,她无师自通,可惜也没人欣赏。

    重来一次,苏黎决定,这辈子不考那么好的大学了,反正没她感兴趣的专业。

    她决定好好研究自己的兴趣,顺便征求于小卉的建议。

    于小卉的建议……

    “妈也不是很懂这些,你不用问别人,看看自己喜欢什么就行了。”

    反正人家选好专业找好工作都是为了赚大钱,而于小卉的直觉告诉她,苏黎将来别的不说,钱肯定是不缺的。

    所以还是喜欢最重要。

    总之不要像自己一样浑浑噩噩,活了大半辈子,全部心思都围绕在恨一个人身上。

    恨就算了,还不敢反抗。

    如果没有苏黎,可能她早很多年就被打死了。

    “妈没文化,也讲不出大道理,帮不了你什么,你的未来只能靠你自己选择,后果也自己承担。”

    她轻轻地说:“我唯一会做的就是照顾你,饿了吃饭,冷了穿衣。”

    有时候她也在想,万一哪天苏黎不需要她了呢。

    “这就够了啊,”苏黎的笑在灯光下不知怎么的很遥远,“而且你还教会我很重要的一件事。”

    “什么?”

    “感情是相互的,这很重要。”

    让她释然前世的结局,看见偏心谢明月的苏蕊,也看见了偏心自己的于小卉。

    单方面的付出可以叫牺牲,可以叫奉献,就是不叫感情,所以就不该奢望被回应,不该失望被辜负。

    早点明白这个道理,她就不会幼稚地拒绝徐特助第一次来找她见面的要求,借以试探谢家第二次会不会派个姓谢的来找她面谈。

    企图以此证明她在谢家不是可有可无,跟个宠物一样可以随便丢给外人的存在。

    于小卉说:“你觉得有用就行了。”

    苏黎话头一转:“还有件事,妈,虞市这边教的比清溪镇难多了,我明天考不好你能不能不要生气?”

    “不生气也行,”于小卉心知她说的是事实,“不过你要保证下次考试有进步。”

    “不是名次是分数,哪怕就一分都好。”

    这个好像没啥问题,苏黎一口答应:“行,我保证有进步。”

    于小卉把她赶去睡了,再努力也不可能今晚吊车尾,明天考试就原地坐火箭升天了,除非她作弊。

    母女两人在酒店时,下午看过的紫荆花苑1栋302房间。

    阳台到客厅的窗户从里面锁上,室内完全不通风,本来擦着地板的落地窗帘悠悠地晃了起来。

    风铃轻摇,发出一串悦耳的低吟。

    一抹虚影穿过落地玻璃窗,从透明到红裙女人浮现不过几秒,鬼气过处,温度骤降。

    它穿了条无袖的红色连衣裙,裙摆高高扬起,转了个圈,划出漂亮的弧度,在没有人的房间跳着舞,像只优雅漂亮的天鹅。

    女人跳到电视柜旁,伸手一招,从下方抽屉里飘出一张纸来。

    是白天于小卉签了合同的租房协议书。

    一式两份,它偷拿过来的是中介手里那份,就放在办公桌上。

    本来是想拿于小卉那份的,对方身上气息不太对,让它感觉到威胁,没有贸然靠近,这才转移目标。

    它拿过来放着,还没想好怎么吓据说明天要来打扫的新租客。

    那女人看起来胆子挺小,就不放大招了。

    女鬼哼着歌,伸手撑开五指,往协议书上印了个黑乎乎的手印。

    够良心了,以往手印都是红的,往下滴血那种。

    印好后还放回抽屉里,等着谁来打开的时候送惊喜——嗯,也有可能是惊吓。

    女人毫不在意,转身哼着歌走向阳台,身影渐渐消失。

    同一时间,还在加班的中介大叔翻遍自己的办公桌,拍着脑门纳闷了:“不对呀,协议书我就放桌上了。”

    名字都签了,别人拿走业绩也抢不了啊。

    “六哥干啥呢?”同事好奇问,“翻天覆地的,东西丢了?”

    中介大叔姓陆,人称六哥,为人实诚,人缘不错,见他找得挺急,还没走的都问了一句。

    六哥扫视一圈问:“四点多我搁桌上的租房协议书,有谁看见没有?”

    “哪儿的单啊?”

    “就紫荆花苑1栋302的,刚走得急,没录系统,找不到了。”

    同事们议论纷纷。

    “那不是出了名的闹鬼吗,又有冤大头啊?”

    “开盘开盘,赌这次能坚持几天。”

    “都空了快半年了吧,房东说是想卖,租都没人租,谁买啊。”

    也有人好奇问:“六哥,谁租的啊?胆儿真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