苓冬 - 第8节 真千金她法力高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六哥说:“你们别闹,好好一对母女,小孩九中的,高一,她妈应该是陪读的,还问我附近有没有适合她的工作。”

    众人找半天没找到,有人说:“是不是你记错了,放出租屋没带回来啊?”

    “不能吧,六哥向来仔细,从没犯过这种错。”

    六哥找不到只能放弃:“我明天去看看。”那房子有些特殊,本来他也是打算多去看几回的。

    另一头,武警小哥回了队里,把下午收到群众提供的线索反映了。

    班长向他核实:“这条线索包含的信息很危险,迄今为止我们只接到这一个群众的反馈,你确定没记错关键信息吗?”

    小哥叫张海洋,闻言毫不犹豫答:“报告班长,我确定!”

    “你把全部对话一字不漏说一遍,再捋捋。”

    “是。”

    张海洋把下午在千水湖公园执勤时遇到的那个女孩和他的对话重复一遍,一字不漏,令行禁止。

    班长陷入沉思。

    “怎么了班长?哪里不对吗?还是……她说谎了?”

    “这倒不是,我只是觉得她说话奇怪,充满主观的不确定。你比如时间,凌晨是凌晨,傍晚是傍晚,她说‘傍晚吧’是什么意思?正常人会分不清凌晨和傍晚的区别吗?”

    “是。而且她最后那句话说得好像是……已经看到我去挡刀什么的。”

    还评价一句挺傻。

    就算真的挡了,也不叫傻,情况危险肯定是应激反应,再说都穿着防弹衣,挡个刀怕什么。

    “现在排查监控,如果找不到她说的这个情况的话……”

    班长沉吟:“我更愿意相信,她在你身上看到了未来的某个片段,这样解释才最合理。”

    张海洋惊讶地瞪大眼:“……预知?不可能!”

    “小伙砸,还是太年轻了啊,”班长铁砂掌拍他的肩,意味深长,“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些人,体质敏感,能力特殊,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不算什么大事。”

    “……真的会有这种能力吗?”

    那也太危险了吧,对能力的持有者本人来说。

    监控排查没有发现,由于对方特地嘱咐的是张海洋,安防工作按照张海洋的值班重点部署。

    当然,表面上看跟往常没有区别。

    同一时间,虞市,水岸名邸,谢家二房别墅,徐特助正有条不紊汇报前往清溪镇接谢家流落在外的真千金任务失败的经过。

    谢家这一辈两男一女,分别是长子谢华酩,次子谢华安,长女谢华敏。

    三代六男一女,长房谢明秋,双胞胎谢明喻,谢明和,二房长子谢明晨,长女谢明月,以及谢华敏嫁到香城贺氏所生的两个儿子,贺宏杰,贺宏远。

    谢华安虽然没有成为谢家的掌舵人,但本人的身价也不是轻飘飘的数字能衡量的。

    他和妻子苏蕊属于强强联合,不是豪门八卦里常见的塑料夫妻,两个孩子都是爱的结晶,哪个都不偏疼。

    过去十六年,谢明月因长得像苏蕊,血型也和谢华安一致,谁都没想过她会不是亲生。

    这个事实是被苏蕊母亲的亲妹妹,即她嫡亲的小姨妈点出的。

    按辈分,苏黎该叫这位母亲的小姨妈为姨外祖母。

    虞市习惯称呼为姨婆。

    苏外婆出自香城名门白家,年轻时嫁到虞市苏氏,生了三子两女,其中一个女儿苏蕊嫁给谢华安。

    白姨婆至今未婚,无子无女,是香城很有名气的风水师。

    也就是这位风水师姨婆,到苏家做客,看见谢明月的第一眼就对谢华安和苏蕊说,这孩子不是你们亲生的,洗洗找亲女儿去吧。

    她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留下一堆呐喊脸的吃瓜亲戚。

    十六年的时间,杨过和小龙女都重逢了,亲女儿被养成啥样不知道,和养女的感情倒是深似海。

    夫妻两个舍不得,打算找到一笔钱打发走。

    还是苏外婆出面劝,血浓于水,不管怎么样先找到孩子再做打算。

    谢华安和苏蕊这才上心,再加上找到当年故意调换两人身份的护士还没说出指使人原地暴毙,让他们觉得不简单,进而加快进度。

    几经辗转找到祁云山下的清溪镇,苏黎却不知所踪。

    简直命途多舛。

    白姨婆又说,谢华安的运势和苏蕊的身体健康都跟苏黎息息相关。

    她要是好好活着就算了,有什么不测的话……

    苏外婆知道夫妻俩是真爱,孩子是意外,何况一个丢了十六年的意外。

    她承诺,孩子找回来不消两人操心,她负责,往后也用不着他俩替孩子打算,还是她负责。

    总之找回来就行,不用他们多担一分心。

    等白姨婆再说当年把苏蕊和苏黎养母于小卉扯到一间病房住的车祸都不是巧合时,夫妻俩都不用苏外婆,自己都知道催进度。

    苏外婆听完全程略感意外。

    “有缘再见的意思是,这孩子不打算回谢家?”

    她也猜到对方或许对养父母有感情,可一朝得知自己并非亲生,总该对生身父母有点好奇吧,哪怕只是单纯见个面,弄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身世错位呢。

    这个素未谋面的亲外孙女居然一点好奇心也没有吗?

    除了白姨婆,没人敢说话。

    过了许久,苏蕊说:“妈,既然这样,不一定非要她回来,不是活着就行吗?”

    苏外婆把脸转向妹妹。

    白姨婆平静反问:“她要是不回来,运势再好,跟你们又有什么关系?”

    谢明月躲在哥哥谢明晨身后冷眼旁观,心头默念。

    “系统,这明显是大场面,怎么原著剧情一点没提及?还有女主苏黎,九月份都结束了,她不是该九月中旬就回谢家吗?”

    系统老神在在:“这个世界玄学背景本来就很奇怪,剧情线早就乱了。”

    “苏黎人在哪儿你检测得到吗?”

    “无法检测。”

    “那我怎么办?要不要想办法把她找回来?”

    “不用,你勤加修炼,原著剧情是女主苏黎十八岁才开始的,距今还有两年,你按自己的步调走就行了。”

    谢明月闭了闭眼,继续低头作老实状。

    此时,一间不起眼的三星级酒店标准间,苏黎和于小卉分别睡在两张床上。

    这个直接或间接导致上百人夜不成眠的罪恶女人,为了考试已经洗漱完毕去睡觉,早八百年就不知今夕何夕了。

    第7章 入学 红裙子

    摸底考试只有苏黎一个人参加,为节约时间,只需要考语数外三门课程。

    上午一门,下午两门。

    苏黎九点到九中,下午五点半才考完离校,整个白天的时间足够于小卉把东西搬到出租屋去收拾整理。

    六哥先帮于小卉把行李送到屋里才打算回店里继续工作。

    顺便找找租房协议有没有真的被忘掉。

    于小卉说:“这儿什么也没有,我就不跟大哥你客气了,等收拾好了再请你过来坐坐,感谢你今天帮忙。”

    六哥和气地笑:“别客气,举手之劳,我正好东西忘了过来拿一下。”

    他扬了扬手里的租房协议:“房子不小,收拾起来可费劲,你慢慢的啊,有事儿打电话。我就先走了。”

    “行,那你慢走。”

    于小卉客气地送他到门口,把门关上,一秒不耽误开始大扫除。

    红裙女鬼从电视机里飘出上半身,满脸疑惑地望着大门口的方向,总觉得不对劲。

    手印忘记了吗?

    没有。

    六哥瞎了吗?

    也没有。

    那他这次看到协议上的黑手印怎么没反应呢?

    好歹叫一声表示表示啊喂。

    红裙子想不通,从电视机里爬出来,默默跟在于小卉身后,看着她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从里到外,一丝不苟,收拾得干干净净。

    客厅那个大沙发重得很,要不是红裙子实在看不过搭把手,于小卉哪里推得动。

    于小卉毫无所觉,把沙发底下也拖得光滑可鉴。

    等到所有房间都焕然一新,她又去把新买的床单被罩窗帘地毯从洗衣机里拿出来晒,走走看看统计缺什么,用她自己才看得懂的鬼画符记录在纸上。

    红裙子惨白着一张脸跟在她身后,硬是没看懂她到底写的什么。

    她心里面突然觉得很安心,很熟悉,甚至看着看着,于小卉的脸会突然变成她自己的。

    她死了多久,怎么死的,为什么会死……全部都不知道。

    这是第一次,在一个人身上有这种感觉,她很确定,自己以前做过一模一样的事情。

    累到不行还像个傻子坐在沙发上捧着脸笑。

    于小卉是为了女儿,妈妈总是很伟大,那自己是为了谁,亲人,友人还是……爱人?

    爱人吗?

    想到这个词,红裙子忽然想落泪。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