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转 - 第1章 重生 木叶之鼬神再现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第一章

      淅淅沥沥!

      连绵的乌云遮蔽了天空,雨势愈来愈大。

      熊熊!

      然而这场大雨,根本无法浇灭此时在山林之间燃烧着的熊熊黑炎。

      黑色的火焰,不断地向外蔓延,似是能够将视线所及之物尽数燃烧殆尽。

      在这一片区域内,唯一没有受到黑炎影响的,却是在火势的源头处的那片战场。

      这里原本是宇智波一族的秘密基地,但因为经历过刚才的激战,已然是满目疮痍,被强大的力量毁灭殆尽。

      秘密基地原本所在的位置,乱石横陈。

      烘烘!

      一尊赤红色光华形成的巨影,如同武神,左手持盾,右手中则是捏着一个葫芦。

      武神的正中心,有着一道满身伤痕,摇摇欲坠的身影,迈着艰难的步伐,一步步的向前挪动。

      “这场战斗,看来是鼬赢了,佐助已经没有了任何反抗的余地。”

      在乱石堆之中,有着一道被巨大芦苇叶包裹的黑白人影,他观望着这场胜负已然是尘埃落定的战局,轻笑着说道。

      他是绝。

      须佐能乎之中,鼬步履维艰,他的眼神黯淡,却仍是执着的望着前方,虽然他的视线已经模糊了,却仍是依稀可见在正前方,面色惊恐的少年。

      “我还不能在这里倒下,就差一点了...”

      已经是觉察到自身的生命到达尽头的鼬,不知被一种何等的信念支撑着,缓慢地前行。

      “不要过来,可恶!”

      背靠在纹有宇智波家徽的残破墙壁上的佐助,面容骇然,用着自身仅有的力气喊道。

      然而鼬的步伐没有停下。

      佐助陷入了绝望之中,他倾尽了所有的手段,即使是使出了压箱底的秘术,仍是无法击倒眼前的这个一族的叛徒。

      他的脑海中,有着一幕幕景象浮现。

      黑夜之下,昏暗的房间中,那时只有七岁的佐助推开门,看见了令他绝望的一幕。

      爸爸和妈妈,倒在了血泊之中,而造就这一期的罪魁祸首,竟是自己一直最崇敬的兄长。

      那个夜晚之后,他人生中的一切都改变了。

      佐助为了杀死鼬不断地变强,甚至为此叛离了木叶,抛弃了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羁绊,甚至还差点成为了大蛇丸的容器。

      可他所做的努力,在眼前男子绝对瞳力的压制下,都变得毫无意义。

      嗒嗒...

      恶魔般的脚步声,回荡在佐助的耳畔。

      那张让他感觉到仇恨的面孔,越来越近。

      忽然,须佐能乎中的鼬抬起了手臂,并且伸出了右手的食指与中指,朝着佐助慢慢的走来。

      这一刻,佐助的身体不争气的僵住了,不受自己摆布。

      那只在他认知当中,要挖去其双眼的手,距离他的双目,已经近在咫尺。

      就在这时,鼬伸出手掌的动作停顿了,就这样停在了佐助的眼前。

      那张年轻俊秀,却已是布满沧桑的脸上,忽然是泛起了如释重负的微笑。

      鼬嘴巴蠕动,似是在说什么,但现在的他已经太过虚弱,几乎发不出声音。

      那句久违了的,代表着他们兄弟之间羁绊的话语,最后一次在鼬的心头响起。

      “原谅我,佐助,这是最后一次了。”

      紧接着,鼬的手指向上挑动,点在了已是神情愕然的佐助的额头上。

      他倾尽最后的力气,在佐助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将瞳术注入了他的写轮眼中。

      “吼!”

      紧接着,笼罩着鼬全身的须佐能乎似是发出了一声悲鸣,赤红色的光华,随之迅速地退散开来。

      “佐助,这是我最后唯一能够为你做的了,在和我的战斗之后,你会成为抹除了叛忍的英雄,回到村子里去吧...”

      鼬的意识迅速消沉,原本就模糊的视线,更是一片黑暗。

      在最后的时刻,他想起了灭族之夜的晚上,面对着自己却毫不抵抗的父母,最后的话语。

      “对不起,爸爸妈妈,我没有照顾好佐助。”

      “等到了那个世界以后,你们再好好的责备我吧...”

      失去了意识的鼬,身子错开佐助,头撞在了墙壁上,身子重重地落在地上。

      ——

      死亡,真的意味着终结吗?

      即使是在忍界的世界,也几乎没有人能够解答这个问题。

      人们通常对于死亡的定义,是身体机能的停止以及意识的消亡...

      死去的鼬,意志不知道消沉了多久。

      忽然有一刻,他睁开了眼睛。

      “这里是...”

      看着眼前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鼬愣了愣神,他立刻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即使以自己的眼力,却也看不到尽头。

      “死后的世界,就是这样的吗?”

      鼬紧接着想起来,自己已经在和佐助的战斗中死掉了。

      可是,他不曾想到的是,在死了以后,竟然会来到这样一个地方。

      惊愕之余,鼬的心生却又是存着几分庆幸。

      因为即便是到了现在,他仍旧没有勇气去面对死去的父母以及那众多的宇智波同胞们。

      在这不知名的区域之中,没有任何参照物,时间失去了概念。

      渐渐地,鼬开始回想起了曾经的一切,他自己短暂的一生。

      “残害了自己同胞的我,也该落得如此下场。”

      最终,鼬讥讽的一笑,回想自己所做的一切,他最终如此的说道。

      固然灭族是他自己被迫做出的选择,但是亲手杀害了生身父母和同胞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但鼬没有任何的后悔,因为如果他不这么做,不仅村子的力量会因此遭到削弱,进而影响忍者五大国脆弱的平衡,让世界再度陷入战火之中。

      宇智波会背负着叛逆者罪名,而且,佐助也会被一并的消灭。

      鼬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多么伟大,相反,回味自己的一生,尽是失败。

      他眼看着佐助一步步坠入魔障中,却根本无法阻止他。

      即使在临死前,他为了改变佐助而留下了后手,但是仔细想想,事情未必就会按照他所预计的那样发展。

      若是失败了的话,也只能寄希望于对追回佐助,锲而不舍的鸣人身上了。

      就在鼬如此的想着时,心头不知为何,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

      “迄今为止所做的一切,真的就没有一点后悔吗?”

      白茫茫的世界里,鼬忽然是张大了瞳孔,那黝黑的双眼倏然化作了血红之色。

      血红的双眸中,三颗黑色勾玉急剧地旋转,凝成了三角镰刀的形状。

      “哗哗!”

      鼬的万花筒纹路显现,他的右眼中,竟是喷薄出了赤红的光华。

      光华在他的面前凝实成葫芦的形状。

      “十拳剑...”鼬眼神一震。

      在葫芦里,不仅仅寄宿着十拳剑身,更有着一个不同于现实世界的特殊空间。

      至于那片空间里究竟有什么,无人知晓。

      “即使我死了,十拳剑还寄宿在右眼中吗?”

      正当鼬为十拳剑的突然出现而感到惊疑时,眼前的葫芦口中,突然是爆发出了一阵强烈的光芒。

      “嗡嗡!”

      那光芒拥有极强的吸附力,当落在鼬的身上时,他没有任何的反抗余地。

      此时仅仅只是灵魂状态的他,被吸入了十拳剑身之中。

      他所身处的这片空间,也是从这一刻起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然后竟然也是被迅速地吸入葫芦中。

      鼬的意识再度归于沉寂,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哇...哇!!”

      朦胧之间,鼬的耳边传来了婴孩的啼哭声,紧接着,他尝试着睁开了眼睛。

      ...

      ...

      (略略略,又是我,开始写鼬神的重生喽,新书开张,求收藏,求推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