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不是鸟 - 15被肏到要住院,医生询问要不要报警? 互换身体后我强啪了竹马(高H1V1甜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一夜过后,苏宛宛被刺目的阳光照的清醒,头晕晕沉沉的,撑着酸软的身子坐起来后。

      一些模糊的记忆,才涌入脑海。

      她昨晚喝多了酒,没有先确认恋爱关系,就把顾风给硬上了。

      她隐约还记得,顾风,不对是她的身子被弄出了血,顾风疼的脸色发白,硬是一声没吭,而后她记得射精时,快感太甚,爽到她大脑一片空白。

      硬按着顾风又做了几次,后来他下体,白浊的精液和鲜红的处女血混在了一起,阴唇也红肿不已。

      再后来她昏睡过去就不记得了,她现在怕到不敢去看躺在身边的顾风。

      他昨晚一定很疼吧!肯定也恨死自己了,他一个男的被她给强上了!

      可......为什么现在,她双腿间疼的不行?难道男的破处也会疼?

      苏宛宛回神后,下意识掀开被子,看了自己双腿间........

      鼓足了勇气后才敢睁眼的她,却根本没看到那根大棒子,而是属于自己的会阴处,现下红肿一片,干涸的精液和鲜红的血迹,皆粘腻在两片肿的厉害的阴唇上。

      揉了揉眼睛后,掐了掐脸颊后,苏宛宛再次去看双腿间,依旧是女人的器官,双手朝上游走,摸了摸胸部,也软软弹弹的乳房。

      苏宛宛眯着眼睛去看身侧,果然是顾风躺在旁边!

      他们真的换回来了!

      可是这个时候她怎么没有想象中的开心呢!

      她昨晚刚强暴了顾风,现在身子换回来了,她根本不是顾风的对手,还不知顾风怎么报复她呢!

      不行!!她得赶紧跑!

      思及此,苏宛宛赶紧蹑手蹑脚的下床,现在动一下,下体处都酸痛难忍,顾风昨晚是糟了多大的罪啊!醒了不得把她杀了!

      正想着,顾风感觉到动静,已经缓缓睁开了双眼,看到正扶着床站在自己身侧的苏宛宛,愣了片刻,再掀开被子看了眼自己的身子。

      便明白两人身子已经换回来了,眉头立刻舒展开,该是他反扑的时候了!

      “要去哪?”顾风沉声开口。

      “去......去厕所......尿尿,这次不用你帮了~”苏宛宛声音发颤。

      顾风却掀开被子,利索的翻身下床,胯下那根还带着斑驳血迹的大棒子,因为晨勃直挺挺的立着,吓的苏宛宛赶紧闭上了双眼。

      “我抱你去,就像你昨晚抱我那样。”顾风声音轻快,却着重了昨晚两个字。

      “不用了!!谢谢!!”苏宛宛说完睁开眼睛,趁着顾风还没动手,忍着下体的疼痛一溜烟跑回了自己卧室,然后立刻反锁房门。

      顾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而后苏宛宛听到他的敲门声。

      “苏宛宛,昨晚的事情,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我错了!顾风!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你原谅我这一次,以后我给你当牛做马,而且......而且现在疼的也是我~”苏宛宛隔着房门,恨不得给顾风跪下乞求原谅。

      她昨晚喝多了,走错了程序,不然再借她俩胆她也不敢强暴顾风啊!

      “你先开门,你那里应该上点药,不然可能会感染,我带你去医院。”顾风昨晚是清醒的,自然知道昨晚苏宛宛硬来,把下面撑的撕裂了,必须要去医院处理伤口。

      “你先走!你不出门,我就不出来,我自己去看医生!”苏宛宛越发怕了,都要到去医院的地步了,她昨晚到底有多暴力啊!

      顾风对她的喜欢,能到丝毫不在意昨晚的地步吗?

      反正顾风不走,她绝不出门!

      “好!我走,但你一定要去看医生,记住了吗?”顾风无奈。

      也知道苏宛宛的性子,只好简单洗漱了一下,到苏宛宛房门前支会一声离开了。

      听到外面久久没有动静,苏宛宛才敢悄悄开个门缝打量了一下,确定顾风出门后,才敢去洗澡。

      热水冲到下体时,苏宛宛疼的直抽抽,像被人剜了几刀一般,俯身仔细看了下,阴部却有几处明显的伤口。

      妈妈呀!她喝醉了怎么会那么可怕,顾风报警抓她,她都没话说。

      洗完澡苏宛宛赶紧给闺蜜打了个电话,让她陪自己去医院。

      门诊的医生让她躺到诊床上看伤口后,脸色凝重的询问道:“是不是遇到了暴力性行为?需要报警吗?”

      是挺暴力的,不过不能报警!不然可能抓的是她!

      “不用!不用!医生您给我开点药就好,现在走路疼的厉害!”苏宛宛赶紧拒绝!

      医生眉头一皱,口气不善道:“当然疼了!外阴内阴都有撕裂,黄体酮没破算你走运!你们这些小姑娘一点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要住院观察两天,有陪同家属吗,去办手续!”

      “要住院啊!”苏宛宛心想这下玩大了!

      闺蜜顾佳佳帮苏宛宛办好了手续后,按照医生的嘱咐推来了轮椅,将她送到病房后,顾佳佳终于忍不住问出口:“你不是说你摔伤了吗?走路才一瘸一拐的?为什么住院不住在骨科是外科呢?”

      “过几天给你解释哈,这几天得麻烦你照顾我了,大恩不言谢,转正后涨工资了,我争取送你一套腊梅。”苏宛宛臊的都想钻被子里了,这种复杂且羞臊的事,她怎么说的出口。

      “好吧,你不想说,看在腊梅的份上我就不问了。”顾佳佳刚选择闭口。

      值班护士便进病房,看了眼病例卡后便嘱咐道:“这几天会阴处尽量不要碰水,小便后要用温开水清洗,然后快速擦拭干净,涂上消炎药,药等会会送到病房,如果特别的疼的话,可以申请插尿管。”

      苏宛宛臊红了整张脸,忙道:“不用插,我自己能小便。”

      护士离开后,顾佳佳表情夸张,瞪大眼睛道:“你下面伤了?怎么伤的!!”

      没等苏宛宛回答,赶紧跑去看了眼病历卡,不敢置信念道:“暴力性行为导致的内阴擦伤外阴撕裂!!苏宛宛你被强暴了!不行我得报警!我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你告诉叔叔阿姨了吗?”

      “你胡扯什么!没有!我没被强暴!你报个锤子警!我自愿的!”苏宛宛急的双手指挥!

      顾佳佳放下手机,质疑道:“自愿的?那得有多大才能伤到住院啊!!谁啊!怪不得你最近一个礼拜都没跟我联系,发视频你也不接,原来谈恋爱了!说哪个孙子这么牛逼,第一次就给你弄住院了!”

      “也......也没谈恋爱,就是成年人嘛!你懂得!”苏宛宛耸耸肩,故作潇洒。

      病房门口传开敲门声,两人皆顺着声响,朝门口看去。

      只见顾风站在病房口,吓的苏宛宛滋溜一下钻到了被子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