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不是鸟 - 16娇嫩的肉缝被舔的淫水直泄,爽到失神(三 互换身体后我强啪了竹马(高H1V1甜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顾风本一路跟在她们后面,待两人从医院离开就走,谁料竟见苏宛宛住院了,这才知道伤情比他想象中要重,就实在按捺不住了。

      昨晚的痛是他受的,是什么滋味他再清楚不过,可他到底是个男人,这苦头要是给苏宛宛吃,他自然是心疼不忍的。

      “这么严重吗?医生有说要住多久的院吗?”顾风走近关切道,伸手想去拽蒙在宛宛头上的被子,却发现被她拽的紧紧的,怎么都不肯撒手。

      只在被子里闷闷道:“顾风我错了,你原谅我这一次,等我出院了我给你当牛做马伺候你!”

      两人的互动,着实给一旁的顾佳佳听蒙了。

      顾风出现时,她以为昨晚那个男人是顾风,她是见过顾风的,苏宛宛刚搬家时,她去帮忙和顾风见过一次打过招呼,也知道两人从前一些事。

      她以为是两人好上了,还惊叹于顾风人帅屌也大。

      谁料这两人对话,又让她听不懂了,他第一次把宛宛给弄住院了,怎么是宛宛给他道歉怕的不行。

      联想到苏宛宛刚刚说的成年人你懂得!

      莫不是,他们两人好了,然后苏宛宛嫌顾风清瘦,没有滋味,然后出轨和人家一夜情弄成了这样!

      顾佳佳正天马行空间,忽听顾风对她道:“辛苦你了,接下来我照看就行了。”

      “别走!佳佳你留下让他走!”苏宛宛从被子里伸出一直手,带着哭腔挽留佳佳。

      却被顾风一把握住,温声道:“昨晚你照顾我,现在我照顾你,很公平啊!”

      苏宛宛看到握她手的人是谁,但光从力道手掌的大小温度,都能感知到是男人的手,再加上顾风这阴阳怪气的话,顾佳佳走了,她不死定了。

      顾佳佳也实在有些为难,这到底是他们小情侣的私事,她也不好掺和,只能拿起包包支吾道:“顾风,就算宛宛做了什么错事,到底是你女朋友,你们好好解决,千万别动手啊,看在你当年搬走,宛宛眼睛哭肿了好几次的份上。”

      说完顾佳佳一路小跑,逃也似离开了病房。

      “顾佳佳!你这个叛徒!!!”待苏宛宛从被子里坐起身,顾佳佳早已跑的没踪影了。

      一旁的顾风却面色舒展笑意盈盈,总之这是她见顾风笑的最得意的一次。

      “你为我哭了好多次?”顾风挑眉,嘴角禁不住的上扬。

      “也就叁四、五六、七八九十次,而且眼睛根本没哭肿!”苏宛宛撇嘴道,想将手从顾风手心抽走,却被他握的太紧,实在挣脱不开。

      “你!你放开我啊~”苏宛宛嗔道。

      “我昨晚也是这么对你说的。”顾风顺势拉过椅子,在苏宛宛病床边坐下,将她小手握在手心,不好好意笑道:“你非但没放,接下来做了什么,你应该不是全然不记得~”

      苏宛宛本就被子捂红的小脸现在更滚烫了!

      酒后乱性啊!她现在实在是后悔万分!

      “我真的知道错了!顾风你饶我这一次!以后给你当牛做马我都愿意!”苏宛宛再次软声讨好。

      顾风从来是吃软不吃硬的,她从前和他硬扛,是从来没讨到过便宜,这个时候她不卑微点,不等着被他虐吗?

      “那血债不得用血债偿,一句当牛做马不痛不痒的,能补偿我昨晚肉体和心灵的双重创伤吗?”顾风故意冷下脸色,肃声说道。

      “那......那你想怎么样?”苏宛宛怕的结巴起来。

      “你昨晚怎么对我的,我就怎么还给你。”

      “你这个畜生,我可还住着院呢!”苏宛宛颤声道。

      “所以我得先把照顾到出院再报仇啊!想吃什么我去买,假我已经帮你请过了,因为你的提案刚通过,你们部长听说你病了,还说多给你批两天假。”顾风松开苏宛宛的手,起身轻松道。

      “真的,提案通过了!”苏宛宛惊喜道,一时忘了旁的事,苏宛宛得意忘形起来:“其实我看了你的提案,虽说和我不大相同,但肯定也从我的提案里得到了灵感,男性私护从女性视角出发,毕竟男人要面子,加了延长勃起时间成分的私护就更不好意买了,所以广告以女性视角出发,博得女性好感,销售量压根不带愁的!”

      “对对对!全是你苏懒懒的功劳~”顾风伸手轻捏了下苏宛宛的小脸,满眼的宠溺。

      两人四目相视,苏宛宛的脸越发滚烫起来,心脏更是砰砰作乱,顾风也稍稍有些情怯,收回了手,清了清嗓子道:“我看看附近有没有你爱吃的东西,随意买点。”

      说罢转身离开了病房,顾风离开许久后,苏宛宛依旧没缓过来神。

      看样子顾风真的没有因为昨晚生她的气啊,她低估了自己在顾风心里的分量了?

      他那么喜欢自己,还能忍到现在不表白,也真是个狠人啊!

      而且他刚刚那意思,是她出院后,要......要.....啪她了!

      苏宛宛脑海里浮现的画面,让她自己都羞臊难忍,忙用被子捂上发烫的脸。

      怎么此刻一点都不害怕,反而有点兴奋期待呢?

      难道她喜欢顾风?可他虽然够帅,可一直性子淡漠,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啊?难道是她单身多年,太想谈恋爱做爱了?

      总之这几日,两人相处虽有些别扭,但还算和谐,唯有每次上药时,两人要争执一番,顾风偏要帮她上药,以她够不着为由。

      她却觉得两人虽做过了,但到底那晚她是醉酒的状态,现在清醒着让他看私处,她真的不习惯。

      好在她年轻恢复也快,不到叁天便出院了,医生叮嘱一个礼拜不能同房,伤口便能好的差不多了。

      重新上班后,苏宛宛转正成功,也明显感觉部长对她的态度,转变颇大,好的像变了一个人,不过他倒是很受用。

      顾风就更别提了,从前的冰山好像在慢慢融化,上下班接送是常态,甚至偶尔还嘘寒问暖,这强他一次强的值啊!

      下班后苏宛宛照例去平常等顾风的点等车,却见顾风同宋文萱站在车前,两人不知说了什么,宋文萱不停的摸着眼泪。

      这次可是他自己把小美人惹哭的,可不赖她。

      但为什么心情异常不爽,心也揪着,一身的怒意却实在没有地方发泄,特别是见顾风给宋文萱递了纸巾过去,苏宛宛更是心跟猫抓一般不舒服。

      索性也不愿意看了,转身去了地铁站,几分钟后顾风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打,她全给挂了,只微信回了他自己搭地铁回去了。

      回去后本饿得肚子咕咕作响的苏宛宛,却丝毫提不起兴趣吃东西,匆匆洗漱后就睡了。

      床上却辗转反侧,难道她是吃醋了?才会这么难受,她真的喜欢上顾风了?

      和他谈谈恋爱可以,两人家庭差距大,能不能走到结婚那一步还不知道,真陷进去了,到时候难受的不还是她吗?

      听到大门的门锁声,知道顾风回来了,苏宛宛赶紧闭上眼睛装睡,省的他来烦自己,可久久都没听到动静。

      苏宛宛心里泛涩,看来她也没想象中重要,顾风压根没想来跟自己解释。

      正想着,卧室的门却突然被打开,苏宛宛慌得赶紧闭上了眼睛,感受到顾风靠近,也闻到了家里沐浴露的清香味道,顾风刚刚是去洗澡了?

      他.......他想干什么啊!

      苏宛宛此刻兴奋加紧张,身子都有些微微发颤。

      便听顾风在她耳畔,声音低酥道:“今晚是不是该偿血债了~”

      苏宛宛还在犹豫要不要继续装睡,毕竟她实在不知睁眼该怎么装睡,现在出院一个多礼拜了,确实能同房了。

      还未想好,便觉耳垂被顾风含在口中,湿热软滑的触感,轻轻吮裹着她敏感的耳垂,酥酥麻麻的陌生触感,撩的她大脑一片空白。

      “唔~~嗯~~”苏宛宛没忍住娇吟出声,便也没法再装,只得睁眼道:“顾风~你别~~好痒~”、

      顾风便听话的松了口,苏宛宛刚有些失落,被子就被顾风掀开,已是十二月份,苏宛宛刚想以冷为借口盖上被子,顾风便道:“地暖开了,不会冷。”

      说罢欺身压上,两人肉体相处,与从前身子互换不同,苏宛宛用着自己的身子敏感度更甚,光是隔着薄薄的睡衣,感受到顾风的体温,她都有些莫名的兴奋。

      好在她没有开灯,屋子里漆黑一片,她看不到顾风的眼睛,便也没那么怕羞,直到顾风掀开她的睡裙,将她胸衣解下。

      她感觉到乳尖被顾风含住,所有的紧张兴奋羞臊感涌上心头,身子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双手紧紧揪住两侧的枕头,也缓解不了。

      顾风只以为她是害怕,松口轻声安慰道:“别怕,不会像第一次那么疼,而且.....而且我也学了好几天,会让你舒服的~”

      担心她紧张害怕,顾风只得加快进程,恋恋不舍的离开乳房身子下移,将宛宛两条细长的腿分开,刚想埋首进去。

      便听苏宛宛惊声道:“顾风,你要干嘛!”

      “你放松一点,会舒服的~”顾风说罢,直接俯身含住苏宛宛的阴户,没等她反应过来,便伸出舌尖上下舔刮着她的肉缝。

      “唔~~啊~~不~~不行......嗯~~”苏宛宛现在正清醒,登时被顾风舔的失了神,口齿不清的呻吟着,淫水似泄身一般涌出。

      屋里春意盎然,女人的娇喘呻吟声也不绝于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