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不是鸟 - 19媚肉被肏的翻出,被顾风压在床上狠肏 互换身体后我强啪了竹马(高H1V1甜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思及此,苏宛宛便愤懑起来,一时间觉得顾风是个渣男在玩弄自己。

      可转念一想,这也不怪顾风啊~

      人家现在是肏了她,但是她自找的,而且对比起自己那晚醉酒,不知惜力毫不怜惜,顾风已经温柔太多了,在刚刚那场性爱里,除了开始时有些不太适应的撑胀感,剩下的皆是欢愉。

      顾风也明说了,现在是血债血偿,所以和她做爱,是她在还债,人家没有要做男女朋友的意思。

      所以那天她是听错了吗?顾风他到底喜不喜欢自己啊!

      “不管了!烦死了!谈个恋爱真麻烦!”苏宛宛烦躁的自说自话,胡乱的清洗了下,穿好睡裙出了浴室。

      刚巧和来客厅的顾风迎面碰上,他一身白色睡袍,胸口微微敞露,垂在额前的发梢,还隐隐有些湿意,应该是刚刚做的时候,发的汗液。

      “洗好了?”顾风走近询问。

      他双唇一张合,苏宛宛脑海里不受控的便出现刚刚和他做爱的画面,甚至会想起他刚刚给自己口的触感。

      以及顾风那句:“好紧,好热~”

      苏宛宛脸上瞬间灼热起来,目光也闪躲起来,不敢再去看顾风。

      “嗯~你......你去洗吧。”苏宛宛垂眸低语,越过顾风想赶紧躲回卧室。

      两人错身时,顾风却一把抓住她手腕,将她拉回,认真道:“苏宛宛,有些话我想问问清楚,你这样躲着我,做的时候也不愿意睁眼,又骂我是流氓,是十分不情愿吗?如果你很不喜欢,剩下的我也不想逼着你还。”

      !!!苏宛宛不敢置信的杏眸圆睁看向顾风。

      她这明明是不好意思!怎么在他眼里就是不情愿了!

      她一个女孩子,难道第一次跟他做,让她全程睁着眼睛看着他??

      他拿着自己的手摸他那里,她一时慌乱羞怯骂他一声流氓,在做的时候,难道不是情趣吗?

      所以老天是把顾风所有的情商都加到智商上了吗?!!

      “我!”苏宛宛切齿,现在怎么让她说的出口,她喜欢和他做的感觉,一点都不勉强!

      “随便你!”苏宛宛憋忍了半天,留下叁个字瞪了顾风一眼愤愤回了房。

      顾风转身不明所以看着苏宛宛重重关上了房门,眸底皆是疑惑。

      他明明已经足够有耐性,也足够卖力了啊,难道是他的表现让苏宛宛非常不满意,事后才让她有这么大的火气?

      顾风叹息出声,回到屋里默默的将下载的小视频打开,再仔细研究起来。

      苏宛宛回到卧室,躺在床上胸腔起伏,实在是被顾风这个不解风情的钢铁直男气的够呛!

      不做就不做,反正也馋不死!

      不多时后,苏宛宛迷糊入睡,卧室的门却轻轻推开,听到脚步声,苏宛宛努力睁开睡眼,见是顾风,翻个身也不理他,继续睡。

      “我刚刚的话,是不是惹你不高兴了?”顾风直白问道。

      “没有!”苏宛宛气呼呼道。

      顾风叹口气坐到床边,轻声道:“你知道我的,从小到大除了你外,我几乎没接触过别的女生,我也实在不太懂你们女生心里想什么,所以我只想直接问个清楚,没有其他的意思。”

      这话倒确实不假,至少和他做邻居的那十年,她没见他和其他女生走的亲近,和他同居这近半年,顾风好像也没带过女性朋友回来。

      苏宛宛想到这里也就释然了,顾风他不是故意的,可能真的是误会她的举动了。

      “我......我没有不想和你做,可是......可是,我们住在一起,又做了这么亲密的事,以后我们该用什么关系相处呢?”即便背身对着顾风,苏宛宛脸上依旧火辣辣的。

      她说这话的意思,是想让顾风主动表白,主动追求,那以后两人也做的名正言顺。

      “苏宛宛有句话,埋在我心里很久了,我喜欢你,从情窦初开心意懵懂时,我就察觉出你对我来说的与众不同,如果你不嫌我闷,不嫌我不知情识趣的话,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顾风声音微微发颤,苏宛宛听的出他的真诚和紧张,也听的胸口发热,一颗心脏想要从嗓子眼里跳出。

      缓了片刻后,苏宛宛坐起身,打开台灯,直视顾风道:“我~我愿意!可是我不想看到你和宋文萱在卿卿我我了,看到你跟他在一起我就浑身不舒服!”

      顾风眉头一紧,急着辩白:“我什么时候和她卿卿我我了?我!”

      顿了一下,顾风回过味来,靠近苏宛宛,两人脸颊贴近,顾风轻声询问:“你吃醋了?”

      “我才.......”苏宛宛话没说完,便被顾风俯身吻住。

      手掌也顺势钻入她的睡裙,长指探入她内裤中,指腹贴着她软嫩的阴户,轻轻揉弄起来。

      不过揉了几下,她便蜜水横生,透明的蜜液汩汩涌出阴户,弄的顾风手指湿漉不已。

      顾风脱下睡袍,将宛宛压躺在软床上,扶着早已肿胀硬挺的肉棒,对准还在涌着爱液的肉缝,用力一挺,便插入了大半根。

      “唔~~嗯~~”

      苏宛宛还没来得及适应,顾风便将肉棒尽根没入,将她插了个通透,整个身子随之发颤。

      “这么多水?早就想我肏你了?”顾风扬唇坏笑。

      “唔~~没有~”

      “还嘴硬!”

      顾风用力一顶,将炙硬的龟头狠狠戳中她软嫩的花芯,引的宛宛腰身拱起,猫一般嘤咛出声。

      许是确定了两人的恋爱关系,顾风现下也没了顾虑。

      不过刚开场,竟开始横冲直撞起来,粗壮的肉棒次次狠捣着蕊芯,抽出来时将宛宛软穴内玫瑰色的媚肉,都一同肏的翻出,蜜水被捣插的四处飞溅。

      初尝情欲的宛宛哪里受得住这般刺激的性爱,不过十来分钟,泄身了好几次,整个身子软成了一滩水,实在受不住也只能任他插弄。

      “不要了~~嗯~~不要~~”

      宛宛泪眼朦胧的哭求,欢爱持续太久,床头的闹铃也已经叮叮作响,顾风却仍是不管不顾的压着她狠操。

      欢愉太甚,宛宛招架不住,想挣扎又实在动弹不了。

      直到顾风伸手,啪啪甩在她脸上两巴掌,她才蓦然睁眼,清醒了过来。

      看着俯身满眼疑惑望着她的顾风。

      苏宛宛这才恍然,她刚刚是做了春梦了!闹铃却是真的。

      “怎么了?你满头大汗,口中一直喊着不要,是做噩梦了吗?”顾风一脸认真询问。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