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不是鸟 - 20想和他车震 互换身体后我强啪了竹马(高H1V1甜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你.....你怎么在我房里?”

      苏宛宛忙将双腿合拢,撑着酸软的身子坐起,生怕顾风看出端倪,她腿心处粘腻湿漉不已,想来是流了不少春水,这不过才开荤她到底是有多馋啊?

      不光梦到顾风肏她,还梦到了顾风跟她表白,她到底怎么回事?现在跟痴汗一样。

      顾风本是喊她吃早饭,她屋里久久没有动静,顾风本以为她昨晚生气走了,所以打开房门确认一下,便见她满头大汗,双眸紧闭一直摇头喊着不要,似是做噩梦一般,顾风才赶紧将她摇醒。

      “吃早饭,已经八点了,再不起要迟到了。”顾风直起身子,伸手按掉了床头的闹钟。

      屋里顿时安静下来,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和刚刚的春梦,苏宛宛依旧不好意思直视顾风,直低头装作要起床掀被的样子道:“你先出去,我要穿衣服。”

      待顾风离开房间带上了房门,苏宛宛才松了一口气,脱下内裤后,发现早已被淫水浸湿,连抽了几张纸才彻底将阴户和大腿内侧擦干爽。

      真是丢死人了,以前她也偷偷看过av也自慰过,但还从来没做过这种春梦!

      不算他们互换身子醉酒的那晚,她才和顾风做了一次,怎么就这么馋了!

      换好衣服走出卧室后,顾风已经将早饭给她打包好,走近后递给她道:“在车上吃,不然要迟到了。”

      “我.....我做地铁。”

      她昨晚本就决定要做地铁的,加上这个春梦,她更不敢和顾风多待了。

      “地铁要换乘,迟到了,你这个月满勤奖就没了。”顾风声色一贯的清冷,将早饭塞到她手中后,便穿上外套拿上车钥匙,径直去门口换鞋了。

      是啊,满勤奖就没了,就算不坐他车,她也是要和他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算了,她尽量控制自己不往那处想吧!

      苏宛宛啃着手里的包子,跟着顾风一路去了车库,因着吃了东西,她倒确实没胡思乱想,可刚一坐上副驾的皮椅,她脑子瞬间污了起来。

      之前她一直奇怪,那些情侣或者偷情的得饥渴成什么样,不回家躺在软软的床上做,非要在车里这么狭小的空间震。

      现在她是有些明白了,性欲来了可能真忍不住,而且把车子开到荒郊野外或是人烟稀少的路段,在这里做可能真的挺刺激的。

      不过像顾风这么不解风情又无趣的人,肯定不会愿意车震的。

      没事,等她以后交了男朋友,就能试试车震的滋味了。

      “我来!”顾风的声音近在耳畔。

      惊的苏宛宛瞬间回神,便见顾风身子已经靠了过来,两人五官贴近,彼此呼吸交融,在安静的车厢里,连彼此的心跳都隐约能听的见。

      “你......什么你来!”苏宛宛惊慌不已,难不成互换身体后,这小子能听到她的心声了!

      “让你系安全带,喊你半天没反应,我说我给你系安全带。”

      说罢,顾风直接拉去拉安全带,要给苏宛宛扣上。

      苏宛宛悄悄松了口气,可盯着顾风薄而清润的双唇,她思绪再次被拉到昨晚。

      漆黑的屋子里,触觉尤为的敏感,顾风就是用他的嘴,舔的她淫水泛滥,而后又吻了她。

      昨晚那个吻,若不是因顾风先舔了她那里,她有些难以接受,其实滋味还是很好的。

      顾风从小就是有轻微洁癖的,他不抽烟又爱干净,口腔没有任何异味,还有丝清香,吻起来口感软软的热热的甜甜的,像吃棉花糖又像是在吃清甜的果冻。

      想到这她已经开始吞咽口水,身子禁不住靠近顾风,嘴唇几乎要贴上顾风嘴巴时,苏宛宛忽的清醒过来。

      慌乱间一把推开了顾风,尴尬道:“我自己来。”

      顾风讪讪坐直了身子,俊眉轻蹙,强迫自己集中精神去开车,不再胡思乱想,刚刚看见苏宛宛靠过来,他险些以为她要亲他,谁料竟是为了把他推开。

      虽说因着互换身体的事,两人发展迅速,可即便是已经水乳交融,但情感上,好像丝毫没有进展。

      他想硬着头皮去表白,又实在摸不透的苏宛宛的心思,毕竟她与旁的女孩不同,初中高中时给他写情书追他的女孩,他数都数不过来。

      苏宛宛一天天兴冲冲的帮其他女生转交情书,忙的不亦乐乎,偏她自己和他称朋道友,一点旁的心思都没有,也从没听她说过喜欢其他男生。

      他甚至一度暗想,苏宛宛可能喜欢的是女生。

      如今再见面后,她倒是天天念叨着要交男朋友,还和一些异性走的亲近了,依旧天天和他称朋道友,好像对他却无心思。

      顾风一直有顾虑,怕表白了,朋友也没的做。

      现在突然肉体发展跟坐火箭似的,他本以为和好友说的一样可以水到渠成了,可现在看苏宛宛的反应,好像真信了他要她偿还的借口。

      只一心想着还债,顾风就更不敢轻易表白了,他在感情方面一片空白,只能信好友的,先将她在床上征服了,到时候在一起就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了。

      到了公司后,苏宛宛慌忙拿着包包下车,顾风却突然问道:“医生给你开的避孕药你有按时吃吗?”

      他声音虽不大,但若走的近,也能听的到,正是上班的点,经过的都是公司各部门的人,难保不遇到熟人。

      苏宛宛忙弯下身,压低声音道:“你小声点,不用你操心,我吃过了。”

      “嗯。”顾风点点头,开车进了公司车库。

      他其实操心的是她下个月来月经,又会痛的死去活来,医生给开的长期避孕药说是有调节月经和缓解痛经的作用,她生活中一直有些毛手毛脚丢叁落四,虽然他自己都觉得婆妈啰嗦,但还是禁不住想提醒。

      苏宛宛本担心,上了班她还会胡思乱想脑子里污遭一片,好在她发现只要不看到顾风,她就不会想歪,能全心投入工作。

      心中暗暗庆幸,她和顾风不一个部门。

      晚上下班后,苏宛宛坐上顾风的车,以免自己胡思乱想春心荡漾,便开始没话找话。

      “今晚你准备做什么吃的啊?我们去哪个超市买菜。”

      “我从饭店打包了几个菜,回去加热一下就可以吃,这样比较节省时间。”顾风回道。

      节......节省时间?

      他节省时间干嘛?他平常不是嫌饭店菜不干净油还大,今天怎么主动打包饭店的菜?

      莫不是.......一句话引的苏宛宛左立难安,又紧张又期待。

      而顾风似有心事般,一直目视前方,没有要和苏宛宛说话的意思。

      吃饭时也是面色凝重,偶尔盯着自己手,双指并起后曲起晃动,苏宛宛只以为是他们研发部有新的案子,便没有多想。

      心中又想,顾风工作起来是废寝忘食的,估计节省时间的事,是她想多了。

      直到洗澡时,顾风突然敲门进来,苏宛宛才知这货压根没忘记要还债的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