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郭儿 - 第4节 七零小福女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谁啊?”

      听着这边在讨论什么,不远处干活的孙家二媳妇也走过来好奇的看向了宝芽:“哟,这丫头的小模样长的可真好啊。”

      冯桂芝走到地里,一边锄着地一边说:“哪是什么亲戚啊,不知道谁家的孩子跑丢了跑到了我们家麦垛里睡着,也没问出来爹娘是谁,刚带着去了大队部,大队长就说先养着,再帮她找爹娘。”

      现在这时候也没个消遣的东西,也就是大家围在一起说说家长里短。冯桂芝敢带宝芽出来就不怕人问,但说归说,一天一个工分的事可不能让大家知道,不然有心的还不得眼红死惦记上他们家。

      “啥?跑丢的?”

      “这么小的孩子咋跑丢的,没听见有人找啊?我咋不记得咱生产大队有这个丫头。”

      “是啊,没见过啊,难道是她自己从其他大队跑来的?这可奇了怪了。”

      几个人讨论开了,接着孙婆子一半感叹一半打探的说道:“你家孩子也不少了,现在这是又要多养个非亲非故的丫头?那大队长没说补贴你家啥吗?”

      “对啊,你家一大家子人自己粮食都得省着点吃的,总不能白替人养孩子吧,就得让大队长补贴点才行。”

      冯桂芝站直了身子:“大队长说这是好人好事,是为整个大队做贡献。为了集体的荣誉的好事,这时候怎么能还考虑自己呢。”

      她这话还真没说错,宋远刚确实是这么说了,只是后面一句她给省略了没说而已。

      而其他人一听这话,顿时也不知道咋接了。

      把话听了个一清二楚的田婆子拉着个脸,拿锄头敲了下地,立马嚷嚷开了:

      “一个两个的都站在这干啥呢?大队里分了活给了工分是让你们干活的,不是在这说闲话的。咋的,你们都觉得自己跟人家似的来的晚了是因为做了好人好事,还受到队长的表扬?”

      田婆子和冯桂芝年岁差不多,但田婆子人精瘦,脸上身上都没什么肉,看着比实际年龄还要大几岁,尤其是沉着脸的时候

      ,看起来就是一脸的刻薄样。

      听她一出声,其他几个人顿时也不说话了,拿着工具就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继续干活了。

      这个田婆子在大队里可是出了名的难缠,说话难听,待人刻薄,骂死起人来整个大队里恐怕也没人是她的对手。倒也不是真的吵不过,而是她骂人的那些话都太难听,而且骂不过了脸面也不要,直接躺地上撒泼。

      这样的人,没啥必要的事大家也懒得理她。尤其是这话听起来像是在说她们,但谁听不出来其实是在刺冯桂芝,所以她们也不掺合。

      冯桂芝抬眼往田婆子那边看了一眼,也懒得搭理。

      看冯桂芝爱答不理的样子,田婆子心底的火顿时又上来了,斜着眼骂道:

      “现在这年头,谁家有多余的粮食去养个外人啊?还好人好事,为大队做贡献?我呸!话说的好听,该不会是自己家在外面的野种带回来的吧?”

      第4章 油焖茄子

      宋家四个儿子,三个都在大家眼皮子底下看着长大的,唯独一个老四。

      宋家老四宋建设是早产生出来的,打小身子骨就不好,身板瘦的都跟一阵风就能吹跑似的。常年待在家里,别说上工干活了,整个大队的人一年到头也看不见他几回。

      尤其是近两年面是露的更少了,大家平时在背后也没少猜测,说什么的都有。

      现在听冯桂芝说做好人好事,田婆子是打心眼里的不相信,自己家里的人饭都吃不饱了,还会养个不知道从哪来的丫头片子?

      那边干活的几个人,虽然走远了几步,但个个都竖着耳朵听着这边的动静。

      冯桂芝停了手上的动作,看着田婆子眼神冷了下来:“你再敢给我胡扯八咧,看我不撕烂你的臭嘴!”

      有的人你让她三分,她反而再进五分。冯桂芝不是个长舌的人,平时也不和人有啥矛盾,但要真有人故意找事,她也一点都不怕。

      她一个人拉扯着四个儿子长大,什么苦没吃过?她有什么可怕的。

      “怎么?敢做不敢说?”

      “你要这么说,那咱不如去找大队长,当着他的面掰扯掰扯。”冯桂芝沉着脸。

      “你少拿大队长出来说事!”

      一听冯桂芝说要找大队长,田婆子的气焰立马低了下来,倒不是真怕了宋远刚这个大队长,而是她还指望着从宋远刚那多捞点好处,所以不敢把事都捅到他那。

      她瞪着冯桂芝,像是恨不得在她的脸上瞪出个窟窿。随后岔岔的拿着锄头灰溜溜的走了。

      冯桂芝瞥了她一眼,也懒得再看。

      说起来这个田婆子和冯桂芝的经历倒是也挺相似的,都是年轻的时候就死了男人,自己一个人把几个孩子拉扯大。不过,田婆子是两儿一女,比起冯桂芝四个儿子来说负担要稍微小一点。

      几个孩子大的也不过几岁,小的也才刚断奶,一边还要上工干活赚工分,一边还得管着孩子吃喝拉撒。每天一口饭都恨不得省个两顿吃,日子过的实在是不容易。

      田婆子觉得苦啊,确实苦,她就去大队里找队长要粮食,让大队长给她分配轻松的活,不然一家子就

      活不下去。

      大队长被闹得没办法,再加上确实情况艰难,也就同意了。有了照料后,田婆子家的日子好过多了。

      但相比之下,情况更难一个人带着四个儿子的的冯桂芝却是一句苦一句累也没喊过。分配什么活就干什么活,有多少粮食就吃多少粮食,就那样挺着腰杆拉扯大了四个儿子。

      大队里的人谁茶余饭后没说过这两家的事,尤其是补贴田婆子家的粮食也是从大队里出的,也相当于从他们家的劳动里扣的,谁乐意啊,当面背后的可没少议论。

      嘴里骂着田婆子的人,下一句就会可怜起冯桂芝。相同的话田婆子没少听过,那时候她心里就存着一口气,就想着以后一定要踩着冯桂芝一头。

      前几年的时候,田婆子家十七还不满十八的闺女就被她说了婆家,对方是个二婚头,年纪都快三十了。她也没管,要了三十块钱的彩礼钱,就把闺女嫁过去了。

      当时她那闺女不想嫁,跟她求情,结果被田婆子狠狠的骂了一顿。在她的心里,闺女就是赔钱货,好不容易能嫁人了还有彩礼,她是不可能让它黄的。

      这事出来后又没少被大家背后议论,都说她这是在卖女儿。田婆子听到这话,就掐着腰站在门口跟人家骂。

      不过,有了这三十块钱的彩礼钱,田婆子给两个儿子都娶了媳妇,家里劳动力变多了,日子也慢慢的过好了。再看一家子老弱病残的老宋家,她心里不知道多痛快。

      但凡是和老宋家相关的事,她都得上来插一脚,不知道说了多少难听的话。

      冯桂芝也知道这事,但一般不惹到她头上她也懒得计较。但是她要是再过分,她的几个儿子也不是白养活的。

      坐在树荫下的宝芽看完了全程,她感觉那个奶奶好凶,她不喜欢。然后又看了看冯桂芝,小身子站了起来迈着腿跑到了地里去到了冯桂芝的身边。

      伸出小手拉了拉她的衣角,抬着小脑袋看向了冯桂芝。

      冯桂芝低头看着她,愣了下,随后才明白过来这丫头是在安慰她,紧绷的脸缓和了不少。

      ……

      晚上放工后,家家都开始做起了晚饭,烟筒里冒起了炊烟,白色的烟雾带着淡淡的饭菜香味一路往天上飘

      。

      冯桂芝到家后倒是没有着急做饭,回来后就在堂屋里坐着,等着其他人回来。怎么说家里也要多了一口人吃饭,虽说家里她做主,但还是得说一声的。

      陈秀秀和孙素云是一起回来的,一到家就看到婆家娘坐在堂屋里,不由得扭头对视了一眼,心下都有点咯噔,猜测着是发生了啥事。

      接着回来的是几个小的,后面背着的箩筐里满满的猪草,还有不少的野菜。

      “娘,奶,你看我们打了好多的猪草还有野菜。”宋文杰一进门就开心的报告自己和哥哥们的成果。

      “我.......还有我......我还捡了两......两颗鸟.......鸟蛋.......”宋天恩紧随其后跑进了堂屋。

      不过,原本嬉闹着还想邀功的人一进屋里,顿时收了声。孙素云把宋文杰拉到了跟前,对他做了个嘘声的手势。

      宋天恩也捂住了嘴,站在一边不敢再说话。其他几个孩子进屋后感觉氛围不太对,都默契的站在了一边。

      今天杨玉兰上工耽搁了一会儿回来的有点晚,一到家就惦记着往厨屋里跑准备给一大家子人做饭,但是还没点着火就被冯桂芝给叫过去了。

      干活的男人们也回来后,屋里的人也越来越多,大家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冯桂芝是要说什么大事。不过他们也都看到,早上在他们家麦垛发现的宝芽还站在冯桂芝的旁边,心里都猜测着这事可能和她有关。

      堂屋里站了一大圈的人,大房的宋爱国和他的媳妇陈秀秀,还有三个孩子,宋博文、宋博宇、宋云朵。二房的宋爱民和媳妇孙素云,两个儿子,宋文杰、宋文志。

      三房的宋建业腿摔断了在西屋里躺着没来,来的有他媳妇杨玉兰还有唯一的儿子宋天恩。四房的宋建设也不在,媳妇李清燕抱着还不到一岁的女儿宋甜甜,旁边还站着五岁多的儿子宋元宝。

      看家里人差不多都在了,冯桂芝目光看了一圈,才开口:“今天我去了一趟大队部,问这孩子怎么安排,大队长说的是先安置在咱们家,等找到孩子爹娘再说。”

      她没说工分的事,就是想看看大家的反应。

      陈秀秀听完皱了皱眉,她看了看宝芽,才又看向冯桂芝,有些迟疑:“那……咱家要养着她到啥时候?”

      “这个

      说不准,看啥时候找到她爹娘吧。”

      “那要是一直没找到,咱就一直养着?”陈秀秀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的,最后还是说道。

      冯桂芝点了点头。

      孙素云看了看她大嫂陈秀秀,又看了看婆家娘。想开口,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她这人向来不太会说话。

      她就是觉得家里的粮食也不多,一顿两顿的多个孩子吃也没什么,但这回也没个准数,谁也不知道她得在家里待多久,总不能就这样一直养下去吧?

      “娘,要不然......这孩子的伙食就从我这里扣吧,反正我也吃不多。”看了看那边瘦弱的宝芽,三房的杨玉兰想了想后轻声说道。

      她男人宋建业前段日子摔断了腿,不仅不能干活上工了,治疗的时候还花了不少。而她因为要照顾宋建业,分配的活轻松点,但工分相对应的也少点。比起一家两个劳动力的大房二房,她心里一直有点过意不去。

      所以现在看家里要再多个宝芽,她也知道粮食吃紧,就提出了从自己的伙食里扣。

      “娘......娘......我......我也可.......可以少吃点.......”宋天恩听到后,也跟着结结巴巴的说道。

      冯桂芝看了母子俩一眼,要说这个三媳妇人不算媳妇里最聪明的,但是性子却算里面最好的,温柔本分。只是这样的性子在这个年代里,却也容易吃亏。

      儿子呢性子也像她,没有文杰那样调皮捣蛋,还很懂事。就是因为说话有点结巴,所以在外面的时候都不太敢吭声,多少有点怯懦。

      “要说扣的话那也是从我这扣,我是当大哥的,怎么能让你省这口饭。再说了现在建业还在床上躺着休养,你还得照顾他,可不能连饭也吃不饱把自己也给累倒了。”宋爱国说道。

      都说长兄如父,自从亲爹死了后,宋爱国这个大哥有时候就充当起了父亲的角色。

      “大哥,就是因为建业还病着,所以才要从我这扣,不然我们可就太占便宜了。你跟大嫂还有二哥二嫂白天都得上工,赚的工分养活一家人,肯定不能再省口粮了。我每天干的活轻松,少吃点也没啥。”

      “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都是一家人,什么占不占便宜的。再说了,三弟也就是修养一阵而已,后面少不了能赚不少工分回来

      。”

      眼看着两人还在这争起来了,冯桂芝摆了摆手:“行了,咱家就是再穷也不缺这两口吃的,一个两个的可别在这抢了,有力气的话多干点活挣点工分才是实在的。”

      这时,之前上过高中有文化的四媳妇李清燕就说了:“娘,这孩子养在咱家的话,那大队长没说补贴点啥吗?”

      冯桂芝看了她一眼,要说聪明有文化确实还得是四媳妇。

      看四媳妇问到了点子,冯桂芝也没打算再瞒,她抬眼目光从众人的脸上扫了一圈,开口:

      “大队长说了,这丫头在咱家一天,就按一个工分算。”

      陈秀秀顿时惊讶的张大了嘴,目光看向了宝芽,一天一个工分?养这个半大的丫头?

      第5章 手擀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