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累马 - 7 不太乖(骨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窗外电线杆上黏着几只黑色的小点,蔚蓝天空几片浓重的云朵在它们身后飘来飘去。防盗网上也不知是谁家的黑八哥扑棱地落了下来,四只爪子勉强抓住粗长的银色杠子,浑身晃动了些才站稳,尾巴颤了几下,就怕一个不小心掉下去,可都这样它偏还不嫌累,继续多嘴地啾咕啾咕地叫唤。

      陈梓说完隐含威胁的话,随着鸟叫走神地往望窗外瞥了一眼,再次收回视线时,陈尺额间青筋肉眼可见地暴起,情绪也随着八哥尖刺的叫声逐渐郁躁。陈梓分明瞧见哥哥咬牙切齿地想要说些什么,但使劲呼吸一口,又憋了回去。他手指曲伸,在即将成拳的时候,又伸展开来。

      她看得出,哥哥正在努力地控制着情绪。

      “关上删掉吧。”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着几个字的。

      “哥,”陈梓嘟起了嘴,黑溜溜的眼睛满是不解,“为什么呢?”

      “为什么你到现在还不愿做选择呢?”

      “陈梓。”他提高声调,企图用虚张声势阻止她。可她仍然随着自己的心意说下去。

      被叫的人叹息着摇了摇头。

      “哥,看来你脑袋还是不太清醒呢,就让妹妹帮你分析分析眼前的局面吧。”

      “首先这份视频,即是证据,也是威胁。”陈梓弯唇笑得很甜美,“其次有两种选择,服从或者反抗。当然我可是个乖巧懂事的好妹妹,会给哥哥充分自由的选择的。但也要提醒一下哥哥,如果选择不服从我嘛,有两种可能。”她停顿一秒,意味深长地笑了,“要不你拿去报警,让大家都知道你被自己的亲妹妹强奸了——不过这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呢,到时候说不定还会有素质低下的人神神秘秘地问你,和亲妹妹做爱刺激吗?你有没有射?啊他可真是真羡慕你啊。”她用着近乎平静的语气说着刻薄的话,最后一句“你还想再来一次吗?”刻意放慢语速加重了语气。

      “就算不问也说不定是这样想的……”

      “要不然哥哥就认为我会因为无望地爱着你,渴望占有你,绝对不允许别人窥视你的肉体,所以相应地也绝对不会传到网上。可是哥哥你又忘了,我也可以拿给你未来的妻子看呀。想必到那时故事情节一定会很精彩吧。”

      “无药可救。”陈尺脸色很不好,死死压制的心脏跳动得厉害,手也握成了拳,“你真是无药可救,有病,天真又恶毒,那么多男人你都可以睡,可为什么偏偏就那么想和自己的亲生哥哥乱伦呀你?”

      “哥哥难道忘记我是什么样的人吗?”陈梓站在沙发上,提着枕头俯视着他。

      “我有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六岁我就可以面无表情地砸死麻雀,八岁就因为别人招惹我踩破他的玩具车,十岁就因为跟别人打架送别人进了医院了——诶哥哥你说呀,你们怎么都那么天真,都以为我真的改正并且一直良善下去了呀。”

      “很早我就发现了,你们渴望善良的我,只会对吃了亏还大度还忍气吞声的我好,没办法,谁叫我那么想得到你们的爱呢,只好委屈自己,假装乖巧懂事,博得你们的喜欢啦。不过很讨厌的是,装乖之后我实在是吃了太多的亏了,因为你们,老师,都认为乖巧的人不需要更多的安慰,就可以那么理所当然地使用我呢。啊真是烦躁呀。哥你也知道,我最讨厌吃亏了,所以我就决定有限度地装乖了。”

      “也许可以用一句话概括,我学会了更高级的阴人方法。”

      “可是哥哥为什么你不一样了呢。”陈梓疑惑地说道,漆黑的眸子水光润泽,“明明我都一直在装乖啊,明明我用着一副天真无邪乖巧可爱的样子蓄意勾引你呀,你为什么还要把我当妹妹呢?”

      “就因为我是你的妹妹吗?”

      她长篇大论,他听着一言不发,虽然又气又恼胸口呼吸不太顺畅,整个人烦得不行,肩胛骨菜刀砍了似的疼,但脸色却平静了许多。

      可能是之前循序渐进地发现起了些许作用。

      “橙子,我先去上个厕所,这段时间我们两个都先冷静下,等会再好好聊一次好吗?”迟出乎意料的是他选择了暂且逃避。陈梓抱着枕头坐回沙发,没有说话。

      陈尺对着浴室镜子照的时候,发现自己脸色竟然如此苍白,眼底也有淡青色的阴影,他挫败地将手插进发间——就在刚刚,他怕再这样下去,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他不想发脾气凶她,即使她犯了错,他也是自责于自己没有教导好她。

      等陈尺再次回来的时候,神色平和了很多。他甚至理性地劝告她,语气恰到好处地动听:“橙子,也许你可以想想,你对我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有时候人总是会错把其它深切的爱意当作虚幻而难以实现的爱情,当然这也不能怪你,毕竟年少的时候,那些不可言说的欲望总是在迷惑困扰着我们,让我们产生喜欢的错觉,其实这不过只是一场荷尔蒙的错觉。倘若是年轻人因此的一次正常恋爱,即使分手了,晚年于烤火炉前,也是一场美好的回忆。”

      “但是兄妹呢?一旦沾染上乱伦、情欲的阴影,就再难回到从前了。不可正大光明地牵手,别人询问是否有了对象是否结婚了,也不会用戒指证明。孩子?更是不可能的了。除此之外还要面对各种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挑战,没有法律的保护,连父母好友都不能告知,对对方的不信任,对这段关系的不安全感,就会像慢性毒药一样逐渐侵蚀这段岌岌可危的感情。”

      “你看,橙子,将兄妹情变质,远比你想象得要困难,而且,爱情就真的这么重要吗?值得你无视我们之间十八年的兄妹情?”

      “爱情没有保障,兄妹之间的爱情更是。倘若一方变了心,连哭都成了罪恶。毕竟没有亲朋好友的支持,没有道德的谴责,有什么立场去责怪恢复正常的那个人,又有什么资格去干涉对方未来的生活呢?无非是兄妹做不成,情人也成仇了,各自散了罢。”

      “可是如果你和别人在一起了,但我依旧还是你的哥哥啊。你没少个亲人,我也没失去妹妹。”

      “所以,陈梓,何必两败俱伤呢?放过我也放过自己吧。”

      “哥你说的我都想过了,但是我仍然选择拥抱你。”陈梓不为所动,她咬了一点下唇,呼吸轻颤着落在唇鼻之间。“对于你的感情,也许不是爱情,但已经到了一想到哥未来要和别人在一起,要被别人碰就郁躁得想杀人了。”

      “哥我也不为难你,反正碰到碰过了,再碰也没关系吧。只要哥你和我偷偷谈一个月的恋爱,我就把这一切在脑海里删除好吗?”

      “陈梓,你还是……”

      “那就做爱。做一个月的爱。只要没有感情,就不算乱伦的吧。毕竟都是我卑鄙无耻强迫哥哥你的,哥是受害者,没有错的。”

      他还想反驳她,可她只是这么说道。

      “哥你不是一直想让我放弃吗?现在只要答应,哥你就有一个月的时候,好好让我死心了,多好的机会呀,哥你看你还不好好把握。”

      最后在他紧绷着脸、不肯放下底线的情况下,她盯着他,死死说道:“哥,要不今天杀了我,要不今天亲吻我,选择吧。”

      他见她神色乖戾,情绪也不太稳定,权衡利弊下,终究是选择了拖字诀。

      “我再考虑考虑吧。”

      他回到寝室,收到了这样一条微信。

      谢谢哥啦,愿意满足妹妹这点微不足道的小愿望啦。

      陈梓与陈尺之间有这么一条奇怪的规律,只要是哥哥当时不同意,但无奈说了考虑的事,最后都会妹妹磨得同意了。

      这次大概也没差吧。

      ——啊,永远也不要相信flag,预估错误,不过下章肯定开得起车了。

      这个flag绝对不会倒,因为下章已经写到play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