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累马 - 9 不太乖(骨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陈尺热血上涌,定在原地,直到她的手滑到臀部,他才下意识地扔下扫把按住她的手。但那力度又加重了按住他臀部的力度。他不由合拢了腿,带动着臀瓣并拢。

      尽管是炎热的夏日,陈尺的手也是冰凉、舒润的,纤细白皙的手指抵在她的手背,如同一片清凉的海落在了被烈日炙烤了一整天的沙滩,白色沙砾沉浸在看似平缓但内里却汹涌的浪潮里。

      她曲起食指与中指,在他左边臀瓣又轻又柔地挠了下。陈尺也因此情不自禁又努力压抑着地发出细细的轻哼声,像某种小动物踩过雪地发出的细碎声。幼小的、可怜可爱的、过分敏感而又脆弱的小动物,正在低低地发出引诱着恶徒摧折的呼唤。

      “哥哥别怕。”她拉动他倒下来,坐到了她的腿上。她凑近他的耳朵,却不触碰,只留下灼热的呼吸,细细碎碎地折磨着他。

      “我没有。”他感觉自己的声音来自湖海,不甚清晰,于是他又重复确定了一遍,“我没有害怕。”

      “那接下来的,就请哥哥放心大胆交给我吧,”她含笑着低下头,用舌尖轻轻地抵过他柔软而又雅致的耳垂。

      烟火里的尘埃落在了光亮的雪地,逐渐在白色里消融。他的脑海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软,同时阴茎变得越来越硬,越来越胀,被挤在狭窄的四角裤里,渴望发芽长出枝叶,然后被她抚摸,浇灌。

      “是、还要我扫地吗?”

      “哥,当然不是啦,等下还需要扫地,所以这个就留到最后啦。”陈梓将手轻搭在他的大腿根,手指慢慢地、慢慢地触碰、触碰、摩擦。“哥哥不管我怎么样,都只要记得,认真做好家务——把花瓶擦干净了就好了。”

      “哥哥,”她的胸往上,若有若无地擦过他的背,而食指在他勃起一团的阴茎上一触而过,“知道了吗?”

      陈梓说完,也不顾他的反应,径直站起,走到厕所门口,在盥洗台上拿了抹布走回来。

      “喏,哥哥快干活吧。”陈梓随意瞥过他胯下满满当当一大团,无视他痛苦又愉悦的表情,“不要太紧张了,跟以前一样就可以了。”

      以前陈尺也是很爱干家务的,一回到家就整理东西。必定要把家里搞得一粒灰尘都没有、一只虫子都不能出现。而且一搞完家务,还会特别幸福地欣赏房间。以至于陈梓都怀疑他会不会有特殊癖好,是什么家务奴的……但后来她发现自己想多了,他只是单纯地喜欢在他和她的家里干家务。

      陈尺忍着下身勃起的羞耻,别过身子,去擦花瓶。但陈梓可不会那么容易就放过他的。果不其然,如他所料。她扯上了他的裤子。在他动作凝滞之后,揉捏着他臀瓣的肉,如蜜糖似地甜甜道:“哥,要坚持住哦。”

      陈尺抓住花瓶,睫毛轻轻颤动,带动着眼皮小幅度变化,漆黑的眼瞳也浮动着奇异的光亮。

      揉过后,陈梓低笑一声,以掌心抵上他两臀之间,沿着臀沟揉搓。他左手拿着花瓶口,右手用布抹上,因为气息不稳,擦过时位置存在些许偏移,但他仍然用舌头抵住牙齿,竭尽全力不让自己分神。

      但那种被温暖包裹的、如同冬日见到鲜花的欢欣感,却久久不散。这点暖流让他暂时忽视了心中涌起的羞耻、自责与内疚。

      玩够了,陈梓将手移到右侧臀瓣,而左侧因为缺失,滋生了难耐的空虚感。陈尺抿住了唇。

      然后他的两瓣臀都被抚上了。他死死地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过于羞耻的声音。

      可是恶劣的妹妹,偏生要欺负良善老实的哥哥,用手往上一顶,让他前身撞到桌面,发出类似享受与疼痛的声音。他一手死死地抱着花瓶,一手紧紧地拽着抹布,额间有细汗冒出。

      妹妹好笑地揉了几下,才松开手,按上他裤子上的松紧带。然后向后扯开松紧带,空荡荡的风将手伸进去,陈尺更加紧张了。

      也不知是惩罚还是安慰,陈梓揉了揉他裤腰带附近的肉,然后慢慢地褪下他多余的裤子。裤子委屈成一团,落在他脚上。又因为失去衣物,他不自然地并拢了下两腿。

      虽然陈尺人看起来瘦瘦弱弱的,但腿却不是那种干柴类型,长而优美,分布匀称。白色内裤包裹的臀瓣,像是剥开皮的鹅蛋,按一下,又软又弹。

      没有她的调戏,他擦花瓶的动作变得很快了。欣赏了会哥哥干家务的认真表情,陈梓

      就从他的腰部向下,滑到前面。搭到了他的阴囊上。他的神情一下子变得很奇怪,整片下唇也被他咬住了。陈梓往上摸索,握住了他的阴茎。

      “哥哥为什么平时看起来没那么大呢?”陈梓好奇地请教哥哥,手指还坏心眼地滑了几下。

      他喘着气,不想回答她。

      陈梓也不生气,心平气和地滑到顶端,略带惊奇道:“哥,我还没干什么呢,你的内裤就湿掉了。”手指轻轻弹了两下,然后才松开了他的阴茎。将他的内裤扯下来。哗啦就掉到脚上的裤子上。

      他的阴茎获得自由,一下子就昂起头,粉嫩的龟头上分泌着乳白色的液体。在客厅明晃晃的灯光下,散发出淫靡而又诱人的光亮。

      他的内裤就是因为这个才湿的吧。

      陈尺的下唇咬得更紧了。手上的活也只能勉力干上一点,在情欲与妹妹共同折磨下,他发丝被汗水打湿,有些狼狈地贴在额前。

      陈梓把陈尺侧了过来,让他的脸对着自己,阴茎向自己挺立。他松开紧咬的下唇,唇瓣因为失去压力,被挤压得惨白的地方,慢慢恢复血色,难为情地眨了下眼,他目光在她之外游离。

      “哥,我都看过了,你怎么还那么害羞呀。”

      “橙子,我,只是有点不习惯。”他现在下身一丝不挂,而陈梓却是穿戴整齐,还要直视她,让她直面观看他没出息勃起的阴茎,这让他羞耻感爆棚,“要不我转回去,我……”花瓶都还没抹完。

      他没能说完,就在刚刚陈梓在冠状沟挠了下,他便敏感地喘出了轻微的呻吟,她眯了下眼睛,抵住他的龟头在自己的手心转了会,便握住他的阴茎,从阴囊到龟头,上下撸了一下。在他失神的目光下,笑着让他叫出来,说完后又坦然自若地继续模仿活塞运动上上下下地撸动。

      “……唔——啊嗯——”

      “嗯啊——橙子,你,先……嗯啊躲开一下。”

      陈梓勾起嘴角,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她有意以调侃的语气说道。

      “哥哥忍不住就射吧。”

      “就射在我身上。”

      “我都会接住的。”

      搞完后,哥哥抱了她一下,目光像个孩童一样茫然,松开她,望着这一地狼藉,又怔怔出神。

      神秘的乳白色的液体落了一地,她橘白衣服也脏了。

      ——

      花瓶:你到底擦不擦啊,爱擦不擦,不擦滚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