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累马 - 10 不太乖(骨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陈梓没想到哥哥经历了欲望之后,在淫靡的现场,看向她的目光竟然像个懵懂无知孩童,澄澈而又无助。

      她心里有些细微的不开心,可哥哥现在貌似达到了传说中的男性不应期,性交后……陈梓再仔细地瞧了瞧哥哥的眉眼,好像是挺忧郁挺孤独的。再激起他的情欲,也不能成功了吧。

      陈梓站在原地,小脑袋瓜想呀想,马上就要想到如何让哥哥羞耻得不能自已的方法了……然后她就被抱住了。

      从她的腰抱到背,手臂紧贴在她的腰肢上,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他的体温与手指形状。陈梓微微睁大眼睛,也伸手回抱他。

      之前他也就轻轻地抱了一下就松开了。

      可这次哥哥是实打实地抱住了她,手臂稍稍用了点力,将自己收紧在他的怀里,却完全没有不适感。

      感觉到妹妹的回应,陈尺将她拉到自己的胸膛里,体温、心跳、腺上素猛升。靠在哥哥肩膀的时候,她还有点懵,咋就发展成这样了呢。陈梓后知后觉地唤了声哥哥,不由轻轻抓着哥哥的背,把他的衣服弄出凌乱的褶皱。他们都没说话。

      就在陈尺犹豫着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陈梓直接问了。

      “橙子,我抱你去沙发上好吗……”

      她预感到他要干什么,轻咳一声,故意反问道:“哥抱我到沙发上是干嘛呀,你都把我衣服弄脏了。”

      陈尺也知道妹妹是故意的,但仍然羞涩又羞耻地颤着睫毛,像只毛茸茸的垂耳兔。

      “……我先去拿件空调被垫着,橙子你暂时站在这等我好吗?”

      “不好,”陈梓紧紧地抱着他,“人家想一直贴着哥哥嘛。”

      陈尺稍稍侧了下脸,低声道:“那我抱你一起去了。”

      陈梓矜持地嗯了声,这才松开哥哥。陈尺拉上脚上的内裤,不好意思地转身,小声地让她别看。陈梓轻唔一声,撒娇道:“哥能不能别穿裤子啊,我想能够清楚地看到哥哥呢。”

      陈尺听后,不自然地扯着拉到一半的裤子。

      见他不太情愿,陈梓举起双手合一,柔柔道:“拜托了嘛,哥哥~~~”

      陈尺最受不了她这个样子了,只要无奈又带点宠溺地妥协道:“怕了你了。”于是陈梓嘻嘻地傻笑。

      陈尺光着腿,留着内裤,凸显了一大团,欲遮未遮的样子更加诱人了。他随着妹妹的目光望去,似乎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滚动了下喉咙,什么也没说。他尽力不去注意别的什么东西,弯腰自腿弯处一把抱起她的腿,他的胳膊很有力,抱起她来稳稳当当的。

      空调被挂在不远处的衣柜里,路到那里不需要多久,但却是陈尺在家走过的最漫长的一条路。陈梓并不老实,不时地按下他的腰,点点他的胸,摸摸他的喉结。

      “橙子,你再这样……”

      “好的哥哥。”她乖巧应下,但过了几秒,又故态复萌,最后他被她摸得呼吸声越来急促。倒不是欲望,只是因为痒。他被她摸得很痒。不想和她做男女之事,只是想把她按在自己的胸膛里,想紧紧地抱住不听话的、肆无忌惮的她,想给她听自己的呼吸,也听着她的呼吸。这种感觉很奇妙,与情欲无关,与爱情平行,只要按着她贴着她与她融在一起就好。很危险的感觉,但因为不是爱情,他放松了警惕。

      陈尺取出空调被后,忽然说道:“不如就到床上。”

      陈梓略微想了想,晃动着哥哥的手臂,说道:“不嘛,我就想到沙发上。”她才不要到床上呢,别以为她不知道,到沙发上她和哥哥就都可以看到对方动情的样子,但到床上要看的话就不太方便了。

      陈尺点头,将空调被盖在她的腿上,把她抱了出去。放下她,将空调被取下垫在沙发上,陈梓就自觉地坐了上去。

      “哥你之后要做些什么呀?”

      明知故问,她可真是长着洁白翅膀的恶劣小恶魔。

      “……等下你就知道了。”

      陈尺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蹲了下来,双手稍微分开安放在沙发两边,围在她岔开一点的腿的两侧,他仰头望着她,因情事过后而过分澄澈的眼眸流动着柔软的情绪。沙发与茶几只隔了些许距离,此时所处的空间狭小,哥哥一米七八的大个子缩在下面,睫毛长长地垂下,还有种奇妙的委委屈屈之感,像是白色海豹困在逼仄的冰面,招惹怜爱。这样的哥哥……她从未见过。

      温柔照顾她衣食住行,耐心教导她为人处世,沉静教育她尊重他人,像朋友也好,如老师也罢,他关心他,关爱她,给她恰当的感情又保持适当的距离,他总是以比她多四年的阅历,一步一步地引导着她。

      在她心中,哥哥是不会露出这种可怜又可爱的表情的。

      怎么办?好像更喜欢哥哥了。

      陈尺沉着气,一点点地掀开她的裙子。裙子上沾染了他乳白色的精液,星星点点的,让他轻易地就失神脸红了,以至于掀裙子的速度都慢了起来,而这逐渐变慢了的速度,更是让他陷入更深的折磨。

      “哥哥。”也不知道是碰到妹妹哪里,她颤了下身子,轻轻地喊了他一声。他眼神闪了闪,动作都凝滞了很久,这才利落地将她的裙子掀到腰肢,露出她洁白的皮肤与肚子上圆圆的肚脐。他看了一眼,便又扯上她的内裤。内裤上有两个绿色的仙人掌,小巧可爱的。他扯了下来,一直退到脚踝,陈梓便抬起脚,哥哥也就顺利地脱了下来,将内裤裙子一起放在了沙发上。失去内裤的保护,凉意闯了进来,她不安地合起双腿,被蜜液湿润的内裤与两片花瓣黏在一起,分开的时候,有点奇异的虚,混合着脑部血液急流的躁动。

      合拢的腿把大半风景遮挡,但神秘森林的门口还留有芳草,叁角形的草地布满了茂密的黑色丛林。

      陈尺欲盖弥彰地移开目光,再次蹲了下来。他按住了她的脚踝,轻轻地晃了晃,示意她。

      “嗯……哥哥你要干什么啊?”

      “橙子,不要故意折腾哥哥了。””

      “哥,我可没折腾你,明明我是在认真地询问你呢?”她的肚脐随着呼吸一深一浅地起伏,声音在他耳朵里也变得混乱起来了。

      “……橙子,你总是这样。”他轻轻地指责她。

      “是哥哥说的,做什么事情都要征求别人的意见,”陈梓很委屈,瘪了嘴,“可哥哥自己却不实行。”

      “你可真是,”他是彻底无奈了,只好低低地说道,“我要……,我,这是要……咬你……”

      咬她?她怎么了就要咬她!陈梓气呼呼地说:“哥你竟然想咬我,过分!!”

      陈尺僵硬地将手从他的脚踝处移开,露出耳朵的短发下,红了一大片。但他也不解释,目光游离闪躲。

      陈梓也意识到不对劲了,联系语境,想了想,发现其中大有意思,罕见地她也红了脸,但她并未只顾着红脸,反而半弯着腰平视着哥哥,兴奋地说:“哦~原来哥哥是想帮我口交啊。”欺负哥哥欺负得他失去沉静的眼波耳朵脸颊脖颈都红透了很快乐,但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这不,哥哥就不想理会她了。无论她怎么叫哥哥,柔声柔气地哄他,他也是低垂着眼眸,一副没有世俗欲望的模样。因为平常的陈尺太好哄了,陈梓哄了叁下还没哄好,陈梓也憋着一口气了。她冷着脸抱着胸不说话,陈尺率先受不了,小心翼翼地喊了她一声。陈梓这才心满意足地嗯了声,张开腿,直接就搭到哥哥的肩膀上。陈尺也将陈梓拉到沙发边缘,仰着脸,露出雪白透亮的脖颈,喉结明显地滚动着。而他的翘而软的唇,正对着她不断张合的阴唇。陈梓的目光落在这幅浸染着情欲的画面上,感觉自己变成泡在椰子汁里的吸管。而哥哥变是那浸润她的椰子汁。有点缺失的虚又有点渴望的麻。

      “哥哥……”她情不自禁地再次唤起了他。

      ——

      改了下妹妹的衣着。

      为什么他们还不做啊,恨不得按起他们搞个叁天叁夜。

      那个,让我推个文吧,我实在是太喜欢了。

      《我不想拯救你了,你快逃吧》

      我真的好爱桃桃哇,帅气坚韧面对压迫勇敢反抗,还好爱学习。

      桃桃桃桃……果然只要不要男主,专心塑造女主,女主就变得有亮点起来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