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核桃 - 002出嫁 与神同衾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十六岁生辰一过,祈云迎来的不是下山远游,而是出嫁。

      百辰门的聘礼颇显富贵,接亲丝毫不敢怠慢,上云门亦是办得妥帖。只是那新郎弱智,不能亲自来接亲,由百辰门大弟子乔深前来迎接祈云。

      祈云穿上一身红嫁衣,默默等待她未来的人生,不喜也不悲。

      洛玄走了进来,目含不舍看着祈云:“云儿,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竟就要出嫁了。”

      祈云低下头去,心中亦是感慨许多。

      “或许你会怪师父让你匆匆嫁人。”洛玄语气酸涩,“若是可以,师父也想让你一辈子留在上云门。可师父……即将身死了。”

      祈云一惊,抬起头来,不可置信:[不会的,师父灵力甚高,怎会身死?]

      洛玄笑笑:“傻丫头,我已经活了许久了。你不要难过,人难免都有这么一天。等师父身死,门派中连个护着你的人都没有,你该怎么过下去?百辰门那痴儿虽然弱智,但无须长老人品极佳,定会善待于你。云儿,师父只想你能活得好一些。”

      祈云落下泪来,跪在洛玄身前,恭恭敬敬拜了叁拜,感恩他的救命之恩与养育之恩。

      迎亲的队伍一路下了青山,祈云摘下头上的红盖头,透一口气。

      轿子晃晃荡荡的,也不知行了多久,忽而停了下来。

      祈云正疑惑,却听见轿子外传来男子的声音:“你们先等着,等我完事了,就到你们了。”说这话的,正是前来迎亲的百辰派大弟子乔深。

      “大师兄,这样……会不会被长老和掌门知道?”又一男子问。

      乔深笑:“怕什么,她是个哑巴,说不出话来。就算能说,这等奇耻大辱,她敢说吗?无须长老家那个弱智儿,懂什么男女欢爱,谁会发现她不是处女?就算发现了,也只会怀疑她从前生活不检点。”

      “好的好的,大师兄你说得对!大师兄快去办事,我们先在这里守着。”

      乔深大笑几声:“等会儿有你们好处。”

      ……

      祈云纵使愚钝,却也听出这几人的打算来了,惊惧与恐慌涌上心头,轿子里叁面是围,她逃无可逃 ,想着她灵力低微,根本不是这些男子的对手。

      师姐说得真对啊,出了上云门,她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乔深已掀开轿帘堵了进来,色迷迷的眼睛在祈云身上逡巡。

      祈云起身想推开他,力气使尽却还是被他压倒在轿子里。

      “你可真美啊……”乔深一双大掌在祈云身上有游走,嘴巴舔着祈云白皙嫩滑的脸蛋,“让哥哥好好疼你,你那个白痴丈夫,给不了你这样的快乐。”

      乔深的手移到祈云胸前,掌控着两团软肉捏起来。

      祈云的泪水被逼了出来,她除了“嗯嗯啊啊”的音气,连“救命”都喊不了。

      纵使她命运悲哀, 可难道就要接受这样的劫难吗?

      祈云如何甘心。

      她对着乔深拳打脚踢,可她的力量过于弱小,乔深扯开她的腰带,拽开她衣襟的系带,衣领散开,乔深一手自她衣领探入,隔着肚兜薄薄的布料揉她的胸脯。

      祈云胃里一阵恶心,竟吐出一口秽物来。

      乔深见那些秽物污了他的衣袖,怒上眉间,一巴掌打下去,将祈云打得头昏脑胀。

      乔深骂骂咧咧了几句,掰开祈云的双腿架在他身体两侧,挤进去,还未脱去两方亵裤,便仿着性交的模样顶着她的下体律动了几下。

      “小宝贝,你可真软。”乔深污言秽语地说着,就要动手去撕祈云的衣服。

      轿子外骚动却起。

      “那是什么?那是什么?”

      “是妖物!快,快用术法!”

      “不行!打不过啊!”

      “大师兄救命!大师兄………”

      ……

      乔深正兴头上,外头的吵闹却叫他无法继续了,将祈云甩在一旁,提了裤子往外去。

      祈云将身子缩成一团,浑身颤栗,惊慌与恐惧仍未散去。

      过了许久,外头的动静停了下来,祈云脑子清醒了些,想着方才那些人大喊“妖物”,应是有妖物来袭,如今却不听见再有声音,也不知是人打跑了妖物,还是妖物咬死了人。

      可无论哪一种结果,于她而言皆是灾难,要么被妖物咬死,要么被那些禽兽轮奸。

      又过了片刻,祈云依旧听不见外头响动,深吸一口气,伸出手去掀开了轿帘。

      映入她眼中的是一名男子的背影,看装扮不似百辰门弟子。那男子听见响动,回过身来。

      祈云有些愣。

      眼前这个男人灵力充沛,不似一般修神之人。

      男子的眼神定在祈云身上,祈云这才想起她衣衫不整,半个肩膀已裸露在外,赶紧缩回轿子里去。

      她方才匆匆一瞥,只看见地上一片妖兽尸体,那些百辰门的弟子不知去向。

      祈云难辨这名男子好坏,不敢轻易再出去,想理一理身上的衣服,可这嫁衣被乔深撕得破碎,不知该从何理起。

      忽而又听见一阵响动,似是妖兽的吼叫,“扑通”一声撞到了轿子上方,祈云被这力量一震,尚未反应过来,一道剑光闪过,凶兽与轿子四分五裂,而她依旧缩在一片狼藉中,毫发无损。

      祈云抬起头,撞了男人的目光。

      他就那么直直看着她,她想她衣衫破碎,肌肤外露,他这么看着该是无耻,可他的目光过于澄澈,仿佛只是在看一件令他疑惑之事。

      “你的衣服破了。”凌风开口说道,语句里没有什么情绪。

      祈云低下头。她当然知道她的衣服破了,可她没有能换的了。

      凌风又说:“他们撕破的。”

      祈云说不了话。

      一件衣衫飞来,一瞬的功夫便妥妥贴贴地穿着她身上,她惊讶地抬起头,见男子身上的外衣少了一件,她穿的,是他的外衣。

      可这等手法,即便是修习神术之人也难以办到,这个人究竟是……

      凌风上前几步,目光落下来:“此地有妖兽出没,你身上灵力微弱,不足抵抗。听说人族皆有住处,你住在何处,我送你。”

      “人族”?

      祈云惊讶于这个用辞,莫非他不是人族?

      祈云半晌不语,凌风问:“不会说话?”

      祈云点头。

      凌风一手抬,一道灵力注入祈云体内,她张张口,仍旧发不出声音来。

      凌风道:“奇怪,竟无法治愈你的哑症。”

      祈云心酸,是啊,她的哑症连神术都无法治愈。

      忽感一阵风过,祈云抬头,却见男子已然近在咫尺,俯身靠近她,额头亦瞬间贴在她的额上。

      她惊得往后退了退。

      “竟也无法读到你的心语。”凌风又道。

      祈云抬起手,手语打出一串话:[多谢侠士相救,但男女授受不亲。]

      凌风瞧着她,脑袋稍稍一歪,领悟到了:“原来这是你的说话方式。”

      祈云:“……”

      [有人看就一周更两到叁次,无人了那就随意哈哈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