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核桃 - 004坠梦 与神同衾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山洞漆黑,唯有火光明亮。祈云裹着凌风的外衣,抱了双膝在篝火旁,火的暖意驱散寒气,她心中仍旧纠结。

      那只会说人话的小兔子精靠在她脚畔,咯吱咯吱咬胡萝卜。

      凌风自外走入,将一套衣服搁在祈云身旁,道:“试试看是否合身。”

      祈云讶异:[这衣服是……]

      “我之前见你拿了簪子换钱,又拿钱去买衣裳,便用我身上的玉坠去换了钱。”凌风解释道。

      祈云道了谢,却依旧低着头,情绪不佳。

      凌风道:“方才那妖兔说,我看了你的身子,你便要嫁我的。人间规矩如此?”

      祈云身子微抖,点头,却不敢去看凌风。

      又听见凌风说道:“神族不谈情爱,无欲无爱,也断不能谈婚论嫁。你的身子于我眼中,与草木花鸟并不差别。但……”凌风语气稍顿,“你若介意,我可挖去这双眼睛,免你受累。”

      说着便扬了手朝双目戳去,祈云立下伸手去拦,一双仍含着泪水的莹润眸子看他:[你说你是……神族?]

      神族,那是只出现在古书中的记载,从未有人能睹神族真容,即便通神之术登峰造极者,也只能召唤神明之力,大概唯有飞升成仙者,方能得见神之机。

      凌风点头:“是,我乃止元上神座下神将,此番入人界乃为试炼渡劫。”

      祈云好奇,想起古书所载,问道:[神族也需试炼?也需渡劫?如成仙一般,需渡七情六欲之劫吗?]

      凌风摇头:“神族渡劫与仙不同,仙者,历经七情六欲之苦,看破俗世乃可褪去肉体凡胎,修得仙身。神族生来便具神体,无情无欲,又何谈七情六欲?神族之劫,与情欲无关。”

      祈云仍是不解:[自绝地天通以来,神界与人界彻底阻隔,未听有神族入人间之事。]

      凌风只是“嗯”了一声,未作过多解释,想来是有不便明说之处。

      祈云也不勉强,火光映红双颊,她低了头:[我……想换衣裳,上神能否回避?]

      “好。”凌风转身走出去,祈云便伸手去拿了新衣裳过来,脚畔的兔子忽而开口道:“你摊上大事了,人家是神族,不能娶你,你还怎么嫁人?”

      祈云倒觉无妨:[他既非人族,便不能以人间礼仪束缚。]

      兔子啃了最后一口萝卜:“我不是说他,我是说你,要是你未来的夫君知晓你被别的男人……哦不,是别的男神看光了,看他要不要你。”

      祈云有些气恼:[那我便不嫁人了。你这兔子,莫要与上神信口胡来,顶撞了他。你修炼成精不易,他饶你一命,你该感激才是。]

      兔子精摸摸耳朵:“我看他也不是蛮不讲理嘛。我又没害人,他不会杀我的。还有啊,你不要兔子兔子地叫,我有名字的,我叫小白。”

      祈云很快穿好了衣裳,目光看过去,见凌风一道背影立于黑夜中,他竟是这般听她的话,不曾转身。

      祈云站起身来,走过去,伸手拍拍凌风的肩膀,可凌风仍旧不动,只问了句:“你换好了吗?”

      祈云无奈,只能绕到他面前:[我换好了。]

      那一身衣裳,与她之前买的极为相似,想来凌风就是按着她之前那套去买的,也合身。

      凌风道:“天色已黑,你暂留此地,明日一早我送你回去。”

      祈云忍不住问他:[你我萍水相逢,你几次救我护我,我……不知该如何报答。]

      凌风道:“我乃神族,护佑弱小苍生是为职责,无需言谢。”

      祈云:“……”

      于凌风而言,她确是弱小苍生。

      祈云未再多言,寻了篝火旁一处地方,合衣躺下,不知怎的,身子渐沉,不出片刻便没了知觉。

      凌风很快便发觉祈云的异常。她脸色酡红,汗水沁湿后背,浑身微微地颤抖。凌风叫了她几次,她皆醒不过来,即便催动灵力,也无法将她唤醒。

      凌风第一次遇见此种情形。

      那见多识广的兔子绕着祈云转了几圈,嗅一嗅,恍然大悟:“她是中了那个妖兽的毒了。”

      凌风道:“中毒?如何能解?”

      小白“啧”了一声:“这个毒……有点下流。”

      凌风不解:“什么?”

      “是情毒,就是那种……嗯,就像人间的春药,催情的。”小白见凌风一脸懵懂,“哎,春药就是催动男女交合的药。但这个毒是在梦里下,就是要她在梦里找个男人交合。”

      凌风问:“去何处能找到男人,让他进入祈云梦里?”

      小白瞪他:“你不是男的么?”

      “不可。我乃神族,不可谈情欲之事,更不能行男女之事。”凌风一本正经道。

      小白气道:“没真的让你跟她交合,就是在她梦里,梦里你知道不?就是假的,她醒了什么都不会记得的。你不救她,她就会深陷梦境,醒不来了。”

      凌风皱起眉头来:“我不懂交合之事。”

      小白:“……”

      祈云眼前一片茫茫雾气,她不知此处为何处,亦不记得自己如何来了这里。她走了几步,却觉身子软绵,进而滚烫难耐,她蜷着身子与各种不适对抗,体内滚烫燥热的感觉却愈加清晰。

      祈云开始在地上翻滚。她从未体验过这般感受,如有千万只蚂蚁啃咬她的身体,很痒,又痛得很。腿心处萌生酥痒的感觉,很快她便感觉到湿意。她未经人事,不知这是为何,心里恐惧得很,又本能地生出羞耻之感来。

      她究竟是怎么了……

      前方雾气散开一道口子,祈云看到凌风向她走来,立于她身畔,而后蹲了下来。

      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叫嚣,祈云伸出手去,抓了凌风的衣角,她想求他救她,可她说不了话,泪水自眼眸淌下,手指往凌风的手抓去,一碰到他,不知为何,竟觉得冰凉舒服得很。

      祈云意识已然混沌,她无从思索眼前的情形,只随本心去做,直起上身抱住凌风。

      他身上的清凉,是她此刻唯一想要的。

      [谢谢大家的珍珠~继续求投喂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