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核桃 - 005交合(H) 与神同衾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祈云已然忘了人神之隔。

      她身上难受得紧,燥热与酥麻的感觉过于深刻,又伴了些微微的疼痛,而凌风是缓解她所有痛楚的良药。

      祈云已无法思考何时该做何事不该做,梦境如真如幻的迷蒙更令她胆子大了不少,更加无法抵御诱惑。

      叁两下,祈云便将凌风上衣扯开了领口,酡红的脸颊贴在她胸膛冰凉的肌肤上,渐感舒适。

      她毫无章法,凌风的衣服被她扯得乱七八糟的,她又哪有精力去思考该怎么给一个男人解开衣裳。

      凌风本可以推开她,她力气那般小,只需轻轻一推,便能让她近不了身,可凌风是自愿入了她的梦,便会予取予求。

      祈云更加放肆了,脸颊在凌风的肌肤上蹭了许久还不够,胡乱将自己的衣衫解开了,胜雪的肌肤微沁香汗,双肩膀微抖,她胸前挂了一件薄薄的肚抹胸,抱了凌风的腰,滑嫩的胳膊在他胸前蹭,愈加不满足,又转了身子,胸脯隔了那层薄薄的布料贴在他胸口。

      她宛如含苞欲放的花苞,蜷缩在他广阔坚实的怀抱里,细嫩的肌肤贴在他冰凉的皮肉上。

      男人大概都会把持不住。

      可凌风是神族,无爱无欲。

      他没有该有的燥热,亦没有汹涌喷薄的勃起,怀里的祈云脸色红润,双眸迷离,泪水盈盈,朱唇粉嫩。可他心生的悲悯自神性而来。

      神者,生来就该悯万民,怜苍生吗?

      可止元上神教导他,神族无情无爱,无欲无求,既无情,又如何能怜悯苍生?

      凌风不懂。

      可他能肯定,他不忍怀中的姑娘如此难受下去,更不忍眼睁睁看她坠入梦魇永不能醒。

      这,就是悲悯吗?

      凌风没有推开祈云,却也没有主动做些什么。

      直到祈云将他推到在了地上。他没料到祈云的力气还是够的,竟能将他推倒。

      祈云双手在发抖,事实上,她浑身都在抖。

      祈云颤抖的双手扯下了凌风的亵裤。

      那只见多识广的兔子已将交合之法告知予凌风,凌风清楚接下去会发生合适。男女欢爱,不过靠的是彼此隐秘之处的相嵌,以他多出之处,如她所敞之地。

      可祈云却没了动作。

      她已能清楚瞧见凌风胯间的那团肉,隐于幽深毛发之下,那是解救她的唯一之法,她两腿间似有什么在叫嚣,不停叫喊着,快靠过去,快靠过去。

      可凌风只看到她的无措与茫然。她脸上还挂着泪,眼睛已然红肿了,抖得厉害,明明难受得近乎崩溃,却未再进一步。

      凌风翻身而上,将她压于身下,他眸中映入了她的模样,唤了她的名字:“祈云。”

      往后许多时日,凌风始终想不明白,他既为神族,那么那顷刻间的一股冲动缘何而来?

      从前止元上神与姜木上神为座下神族讲论神道,将其上古大神座下有一爱将,骁勇善战。一日,神将过人界,见人界一朵春花开得正好,不禁嘴角微扬,轻然一笑。古神因此将神将贬入大荒,让他去赎动了烦心之罪。

      凌风从不明白,神族天生无欲,又为何会动凡心。他因祈云而萌生的这一瞬冲动,是否亦是凡心?

      凌风解了祈云的亵裤。他的手掌附上她的脸颊,她的眼神却更迷离了。

      凌风记得那兔子与他说的一切。他握了祈云的双膝,将她双腿掰开,身子挤入其间。

      女子密林下的风光娇嫩滴水,一道缝紧闭合起,真如欲放的花朵一般。

      凌风一只手戳动自己跨间的肉,待它昂立起来,便往祈云的密林深处抵去。他花了些功夫,手指在她两瓣花叶之间找寻,寻到那处穴口,巨龙贴过去之时,却又难以贴合穴口。他只得再寻一遍。

      祈云一双手抓着他的胳膊,下唇就要被牙齿咬出印子来了。她似乎很压抑,很痛苦。

      如此反复几次,终而在祈云嘶哑的呻吟声中探进了那个穴口。

      祈云喉间的声响大起来。

      她说不了话,可痛吟的声音却清晰入凌风的耳。

      凌风微微蹙起眉头,她……似乎很痛。

      此刻温暖柔软的迭肉包裹着他的巨龙,那感觉算不上很每秒,因祈云这穴道太紧了,紧紧扒住他分身的皮肉,他寸步难行。

      凌风不解,都道男女欢爱,欲仙欲死,可祈云这般痛苦,他亦这般不好受,究竟何来“欢”?

      如今不是深究这些的事情。

      凌风将祈云两腿抱在臂弯里,下身一挺,巨龙之首冲破穴肉的阻拦,穿身而入,他后知后觉,彻底贯入她花穴深处,才觉方才是穿破了一层薄薄的什么。

      是因为刺破她穴中的阻拦,所以她才这般疼痛吗?

      祈云的泪水沾湿了贴在脸颊的黑发,她额上满是汗水,双眸饱含祈求看着凌风。

      她太疼了。

      从小到大,祈云受过许多苦,也忍了许多疼。可此刻凌风带给她的疼,与那些疼痛都不一样。他像是从她身体深处将她撕开了一般,这撕裂的痛无从排解,她寻不到伤口,便无法止痛。凌风嵌在她身体里的东西,如烙铁一般,滚烫又霸道,她退不得,进不得,只能含着它,又痛又酸胀。

      疼痛令她四肢微微蜷缩起来,凌风却不懂该如何做,她才能不疼。他俯下身去,手指抚开她脸颊的黑发,低声问:“很疼?”

      祈云点了头。

      “是否还有其他的不适?”凌风问她。

      祈云忽而反应过来,她身上原本的燥热与酥麻褪去了不少,竟是要这样才能缓解她原先的不适吗?

      祈云眼眸含泪,摇了摇头。

      凌风又问她:“要继续吗?”

      祈云眼眸一颤,一时间陷入纠结中。她还在渴望什么?她身体里那些不满源于什么?

      只有凌风能满足她。

      祈云捧着他的脸颊,仰起头来,在他额上吻了吻。

      继续吧。

      凌风握了她的腰肢,耸动起来。

      男女之间最原始的律动,在这个沉沉梦境中富有节奏地开始。

      抽泣低吟轻微而响,肉体的碰撞时而搅出恼人的声响来。

      祈云迷失在梦与现实的混沌中,身体的燥热已然褪去,花心的疼痛却逐渐被莫名的感觉所代替。

      祈云闭上眼睛,感受凌风带给她的一切。

      [谢谢宝子们!继续求猪猪~]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