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核桃 - 006难辨 与神同衾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祈云难以面对凌风。

      她昨夜做了一个梦,梦中她所行荒唐得很,虽只余下模模糊糊的记忆,可她仍能记得梦境里那些难以启齿之事。

      她不知羞地扒了凌风的衣裳,还与他共赴云雨……

      祈云有些懊恼地皱起秀眉。她不该做这样的梦,她怎能对凌风有所肖想?且不说他们萍水相逢,她不该对刚认识一天的男子心生淫欲,仅就凌风的身份而论,她连一丝一毫的念头都不该有。

      他是神族,神灵与人有天地之别,她怎可亵渎神明?

      祈云心里纠结这些事情,整个人恍恍惚惚,走了几步竟撞在前方凌风的后背。

      “!”祈云赶紧后退了几步,低头不敢看他、

      凌风停步回头问她:“是我走太慢了吗?”

      祈云大惊:[不,不是。对不起,是我没留神。]

      凌风道:“哦,注意脚下。”祈云抬眸,又撞见他那双澄澈的眼眸,心道,她真该死,上神这般心如明镜,她怎能有那样肮脏的念头。

      被她一路揣在手里的小白伸直了一对兔耳朵:“啧啧啧,你完了,你思春,思的还是上神。”

      祈云瞪他,无奈双手抱着他,没法用手语。

      “你别瞪我啊。”小白动了动耳朵,“上神玉树临风,又救你性命,你对他动心很正常。他这模样行走江湖,指不定有多少少女为之倾倒。只可惜啊,人家是神族。”

      祈云:“……”

      是这样吗?是因为他两次救她死里逃生,所以她对他心生仰慕之情,才会做那样的梦?

      若真如此,那她倒是可以松一口气,毕竟仰慕救命恩人,还谈不上爱慕。

      “你可别爱上他啊。”小白忽而提醒了一句,“否则真会要你命的。那个家伙没有感情的。”

      祈云笑了一笑,未理会小白。

      往前再走一段路,凌风转过头来看祈云:“前方有岔路,你住何处?”

      祈云将小白放下:[我未出过山门,此次一路在轿中,无法确定。不如我们在此稍作歇息,若能遇路人,待问过青山上云门该往何处走,再做决定。]

      凌风眼眸盯着祈云看了片刻,祈云心慌意乱,赶紧偏过脸去,却听见凌风说道:“原来你是上云门的弟子。”

      祈云惊讶:[上神听过?]

      “嗯。”凌风道,那便稍作休息。”

      他寻了一处地方坐下,闭目养神。祈云以他是在修整灵力,便不去打扰他,抱了小白坐到另一侧的大石头上,从随身包裹里取了些胡萝卜出来:[你这兔子好奇怪,兔子都不爱吃胡萝卜,你怎的这么喜欢?]

      小白抱了胡萝卜就跑:“我就喜欢,要你管。”叁两下蹦到凌风脚跟,啃起萝卜来。

      凌风睁开了眼睛。

      “原来你不是在修灵啊?”小白道,“你该不会对昨晚梦里的事情念念不忘了吧?那可不行,你会给她和自己带来灭顶之灾的。”

      凌风神色淡漠,道:“她很奇怪。”

      小白问下去,凌风却未再说了。

      凌风目光微动,落在祈云身上,她只是一介凡人,可她怎么会……

      若不是昨夜入了她的梦,他断不会发现,她的生命之魂竟是一股至清至纯的灵力。

      唯有神界,拥有至清灵力。

      人有叁魂七魄,生魂、觉魂、智魂,叁魂生出七魄,掌人之七窍。人族的叁魂由浊气而来,与神族至清灵力全然不同。

      可祈云的生魂竟由至清灵力而成,其他二魂却是浊气所生,浊气掩盖了她掌她生死的生魂,顾旁人难以察觉。且人界不曾享有至清灵气,自然不懂得这灵力的特殊。

      亘古以来,即便曾有神族与人违禁犯律结合生子,可那孩子叁魂七魄必定皆是浊气,而非至清之气。

      祈云是至清灵力与浊气的拼凑之身,这……不可能具有生命力,更不可能具有人族的躯体。她究竟是怎么来的?

      另有一事,令凌风大感不安。

      昨日那凶手给祈云所下的梦魇之毒,需以九叶梦花为引,那花……只生长在神界荒芜之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