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箫 - 第1节 宫阙有贪欢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宫阙有贪欢》

      作者:荔箫

      第1章 雪夜

      大宁朝元德四十七年,隆冬腊月夜,大雪纷飞。

      简陋的宫室里灯火昏黄,顾燕时满面愁容地坐在床边茶榻上,怀里抱着琵琶,抚弄得心不在焉。

      她才刚过及笄之年,眉目间犹有三分稚气,却已姿色出众,身形曼妙,犹若仙灵。

      房里已没有茶叶可用了。

      宫女兰月倒了盏热水放在她身侧的茶榻上,轻轻开口:“奴婢皆已帮姑娘打听好了,只看姑娘要不要去了。”

      琵琶“铮”地一声止音,顾燕时薄唇微抿,羽睫低垂,沉默了半晌,瓮声瓮气地吐出一个字:“去。”

      言毕她便起身,一语不发地行至妆台前,任由兰月帮她重新梳妆,梳一个好看些、能见人的发髻。

      但其实,她并没有几件首饰可用。

      先帝早年英明神武,晚年却昏聩之至,沉迷美色。至他离世之时,后宫妃嫔已足有四百余人。

      若依旧例,嫔以下的妃嫔都当尊为太嫔,可因人数实在太多,新君只得按礼部所言加置了“太贵人”之位,用来安置她们这些位份不高也无子女的小嫔妃。

      最后足足封了三百七十二位太贵人。

      历来用于奉养太妃太嫔们的寿安宫因而被塞得满满当当,原可随居其中的宫人们不得不尽数搬了出去,以便将看得过眼的宫室腾出来,供她们这些太贵人居住。

      可这终究不是个办法。

      三百七十二位太贵人的衣食所需、例银俸禄加起来,直让国库吃不消。

      眼下先帝的百日热孝未过,宫中已有些传言飘开,说待得百日孝期过去、最多捱到二月二龙抬头之后,宫中便要将她们这些太贵人遣散了。

      此话一出,寿安宫中一片哗然。原以为能在宫中安度此生的太贵人们顿时忙碌起来,不想离宫的大有人在,一时间便各显神通各寻门路,想看看能不能博个机会留在宫里。

      顾燕时与她们却不太一样。

      她不是不想离宫,是不能离宫。

      待得梳妆妥当,兰月又从衣柜里为她取出衣裙来。

      百日热孝未过,宫中上下的衣衫都是素白的。这倒也好,至少都是为着孝期新制的衣裳,好过那几身洗得半旧的宫装。

      穿戴整齐,顾燕时推门而出,寒风裹挟夜雪扑面而来,刮得她水眸眯住。兰月及时撑开绸伞遮住,待这阵疾风过去,主仆两个一并出了门。

      宫道上,碎琼乱玉早已铺满金瓦青砖。雪还在继续下着,夜幕上阴云浓重,遮挡得月色不见踪影。

      寿安宫在皇宫东北面,与太子所用的东宫相距不远。顾燕时要去的地方则在西北边,步行过去要走上许久。

      是以二人行至院门前时天色更黑了些,雪还在下,顾燕时怀抱着琵琶,手早已冻得发僵。

      抬眸望了眼面前的院门,她秀眉微蹙:“连牌匾也没有,你没找错?”

      “没找错。”兰月颇有信心,“奴婢找人细细打听了的。”

      语毕她就要上前叩门,被顾燕时伸手一挡。

      “我自己去吧。”顾燕时声音轻轻,在风雪中显得愈发柔弱,“咱是托人办事,若他有所求,人少些方便说话。”

      兰月想想,觉得也对,便颔首:“那奴婢就在这儿等着,姑娘若有事喊奴婢一声。”

      “嗯。”顾燕时点点头,径自上前,叩响门环。

      “笃笃笃”,门响了三声,她等了等,里面并无人应。顾燕时略作迟疑,试着伸手推了下门。

      门没上闩,半掩着,一推就开了。

      前院黑漆漆的,不仅无人,连盏灯也没燃。她凝神静想,知晓掌事多半在内院正屋居住,便沿着墙往后院去。

      刚踏过前后院间狭窄的木门,黑暗中,语声一响:“什么人?”

      是男人的声音,嗓音低沉,贯穿风雪,令顾燕时后脊一僵。

      她顿住脚,回过神,咫尺之遥的墙边阴影下有道人影,但看不清面容。

      “我……”顾燕时莫名地紧张,定了定神,说了半个谎,“我是做杂役的宫女,学了些琵琶,想进教坊,特来找教坊的江公公。”

      “教坊?”

      他声音中略带疑色,顾燕时察觉异样:“……这不是教坊?”

      “不是。”

      他言简意赅。

      顾燕时又问:“那请问教坊如何走?”

      隐于黑暗的男子滞了下。他好像懒于多言,却又想赶紧让她走,惜字如金地吐了四个字:“往西,不远。”

      “多谢。”顾燕时福身,这便匆匆走了。二人擦肩而过的刹那,男子的目光触及她怀中的琵琶,骤然一凛。

      酸枝木,象牙颈,描得精致的燕子衔泥银纹,这琵琶价值不菲。

      他眸中不禁渗出凌意,投到她的背影上,她行色匆匆,片刻间已走出去很远。

      “陛下。”一声轻唤。

      男子侧首,一宦官撑着伞疾步上前,小心询问:“陈宾说会再尽力一试。风雪这样大,陛下还是先回吧。”

      说话间,他也注意到那尚未走出院门的女子背影,神色一震:“那是……”

      “没事。”皇帝神色平淡无波,“是个宫女,走错了。”

      宦官惊疑未平,抬眸扫了眼他的神情,终未再说什么。

      “吱呀”一声,院门再度打开。等在外头的兰月猛地回过身,看到顾燕时,一愣:“这么快?”

      “我就说走错了。”顾燕时摇摇头,“教坊还要更往西一些,我们速去速回。”

      兰月哑了哑,望了眼面前的院门,又看看顾燕时,脸色一时有些窘迫。顾燕时倒没怪她,默不作声地往前走去,如此又行了小半刻,终于到了教坊。

      正值先皇热孝,各宫乃至京中达官显贵的府里都听不到什么歌声乐声,教坊却并不得歇。

      因为热孝眼瞧着就要过了,继而便是年关。这是新君登基后的第一个新年,自要大办,方显万象更新。

      犹是顾燕时自己上前叩的门,这回院门很快就开了,一年轻宦侍探出头来:“姑娘是……”

      “我有事求江公公。”她边说边伸手,塞了两块碎银过去。

      拜先帝晚年时的昏聩所赐,宫中塞钱办事已成约定俗成的规矩。那宦侍见此心领神会,便不再拦,笑意满面地敞开门:“姑娘一直往里走,最内进的院子,正屋就是江公公的住处了。”

      “多谢。”顾燕时谢过他,疾行入内。一路歌声乐声不绝于耳,若抬眸去看,常能看到舞姬们投在窗纸上的婀娜身姿。

      此情此景,让她有些不安。

      她自问琵琶弹得不错,可放到这教坊来,也不知能否入得了掌事的眼。

      况且,听闻此番求到教坊来的太贵人也很多。

      她边想边迈进内院院门,廊下侍立的宦官看见她,即刻迎上来:“你干什么的?”

      “我是寿安宫的太贵人顾氏。”顾燕时边说边又塞了两块碎银过去,“有事求见江公公。”

      眼前的宦官瞧了瞧手里的碎银,还算像样地拱了拱手:“太贵人稍候。”

      言毕他就进了屋,不多时复又折出来,躬身:“太贵人请。”

      顾燕时颔一颔首,步入门中。再由门内的宦官领着往右一拐,进了卧房。

      年逾四十的教坊掌事江德阳正大腹便便地坐在茶榻上由小宦官伺候着泡脚,看见她也懒得起身,只拱了拱手:“太贵人安。”

      顾燕时低着头上前,直截了当地将两张银票放在了他手边的茶榻上。

      五十两。

      江德阳扫了眼,没说话。

      身边侍立的小宦官瞟了眼榻桌,抑扬顿挫地开口:“哟,公公的茶喝完了。”

      这话说着,他却没动。

      顾燕时浅浅一滞,自明其意。

      但稳住了心神,只作未觉。

      旁边的小宦官见状,睇了眼江德阳的神情,自去沏了新茶。

      江德阳的目光则落在顾燕时面上,眼底的欲望毫不掩饰。

      不得不说,这个长得格外好看,称得上人间尤物。

      只是还有几分清高。

      他下意识地舔了下嘴唇。他们这些太监,就喜欢清高一点的。

      欣赏须臾,江德阳终于开了金口:“大晚上的,外头又下着雪,不知太贵人来我这教坊有何贵干?”

      顾燕时退开半步,眼帘低垂,面容沉静:“宫中的一些传言,想必公公也有所耳闻,我便不再多言耽误公公时间了,只请公公帮一帮我,我不能出宫。”

      江德阳轻笑了声,目光落在她娇俏的面容上。

      “怎么就不能出宫了?”他悠然端起茶盏,抿了口茶,又搁下。

      “我爹……”顾燕时听到他吞咽茶水的声音,心中莫名的不适,声音不由顿了顿,“我爹出了些事,需我留在宫中才可平安。”

      她含糊其辞,转而又言:“我琵琶弹得尚可,先帝也称赞过,想是不会丢教坊的人,便先弹来给公公听一听。”

      她说着,双臂微动,手挪到弦上。

      江德阳却摇头:“哎——”他还是那副悠哉的神情,“不必。”

      顾燕时浅怔,柔荑顿住。

      他又饮了口茶:“我这教坊,不缺乐姬。若说为钱办事,太贵人这钱……”他睃着那两张银票笑了声,“又还不够我出去吃顿好的。”

      顾燕时道他要拒绝,心下一急:“若公公肯帮忙……”

      江德阳话锋一转:“但太贵人家中遭难,咱也不是见死不救的人,愿意帮太贵人一把。”

      说着他挥了下手,屏退了跪在洗脚盆前为他揉脚的小宦官。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