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花狂流 - 分卷(8) 滴,毒莲花已上线[快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如此粗暴的动手并不像林母往日的风格,可见其深受刺激,然而正是这一举动彻底激怒了虞煜。

      对于林秀芳,虞煜的心态也挺复杂,毕竟在失去记忆的近十年里,他是真的有把对方当做自己的母亲看待过,甚至还为她常年待在学校却很少关心自己,而暗暗生过闷气。

      哪怕周末好不容易和林秀芳说上一次话,对方要么是提醒他哪里做得不够好、不够优秀,要么是惩罚他不许吃晚饭,好好反省做错了什么,接下来该如何列计划改进,极少见到安抚性的鼓励。

      他依旧可笑而卑微地期待着来自母亲的随口夸赞,仅仅一句也好。

      不过这些情绪都只是曾经了,现在虞煜已经可以平静如水地从客观立场上审视这段关系,也重新审视林母这个角色。

      平心而论,林母的确是个非常恪尽职守,也可以称得上是优秀的高中老师,虽以严厉著称,但无可否认有许多学生感激她在课堂上的专业教诲与课后的一心付出。

      只可惜,她在自己热爱的岗位上奉献了太多的光与热,以至于除了提供基本的物质条件外,再没有更多心力在生活上多加照顾自己唯一的孩子,更别说进一步涉及到其他更为细腻的领域。

      也许她并非不爱自己的孩子,只是愈是深爱愈是要求严格,又采取了错误的对待方式,以惩罚代替耐心规劝与教导谁知道呢?

      曾经的林玉迷惘过,不解过,甚至在心底或许有过几分不能言明的埋怨。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习惯了母亲这个角色的常年缺位。

      正如,他一点点习惯生活中有柯子夜的存在一样。

      而当某一天,林玉重新变为虞煜,身份认知变化的影响下,这份本就不够亲密的亲情,在缺乏耐心维系的情况下,或许只能一步步拐向趋近破碎的轨道。

      停下吧。虞煜伸手拦住林母,将有些不知所措的柯子夜护在身后。

      小玉他的力气是林秀芳超乎想象的大,这令她觉得自己似乎从来没有看清过心目中那个乖巧懂事的女儿。

      和柯子夜没有关系,母亲,我只是希望您能明白,我不是你的工具人。虞煜第一次,在林秀芳面前展露如此超乎寻常的冷淡语气,您希望我能够少给你添麻烦,可以,我可以自己独立,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不需要麻烦你多操心照顾我。

      您希望我一直保持乖巧懂事,好的,我会变得温柔、顺从、遵规守矩,做一个听话的好孩子。

      您不许我随便交其他你不认识不了解的朋友,没问题,那我就只和柯子夜来往,他你总该知根知底。

      从说话到走路,从发型到交友,方方面面,您给我划定了那么多条条框框,这也不许那也不行,一心想把我修剪成你心中唯一的模样,却连一点点的不同意见也不愿意听,不是暴跳如雷就是施与惩罚母亲,您不认为自己有点太过分了吗?

      从前虞煜会对原著女主的软弱可欺百思不得其解,他无法想象,为什么一个自由的人能够胆怯到无法将内心的真实想法诉诸于口,甚至发展到不敢拒绝任何一个人的请求或要求的地步。

      可是,当他本人真的亲身体验过一次林玉的成长经历后,他似乎有点能够理解为什么女主会被养成那副令人恨铁不成钢的性子了。

      为了符合您的期待,我已经尽我所能地做到了最好,可是现在,我连唯一的朋友都一言不合要被您剥夺甚至连详情都不肯问一下。

      这就是您对我表达关心的唯一方式吗?

      闭嘴!我说闭嘴你没有听到吗?!

      林秀芳彻底方寸大乱,心乱如麻。

      第15章 霸总(15)

      争执声逐渐引来过路人好奇目光,林秀芳却无暇顾忌。

      她脑海中仿佛有千万条丝线纠缠在一起,怎么都清理不出一条通畅的道路。

      用手压住头疼欲裂的额头,林秀芳的神情有些恍惚:是我这些年错了?是我对你关心太少,性格太强势吗?

      一边后退,嘴里一边喃喃念着,她不顾面前站着的虞煜与柯子夜,摇摇晃晃地转身离去,背影宛如游魂。

      分不清是怒火,亦或是被尖锐话语深深刺激。

      林秀芳只觉得眼下一片迷茫,原本规划好的蓝图被骤然撕毁,绑在手中的风筝也在奋力摆动羽翼想要挣脱束缚

      也许她真该从忙碌中抽出时间好好冷静,思索到底为什么会发展成如今这番光景。

      阿玉你没事吧。

      柯子夜犹疑着,想要搭上身前之人的肩膀,表示安慰。

      指尖在即将触及前,却如同被火灼伤,瑟缩一下,闪电般缩回去。

      他忍住羞赧,悄然将手背在身后,只是低声询问虞煜的感受。

      虞煜轻轻摇头,给他一个微笑,示意自己没有关系:冷静一下也好,你是知道的,这些年来我与她的关系究竟怎样。

      不算晚上同住一栋房屋的睡觉时间,论与他的相处,林母恐怕连柯子夜的零头都比不上。

      都是因为我一时冲动。虞煜没有责怪他,柯子夜还是格外内疚。

      相处这么多年,他知道,虞煜其实是个很害怕麻烦的人,很多事情他不是不明白,不过懒得去计较。

      柯子夜无法接受,自己会成为打破虞煜平静生活的开端。

      明明最初是想要保护他,可是面对阿玉的母亲,他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糟透了。

      我都说过和你无关,我早就想跟她谈一谈,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机。

      虞煜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低头逗他:来,给我笑一个,愁眉苦脸的多难看啊小朋友。

      你你你!柯子夜的脸蛋瞬间爆红,你才是小朋友!

      他的注意力瞬间被虞煜贴近过来的气息引走,满脑子晕乎乎地不着四六。

      明明你以前要比我矮一点,为什么最近忽然窜个头了?感受到轻微的身高压制,柯子夜非常不服气,哼,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你!

      好呀,那我等你超过我的那一天。虞煜忍着笑揉他头发。

      认真回想一下很多年后的柯子夜,似乎的确要比他高几公分。

      也对,毕竟是言情男主的配置,从相貌到身高自身条件绝对得是顶级优越。

      尤其是身为男主,可以穷,可以身世凄惨,但是绝对不能没有一张优越异常的帅脸!

      啧,莫名有些不爽。

      轻点,疼。柯子夜委委屈屈,并不敢反抗在头上乱揉的手,其实也没有特别疼。

      别说反抗,他简直心花怒放好嘛,就是虞煜的力气有点超乎想象,实在是有点又疼(生理上)又爽(心理上)。

      思绪飘开,结果一不小心手上就没控制住力气的虞煜:呃。

      为了将自己从尴尬中解救出来,虞煜强行装作无事发生,迅速松开手,切话题转移关注焦点:接下来我们去哪?

      我母亲今天破天荒请了假,我们暂时不要回家比较好,万一碰面又得吵架。

      要不,先去你家先待着?

      不,我讨厌那个地方。

      柯子夜神色晦暗一瞬,倏地想起什么,表情飞扬起来:我带你去个好地方,是我偶然发现的秘密基地,我打赌你肯定会喜欢!

      秘密基地?虞煜诧异道,你天天和我待在一起,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

      总之你跟着我就是了!柯子夜吭哧两声,没憋出什么合适的其他理由,只好用撒娇**试图萌混过关,好不好嘛,阿玉!

      虞煜:好。

      见虞煜没有再多加追问,柯子夜暗自松了口气,在心底悄悄比个胜利的v字!

      果然,他就知道阿玉吃软不吃硬~

      却浑然不知,看似若无其事的虞煜其实心里憋得简直快要内伤了!

      怎么办,一想起后世那个冷峻酷哥,再对比一下眼前正努力撒娇的阳光少年简直判若两人,精分再世啊!

      如果现在回到之前的时间线,柯子夜对他毫无之前的威慑力可言,光是记下的黑历史小本本就足够他喝一壶的。

      好吧,他自己黑历史也不少,大概率是互相伤害,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玩笑归玩笑,回归正题。

      到底中间经历了怎样的变故,才能够让一个人的性格变化如此之大?

      当初与柯子夜初见时的场面,忽然浮现在虞煜的脑海。

      虽然其间充斥着各种尴尬的小事故,他当时更是全程保持懵逼状态,现在想来,无疑间提供了许多线索。

      柯子夜之前提到的突然离开,华霄集团,还有多出来的异母妹妹

      虞煜若有所思。

      哗啦哗啦

      和着波涛优雅而有节奏感的旋律,海风吹来潮湿的空气,带着海滨地区特有的咸涩滋味。

      今天恰是阴天,太阳懒洋洋地在云层间半遮半掩,晨风迎面扑在脸上,留下一个浅尝辄止的吻,而脚底感觉到柔软与新鲜。

      走在沙滩上,聆听大自然的奏鸣曲,感受如画般的水天相接,悲伤的心绪自然而然地得到开解,心胸间只余朗阔与舒怀。

      怎么样?

      少年的柯子夜张开双臂,在海滩上肆意奔跑,开心地大笑起来。

      我喜欢

      远远地飘来模糊不清的话语。

      他宛如一只骤然解开束缚的小兽,徜徉在乐园中,自由自在地撒着欢儿这样美好而充满活力的场景,令虞煜不自觉地弯起眼睛。

      真好,自由啊

      虞煜信步走近海岸,踩上一块饱经风霜的岩石,找好重心稳定住身体。

      喂

      我讨厌这个世界

      我想做回真正的自己

      学着柯子夜的,他也将两只手在嘴巴前握成喇叭状。

      将心中一直隐藏着、压抑着的情绪痛快宣泄出来,让呼喊飘散在辽阔到仿佛没有边际的大海中,带走一切烦恼与忧愁。

      面对美景而心情激荡的他,并没有注意到身后怔怔凝视着他的身影。

      那是刚跑回来的柯子夜。

      喘着小小的粗气,却努力想要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丝毫大的动静打扰到面前之景。

      呼吸着新鲜的海风,欣赏着灿金色阳光下,仿佛最高超的画师用绝妙技法一笔一触细心绘就的蔚蓝色粼粼油画,虞煜的脸上流露出纯然的喜悦。

      柯子夜静静落在身后一步,微微仰着头,看风景,更看与美丽风景巧妙融为一体的他。

      那目光中闪动着的柔柔波光,恰与雪白的浪花交相辉映。

      第16章 霸总(16)

      良久,虞煜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十分惬意。

      转身跳下岩石,还没落稳,他险些被悄无声息立在面前的身影吓了一跳。

      一瞧是柯子夜,虞煜这才放下心,顺手敲一下他的额头:你呆呆地站在这干嘛呢?不会是想嘲笑我幼稚吧。

      想起这一遭,虞煜老脸一红。

      刚刚对海大喊确实很傻,幸好他还顶着个未成年壳子,随便浪都能说是符合年龄,毕竟中二病嘛。

      反正他早试验过,不知道为什么,只有在柯子夜面前崩人设也不扣能量点,反倒随着隐藏好感度的提高,还能时不时贡献三五点被薅的羊毛。

      积少成多,亏了柯子夜的福,111才能从低能耗休眠状态提早苏醒。

      对此,111查遍数据库也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它数据库本身就丢了十之**,查不明白很正常。

      它又不敢去问世界之灵,万一外挂被gm查封,那111连最后抱着虞煜大腿凄凄惨惨哭诉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因能量耗尽再次被迫陷入沉睡,场面未免太过悲伤。

      啊,没有没有!柯子夜从脑内幻想中回过神,拼命摆手试图证明自己的清白,我只是只是刚跑完回来有些累,嗯,休息一下就好了。

      结结巴巴好不容易把理由凑完,他脸又开始不自觉地泛红。

      至于真实理由这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万一让阿玉认为,他是个只看脸的轻浮之人怎么办?

      一碰上虞煜,少年的小脑袋瓜里总是转悠着诸多必要、不必要的担心,患得患失得简直要命。

      嗯?虞煜狐疑地扫视一圈柯子夜,见他除了因刚运动过脸色有些微微红润外,的确没有其他异样,便没有继续追问。

      他真心实意地道谢:我觉得心情好多了,谢谢你带我过来。

      这片滨海沙滩,是即将完工的城市沙滩景区的一部分。

      地处偏僻,与游乐设施之间又被嶙峋的海崖所隔开,就连施工噪音也因距离缘故消弭大半,剩下部分则被海浪的哗啦声尽数遮掩过去。

      相较正在施工的邻地,这里人烟稀少、格外幽静,特别适宜欣赏风景,放松心情。

      你喜欢就好!

      听到虞煜这么说,柯子夜眼巴巴求表扬的小心思瞬间得到满足,他笑眯了眼:我上次离家出走,可不是漫无目的瞎转悠呃!

      兴致高昂的话语忽然卡在半空中,不上不下,宛如磁带卡机。

      阿玉柯子夜的笑容一点点消失,小心翼翼看向虞煜,心中懊恼由于太过高兴,一不留神就说了漏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