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花狂流 - 分卷(101) 滴,毒莲花已上线[快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他甚至靠这些听来的消息,和其中一个游客换来了手绘地图,地图上总结了鲛人最有可能出没的地点,并且很贴心的标注了最佳探寻时间。

      您这份地图是从哪里得来的呢?虞煜背靠在离悬崖尽头有一段距离的栏杆上,举起汽水,向脖子上挂着高级照相机的墨镜大叔示意。

      身后,海风猎猎吹舞着他因未修理而略长的发尾,有种颓丧的凌乱感,又富有属于艺术家的忧郁气息。

      在一个村民家中得来的,我听了个关于鲛人的故事,他便把这个地图送给了我。墨镜大叔也举起汽水,摇了摇翘起的易拉罐口,cheers,年轻的帅小伙!

      他一口咽下含在口中的冰凉汽水,仰起头注视着不远处的七层旅馆。

      真幸运啊,竟然能够住在顶层,像我这样的穷酸记者,可申请不到足以支付昂贵房费的采风经费。大叔感慨道。

      听说当初那个大主播就是住在这个顶层房间里,透过落地窗看见了鲛人出没,才匆匆出门,在栏杆这儿拍到了视频。

      类似的描述,虞煜已经听过很多遍。

      当初他执意选择预定海景房,也有受这个因素影响的考虑在内。

      然而昨晚他在房间内住了一夜,即使因海浪波涛声而失眠了半宿,最后干脆来到窗边,扶框凝视着无月夜晚下的崖下巨浪翻滚,也没见到丝毫鲛人出没的踪迹。

      虞煜仰头饮尽易拉罐中剩下的汽水,他冲大叔做了个道别的手势,找旅店老板去结两个人用餐消费的账。

      栏杆与旅店后门所夹的这块区域,被旅店老板装设成了露天休闲观赏区,白色的圆桌椅与海蓝色遮阳伞透露出海岸沙滩的风格。

      任意一项费用,也和旅游景区内商店的价格一样昂贵。

      晚上九点前,这个区域对外开放。

      九点以后,就只有旅馆内居住的客人能够进入了。

      李老板担心馨馨吹海风受凉,不许她出旅馆往这边来,也就是说九点以后,这里将是属于虞煜一个人的安静天地。

      坐在遮阳伞下,夜晚倾洒的伞影,将虞煜笼罩在仿佛无尽弥漫的黑暗里。

      紧接着亮起一盏鲛人泣珠造型的坠灯,在黑暗中硬生生抹去一圈模糊的圆。

      哗啦哗啦

      海浪一阵一阵地起伏着,敲打着韵律无常的自然节奏。

      虞煜的视线停留在着悬崖之上的冷硬金属栏杆,以及仿佛被栅栏锁住的漆黑夜海,许久,许久。

      他低下头,握住为奈若何特殊定制的电容笔。

      笔刷落下一笔又一笔,扫过骤然点亮的平板屏幕,很快铺出与眼前景色极其相似的深浅明度色块。

      与现实不同的是,画面中,在栏杆外侧上,趴着一个双臂交叉抱肘特别身影。

      黑发蓝眼的鲛人提起高耸的眉骨,满目不耐地甩着鱼尾,拍打着地面。

      下一格特写镜头里。

      英俊而上身赤i裸的鲛人绷紧手臂肌肉。

      再下一格。

      他一个飞身便跃入了栏杆里,落地化为双腿人形。

      唰,唰唰

      切换页面。

      人类。

      看起来与柔弱二字毫无关系的鲛人抬手向后抚平额前的黑色碎发,露出线条优越而锋利的下颌线。

      即使用敬辞,也难以掩盖宛如神灵造物的异种脸上那冰冷至极的神情。

      他露出宛如鲨鱼般的利牙,冷笑着提出了令人为难至极的命令,请饲养我。

      第一话的最后一幕。

      黑发蓝眼的鲛人浑身湿i漉i漉冒着水气,地上的尘土围绕着这个突然的闯入者,出现一圈不规则的浸湿水渍。

      以及随着他迈步靠近,而在身后留下的一串湿润足印。

      这个角色的眉眼里,依稀带有沈榭舟的影子。

      就连性格在某种方面也很是相似。

      趁灵感爆发,画完第一话的大致初稿,虞煜放下笔,活动了下酸麻的手腕,视线远眺。

      他怔怔地望了空荡荡的栏杆处好一会儿,低下头开始收东西,决定回到房间里再勾线细化亿点细节。

      这晚虞煜睡了一个好觉。

      哗啦啦不曾休止的海浪声,也无法打扰他的安眠。

      连续几日如此。

      一、二、三话,虞煜以泉客村为故事发生地点,以外来人的第一视角,描述了一个月下偶遇野性鲛人的刺激开篇。

      鲛人的角色形象,出现在虞煜思念恋人的时刻。

      孤身一人凝望着美丽的风景,他多么希望画能够成为现实

      目之所及的风景中不再只是空荡荡的死物,而当真出现他所念的那个人,鲜活地露出笑容,向他伸出期待邀约的手。

      当思念产生寂寞与痛苦,喷涌的灵感便在自我折磨中汹涌激荡。

      只有诉诸于画笔,虞煜才能获得片刻的安宁。

      一个星期后。

      著名插画师奈若何,突然一口气发布三话清新水彩风恋爱漫的消息,登上了无数绘画、约稿、社交app的热议。

      从画风独特,色彩运用十分大胆,多撞色,但又不杂乱,绚丽,极具冲击力的灵气插画师,堕落成去画一见钟情式爱死爱活狗血恋爱漫的恰饭作者,无数小粉丝捶胸顿足于奈奈太太的神格陨落。

      她是不是现实恋爱了?

      这个问题,在翌日夜晚登上了热搜第八位,下面全都是粉丝们的哀嚎与路人们的不解。

      虞煜没有搭理网络上的热议。

      他熟练地拉黑了无数私信账号,甚至没有回复某些保持长期良好合作关系的甲方消息。

      他的关注点,暂时落在眼前大开的窗户上。

      窗帘飘动。

      沿着窗户的位置一直往下,有一条长长的拖行水迹,延伸到地面,印在抛光后的木地板上。

      今夜,是个月圆之夜。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把剩下的章纲全写完啦,现实世界会比预计中要长一点点,正文结束后要补充写的,暂定两章番外。

      第132章 现实(5)

      虞煜屏住了呼吸。

      他其实并不相信泉客村里流传火热的, 关于鲛人出没的传说。

      即使他同样因为这个理由,一念之差,选择来到这里旅游散心。

      贪财而精明的旅店老板。

      人众皆知的最佳观赏位置, 口耳相传,仿佛不要钱般的广告。

      到处推销鲛人纪念品,并对传说故事如数家珍、倒背如流的村民。

      伪装技巧拙劣的小报记者们, 人手一份的手绘地图,贴心得像是在批发提前制作好的游戏攻略。

      一旦跳出那个气氛狂热的环境,很容易就能看明白一些过于巧合的人为设计。

      只是远道而来的游客们愿意相信, 村民们也乐意编造一个能令他们获利的谎言, 两全其美, 皆大欢喜。

      当然,以上只是符合逻辑链的猜想。

      最有力的铁证, 是他亲眼所见的画面。

      昨夜,虞煜因失眠而走出旅馆后门, 来到靠近悬崖的观赏区打算吹吹风,让沸腾的大脑清醒清醒。

      那时接近凌晨两点。

      他在不远处,听见了几个人交谈的声音。

      漆黑的夜幕, 哗啦的海浪声,是夜晚最好的遮掩物。

      再加上有遮阳伞的存在, 即使离得不远,虞煜也只能看见几个模糊的轮廓,如果住在房间里往下看, 除非一早就知道那里有人, 否则不可能发现他们的存在。

      虞煜俯下身,将自己的身形,完全隐蔽在遮阳伞与座椅构成的阴影盲区中。

      受海浪与风声的影响, 他听不见这几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具体在交谈些什么。

      一瞬穿透云层的月光,照亮了其中两个人的脸,以及另一个人身上的特殊贴身泳装,双腿并拢在一起时,像极了条鱼尾。

      虞煜没有再耽误下去,他悄悄回到了旅店顶层。

      很明显,从视频爆火一开始,就是一场深谙营销心理学的成功炒作。

      鲛人并不存在,这个结果并不出乎虞煜的意料之外。

      只是,今夜,眼前的这一幕又该作何解释呢?

      电光石火间,虞煜脑海划过许多念头。

      他走上前来到窗边,俯视着窗外空旷而壮美的深夜海景,目光深深。

      嗒

      窗户关紧,凉风被阻挡在外头。

      虞煜去卫生间拿海绵拖把,吸干净地上的水渍。

      拖完地,他抹了把脸,脸上黏住了不少肉眼不可见的细微沙粒,掌心接触的地方传来略微粗粝的摩擦感。

      他又低头闻了闻掌心,咸咸的,像是沾染上海水的轻微黏腻。

      因昨夜的失眠,下午他补了个回笼觉。

      一直睡到不久前才醒。

      海风凉凉吹拂在脸上,从朦胧中醒来,虞煜就发现了房间里的异状。

      难道是那群人换了个新的营销点子?装神弄鬼装到了他身上?

      想到这,虞煜把拖把放回卫生间里,趁这个时间,他搜索了一番如何自行查找房间内是否安装有针孔摄像头的小技巧。

      之前在网上也不是没见过类似的套路,利用监控视频的视角拍段子。

      不过那都是提前有公司安排好的剧本。

      如果打算让他也配合营销泉客村与旅店海景房的剧本,不说签合同,至少应该提前知会一声,征询他的意见才是。

      接下来,虞煜把整个顶层房间翻了个底朝天,连空调管道的缝隙也没有放过。

      他没有找到任何摄像头,反而把自己搞出了一身薄汗。

      把房间恢复原状以后,虞煜抬臂擦掉额头上的汗,呼出一口气。

      与他状似放松姿态相对的,却是依旧紧绷的心神。

      他检查过门口的密码锁,密码是他自己设置的,锁孔也没有任何破坏的痕迹。

      如果有人在他沉睡的时候,进过了他的房间,那么来去都只可能通过敞开的窗户。

      虞煜头疼地按住额头。

      可是,他住在七层,而且窗户正对面就是悬崖与海岸。

      除非爬窗的不是人

      这个想法甫一浮上脑海,立刻便被虞煜止住。

      经历过那么多奇幻的事情,他早已不是纯粹的唯物主义者,但他还是不敢放任自己贸然往那个方向去想。

      也许一切只是因为他精神过度紧张,在疑神疑鬼也说不定。

      这些天虞煜对外界并不太关注,有时候甚至会遗忘一些不太重要的小细节。

      是他自己开的窗户,睡觉前又忘了关闭,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

      虞煜再次检查了一遍门窗与房间内部,确认一切都无误后,他扯了扯领口,随手挽起颈后略长的狼尾,扎了个小辫子,往独立浴室走去。

      逐渐增大的水流声,在蒙砂玻璃门后响起。

      闭着眼正在淋浴的虞煜没有看到,在他身后,潮湿水雾朦胧缭绕的浴室内,影影绰绰映出一个人身鱼尾的虚影。

      虚影反复犹豫了许久,停滞在半空中伸出的修长手指,才慢慢落在虞煜后背两扇凸出漂亮的肩胛骨。

      啪

      颀长虚影无声破碎,化为滴滴水雾,留恋地拥住了柔滑的肌肤。

      虚影破碎的那一刹那,低头揉搓头发泡沫的虞煜若有所觉,他想要睁开眼去看身后,可眼前的泡沫却阻拦住了他的视线。

      虞煜仰起头,在莲蓬头水流下快速冲干净眼眶边缘,他抹了把湿淋i淋的脸,关掉水龙头,转过身看去。

      浴室内如在仙境,水雾朦胧。

      很快雾气散去,空荡荡的宽敞房间内,一览无余。

      啧。

      虞煜对自己过于敏感的神经有些不满,他抄起毛巾挂在后颈,又抓起长边盖过脑袋,粗鲁地开始揉搓起凌乱的湿发。

      趴在他身后看不见的虚影,不太满意地甩了甩尾巴。

      他皱起眉,忽然想起什么,试着朝毛巾轻轻吹了口气。

      控制水的流动,在漫画的设定里,是黑发蓝眼的鲛人与生俱来的本能。

      干燥的毛巾吸透了水,很快变得松软起来。

      虞煜擦了几下,便把毛巾扔到椅背上。

      他拉开桌椅,从包内取出数位板与电脑,忽然产生的灵感,让他迫不及待开始涂抹第四话的第一格画面。

      柔顺而清爽的发尾,随着他伏案工作时的动作弧度,在脑后轻轻晃动。

      虚影勾起一抹笑,他手指插i进散落的发丝,轻轻绕圈玩弄着指尖黑发,赤i裸的上身则压在青年的肩头,转过脸,静静凝视着他认真的侧脸。

      很帅。

      帅得勾魂摄魄,在柔和灯光的映照下宛如吸人精气的俊美妖精。

      没有重量的虚影低头蹭了蹭虞煜的脖颈,很努力才忍住露出尖牙的渴i欲。

      然而他的尾巴已经脱离了神智的操控,圈上了怀中人纤细有力的腰肢。

      工作到深夜,完成第四话的虞煜放下笔,按揉僵硬的肩膀。

      长期伏案工作,如果不好好对待自己的身体,学会放松,很容易得上肩颈相关的职业病。

      这次他肩膀传来的酸痛,缓解得很快,仿佛还残留着湿湿的热意。

      虞煜没有多想,他起身打开书桌边的存放饮品与酒类的专用小冰箱,从里取出一罐冰啤酒作为完成漫画工作量的犒赏。

      他原本不怎么喝酒,来到泉客村以后,却有些迷上了当地特产的果味甜啤酒,度数不高,余劲绵长。

      也许不是酒足够好喝,只是酒不醉人,人自愁。

      捏住冰啤酒的罐身,虞煜离开房间。

      今夜靠近海崖的观赏区无人打扰,他慢慢走近,一边握紧易拉罐喝酒,一边眺望着远处模模糊糊的海岸线。

      虞煜怅然地站到悬崖边,沉默不语地抓住护栏。

      远处,海风呼啸。

      因口渴而从睡梦中醒来的馨馨离开自己的床,她很懂事地放轻了手脚,没有惊醒睡在不远处的父亲,自己打开床头小灯,去拿窗边桌子上的水杯。

      他们住在六层。

      站在落地窗边,视线受悬崖阻挡,不能俯瞰到崖下沙滩外弯弯曲曲的完整海岸线,但能够看见一部分旅店后门外的观赏区。

      今天的月光亮极了。

      馨馨抱住造型可爱的卡通水杯,站在窗边,瞪大滴溜溜的双眼,连水都忘记喝。

      倾泻如瀑的银色月光下,似乎有两个人并肩倚靠在离观赏区更远处的护栏。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