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花狂流 - 分卷(104) 滴,毒莲花已上线[快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累积阅读数:603478】

      【评论数:132569】

      【追更:59981】

      【人气值:91021】

      黑红也是红,而且,往往是最快蹿红的途径。

      虞煜不需要红,奈若何这个虚拟身份也不需要,但是,倘若他的猜想成立的话

      关上电脑,虞煜比平时的神情要更为放松,不再时刻笼罩着山间朝雾一般的忧郁。

      躺在床上时,他轻声向空气道:晚安。

      随后,才安心地合上眼眸。

      灯光暗下。

      人类以一个安分的睡姿占据了宽敞双人床的二分之一。

      另外空着的二分之一,随着悄无声息上升的漫画人气值,原本平坦的床单上因浅浅凹陷而形成的褶痕,再度加深了难以觉察的一线之距。

      开往内陆的老式火车上,伴随况且况且的轻微震动,窗外一路绿意的景色也在飞速向后远去。

      虞煜坐在某节因乘客过于稀少而像是包车的车厢内,他的位置刚好靠窗。

      夏日橘红色调的烈阳从未拉下窗帘的玻璃跳进厢内,在桌面摊开的画纸表面镀上一层浅浅的金色光芒。

      虞煜的脑海里像是划过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想。

      他撑着脸,指尖灵活地转着画笔,百无聊赖地侧过去凝视着窗外一帧帧淡化的风景,想起了登上火车前的事。

      离开前,因意外事件而引发的泉客村的动乱渐渐到了尾声。

      旅店老板与他的主播发小联手策划的营销骗局并未被戳穿。

      然而发生了这样人心惶惶的恶□□件,即使首犯尘埃落定也无法扭转人们的坏心情。

      来客和预定一下子锐减,已经身处度假地的游客也丧失游玩的兴致,纷纷打道回府。

      其中包括馨馨父女。

      还未等虞煜提出感谢与告别,他们却率先上门拜访,说自己要回春藤市探望一位患病的故人,同时替馨馨办的休学申请,也到了可以撤销重新返校的时候。

      当虞煜和李老板坐下来喝茶聊天时,馨馨就坐在一边玩着平板。

      听李老板说最近馨馨迷上了和人鱼有关的任何东西。

      每次一看到图就会很高兴地指着人鱼,喊鱼鱼。

      所以李老板给她下了很多有人鱼出现的童话绘本,每天她都要听着故事里善良的,温柔的,美丽的,可爱的人鱼历经磨难后获得一个幸福的结局入眠。

      就连走的时候,馨馨也要把平板抱在怀里,松开牵着父亲的手,乖乖回头挥着小嘟嘟手和虞煜哥哥再见。

      再见!虞煜哥哥,鱼鱼哥哥!她舞了舞小拳头,加油打气,从此过上了幸福美好的生活。

      每个绘本都是以几乎相同的这句话作为结尾,馨馨直接学了过来,背得理直气壮。

      虽然没理解小姑娘为什么要喊他两次名字,也没太听懂小孩子思维跳脱的逻辑关系,虞煜眉眼弯弯,同样朝她笑着点点头,做了个放心的口型。

      馨馨父女离开后不久,虞煜也戴上遮阳的鸭舌帽,压低帽檐遮住大半张脸,拖行李箱离开了房间。

      退房时他碰见了正在前台和旅店老板聊天的主播树林。

      不存在的树林很意外:你今天就走?不会吧,难道你真的要去那个地方?

      虞煜从口袋里摸出身份证和房卡递给老板,说:嗯,我对你所拍的那个热门视频内容很感兴趣,想去拍摄地点亲眼见证一番。

      视频?听得迷糊的旅店老板中途插话,因为对话题好奇,操作电脑办理退房手续的光标都停了下来。

      你们俩背着我在打什么哑谜?

      提起这个话题,树林好半天没吱声,只顾着从口袋里摸包烟出来,叼一只在嘴边点燃,深深吸了一口,他才像是缓过劲来。

      你也知道的,就是第一个让我火起来,浏览量破百万的那个视频。

      哦。旅店老板摸了摸脑袋上绑的汗巾,擦去掌心汗渍,那个,那个邪门的偏远鬼乡。

      老林,早知道你是会被抢劫犯打晕绑起来的身手,当初你还敢一个人去那传统原始交通又不通畅的地方,可算是拼上老命了!

      也不能这么说视频里有经过剪辑处理,要说有没有真遇上什么怪事,其实也没有。当时我去那儿村民还挺热情,人情的确淳朴,也没做任何伤害我的事情。就是那里的风俗和氛围,怎么说呢,时时刻刻都令人渗得慌,半夜都睡不安稳。

      在视频里表现得仿佛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播老林又狠狠吸了口烟。

      不是我怂包。从那里回来,我整整开了一周晚上的灯,玩手机玩累了才敢睡觉。

      是怕无常面具盯着你吧,半夜趁你不备勾魂吧。旅店老板开玩笑。

      换你,你不觉得害怕?主播老林没好气回击他的嘲笑,本来那个地方叫那个名字就很奇怪了,结果一去乡里面,每个村落家家户户不供财神关公,不供灶神家神,反而崇拜勾魂的无常,到处都能看见凶煞獠牙的鬼面,就连个地名也不接地气接地府,我不害怕,都要被这些暗示弄得心慌。

      漫山遍野的槐树林,乡里面那棵据说数百年之久的大槐树下,还坐着个疯疯癫癫,双目白眼,自称通灵的神婆老太太,非拉着我说我到处乱跑犯禁忌,身上阳气太薄,劝我多和人呆在一起,多做好事积阴德,不然日后恐怕有灾。

      说起这件没被剪进视频里的晦气事,老林心中就有气,委实那天又是刮风下雨打雷,又是长相吓人的神婆拉着他的手絮絮叨叨不肯放人,吓得他差点当场淅淅沥沥丢人。

      虞煜接过身份证,绕有兴致地听他们俩发小互怼。

      嘿,那神婆还真有两把刷子。旅店老板哈哈乐道,要不是老林你这次又习惯性一个人单干,偷偷摸摸去偏僻地方找素材拍视频,也不会倒霉遇上抢劫犯。

      这倒并非纯粹的受害者有罪论,也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林中湖所处的位置虽然离乡野小路不远,但除了因采风而闲逛的虞煜,平时根本没有人会进到树林里面去。

      你当初就不应该跑,说不定老婆婆还要多送你几句人生箴言。

      得了得了。老林挥挥手,可闭上你的嘴吧,能不能见我点好。

      说是不信,他明显也有些犹疑了。

      干咳两声,他强行转移话题挽尊:我再不走,村民们就要留我下来一起去参加他们那个什么傩舞祭典了!真稀奇,别人过节,他们却活脱脱喜气洋洋过成了百鬼夜行,说是避灾驱邪,为新的一年祈福!

      虽说听村民聊天提起的时候,还挺有意思的

      算了算了不说了,越说越吓人,待会儿要吓到人了。老林拍了拍虞煜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我去那儿离现在也有好几年,听说那边通了路,村里人和外头也慢慢开始交流,不晓得现在是发展成了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总之还是要小心。

      像我就是仗着一个人跑惯了,结果大意栽了跟头。

      虞煜笑了笑,示意自己明白。

      老林的确有很多年没去过那儿了,或许是隐隐忌讳,也没主动查过那个地方的动态现状。

      虞煜不是那么莽撞的人。

      作出决定以前,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在乡野路边的火车站下了车。

      背着电脑包的虞煜和其他游客一起,随着指引走出了与自然景色融为一体的新建火车站。

      欢迎来到引路乡。

      路边停靠小巴士的出站口竖立着一块巨大宣传板,其上以中英文双语写就欢迎语。

      滴滴的喇叭声不绝于耳。

      车站外,到处是小商品叫卖的人间香火气。

      如果要说有什么令人一眼瞩目的地方,那就是面具!

      除了那些正兴奋得交头接耳,一看就是外乡人的游客,每一个当地人脸上都戴着形态各异的鬼面。

      仿佛渐渐浮现出一个熟悉的蒙面黑袍模样,他遥遥站在人来人往的过客里,落在虞煜无意瞟到的余光,定睛仔细看去,一瞬间又没了踪影。

      虞煜怔了怔,从口袋里摸出一张仔仔细细叠好的画纸。

      画中人,正是鬼面骇人的阴冷无常。

      凝视着画纸,他却不觉得害怕,反而慢慢翘起一个得逞而又期待的笑容。

      我快要抓住你了。

      他微笑低声自语,把画纸重新叠起,折进外套内面的暗袋里。

      在离心口最近的位置,画纸所在的地方,莫名传来丝丝缕缕温暖的热意。

      第136章 现实(9)

      从火车站一直到引路乡深处, 开设出了一条专用的巡回旅游巴士专线。

      沿途,一个村落便是一个景点,游客可以按照地图背后的景点介绍, 自行选择感兴趣的游玩地点下车。

      虞煜提前预定好的民宿, 就在火车站附近。

      他联系上老板,按照指引找到民宿放好自己的东西后, 没有急着出门,而是在房间里画画,接着好好休息了一番。

      醒来以后, 虞煜打着哈欠,顺手点开平板把新单元的短小第一话贴上了网, 起床时还不忘指尖流连过摆放在枕头边的蔷薇干花。

      淡淡清香让他做了一个极好的梦。

      就算想不起来梦见了什么,也难掩虞煜忽然开阔的愉快心情。

      ??新地图?

      有人能认出这是哪里吗?

      好多面具, 画面里角落里到处都藏着这中恐怖的面具,要真是奈若何老师的旅行实录, 他半夜难道不会做噩梦的嘛!

      平板屏幕中央放大的漫画页上,一经放送便陡然飘过不少弹幕。

      虞煜的视线在室内扫过一圈, 将未来几日要常居的休息环境纳入眼帘。

      与泉客村的高级旅馆和豪华海景房相比, 引路乡的民宿从装修到摆设都显得更为有年代感。

      但绝不寒酸,也并不普通。

      室内浑然一体的阴间风格很好的营造出了引路乡崇拜无常、不远鬼神的特色。

      无论是窗下悬挂的小灯笼, 窗台上摆放着的数个姿态各异、带有鬼面具的小巧铜人偶, 还是锁链纹的地砖、曼珠沙华纹的组合壁画,无一不在透露着幽幽的诡异气息。

      可惜就是太刻意了。

      虞煜摇摇头。

      当某些元素短时间内出现得太过频繁,又泛滥地杂糅在一起,大量的视觉冲击下,很快就失去了最初的新奇感,反而透露出几分矫揉造作的虚假来。

      因此在设计漫画里的场景时, 虞煜有选择性地挑选了一到两个标志性的记忆物呈现在画面里。

      面具即是最重要的那一个。

      其余,则用明亮色块作为渲染,只在关键处点出灰调与暗色。

      这令最新一话的基调,在惊悚中又透出异样明亮与温情,暗色与亮色相互交织,逐渐转向水乳交融,在视觉差错下为画面布上一层悠长而久远的时光灰纱。

      那是一中独属于回忆的特殊滤镜。

      从旅人的第一视角里,仿佛最普通的事物也沾染上了错综复杂的气息。

      一如此刻,他无法向旁人诉说分毫的跌宕心绪。

      后生伢子,休息好了没有?

      坐在前台的民宿老板娘上了年纪,很是慈眉善目,见虞煜从旋转楼梯上下来,似乎准备出门,她放下手中正在刷树胶粘合的木质面具,笑道,很少见一个人来我们这偏僻地方玩。

      你是阿林介绍来的,头两个星期,我不收你钱,慢慢玩,不着急。别在外头耽误太久时间,天黑了早点回来。

      休息得很好。没关系,大娘,您做生意也不容易,不用给我免单。虞煜在前台边的高圆椅子坐下,很感兴趣地盯住她手边搁置晾干的木鬼面。

      他问:每个人的面具都需要自己做吗?

      沿路叫卖的小商品里,明明就有许多各色材质、大小不一的面具饰品存在。

      何必费此功夫,手工打磨。

      不,不,只有决定要在祭典上跳傩舞的男女,才需要自己亲手制作独一无二的面具。

      戴上自己做出的傩面哟,才能轻轻呼唤走远了,忘记了归路的灵,倾注了思念的呼唤声,会迷了前来勾魂的无常娘娘和无常老爷,封它们耳,晃它们眼,乘着风儿,飘到你想见的灵身边。

      唤回灵?

      后生伢子,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灵存在的?

      老板娘布满皱纹露出骨筋的瘦手,温柔地摩挲着面具边角。

      每个人都有灵,自降生起就与我们息息相关

      有些人没了灵,就丢了魂,一睡不起,慢慢地死在床上。有些人年纪大了,灵要随着勾魂的无常走了,可留下的人还想再见他们一面呀,整天想啊想啊,想得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香,这可出问题!

      所以呀,我们的祖先才要想个法子举办祭典,在一年仅此的这一夜,与日思夜想的人啊,相见一面。一年中剩下的日子,就可以好好地活,而且要幸福地活,这样子,和灵见面,说悄悄话呀,他才不会因为担心你舍不得走嘞!

      死老头子诶咋还那么倔,咋劝都不肯去喝孟婆汤咧!

      抑扬顿挫的咿呀乡音,像是一曲唱腔独特的戏剧。

      老板娘呆呆凝视着她的面具,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像是在说匪夷所思而又跳脱的古老故事,又像是自言自语的劝说着自己。

      虞煜的目光,在她身后台子上的黑白照片与香炉上掠过一瞬,很快移开。

      他没有贸然说信,也没有煞气氛说不信,更没有出声打断老板娘的回忆。

      那是属于她的时间,她的世界。

      有一个值得思念的人,某中意义上,也是件令人感到安慰的事。

      原本还想问一问,引路乡人手一份的景点地图背后,为何会有与泉客村待开发地竖立牌上一模一样标志的事,也暂且搁置下来。

      虞煜静悄悄地离开民宿内的一角。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