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花狂流 - 分卷(106) 滴,毒莲花已上线[快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第二单元完结话上传完毕以后,人气值直接突破六位数!

      漫画出现爆火的苗头, 漫评区也终于有了追更的散装死忠读者,笼统形成一股与原先争吵双方相抗衡的势力。

      甚至于, 漫评区出现了不少高楼,热衷于通过漫画内藏有的彩蛋, 串联蛛丝马迹,寻找漫画背景的现实所在地。

      虞煜提前离开引路乡, 便是因为有读者已经通过种种手段找到这个原本极其小众的旅游地。

      不想被打扰创作环境, 只能先行撤离。

      此后他未能预料到,这样追逃的过程竟然形成了某种意义上的惯例!

      下一单元画的地点在哪, 哪里很快就会冲上热搜, 自带一大波流量蜂拥而至到旅游地。

      偏偏虞煜为了能够隐藏身份,更好的安心创作,同时也为了让看不见的恋人,能享受更大程度上的自由,刻意避开了所有大热景区。

      他所特意挑选的,都是那种地方偏僻, 依山傍水,保留了不少原汁原味特色习俗或拥有古老传说的小众旅游地,经过漫画艺术性加工宣传,再配以清新绚丽的水彩风渲染,堪称最佳宣传利器!

      漫评区开起一栋又一栋高楼,争相开盘赌奈若何下一个会画在漫画中的地点,哪位大神最先猜出现实地点,以及谁能当第一个在现实中偶遇身份、行踪、目的尽数成谜的奈若何本人的幸运儿。

      在无形中转行一呼百应带货旅游博主的虞煜,绞尽脑汁和读者打游击时,稳定更新的漫画,知名度随着一个又一个小众旅游地的爆点出圈而节节攀升。

      人气值很快突破七位数,八位数关口,在未来,也不是不能展望的梦想。

      虞煜停用许久的工作号,再度滴滴爆响,无数从各种途径把他虚拟联系方式搞到手的商家、推广商、约稿方锲而不舍地整天给他发送加好友申请,简直无孔不入!

      对此,虞煜烦不胜烦,一概默拒,他我行我素地继续着旅途。

      这天,他难得通过了一个申请。

      竟然是个熟人。

      而且,在申请添加好友的备注信息那一栏,申请者用的是虞煜本名作为称呼。

      【奈若何:】

      【奈若何:李老板,您是怎么得知我身份的?】

      【家有天使:小虞先生,请原谅我的唐突,很早以前我便知晓了为了确保馨馨的安全,我会调查每一个接近她的人身家背景。】

      【奈若何:】

      【奈若何:既然当初没有提起,现在何必要戳破这层界线呢。】

      那头李老板沉吟良久,才慎重地敲下一段话。

      【家有天使:是这样的,馨馨很喜欢你漫画中的某些人物形象,虽然她看不懂剧情,但坚持想拥有一套纸质精装收藏版,尤其希望拥有某些人物的周边。】

      【家有天使:请问小虞先生,您的漫画目前有决定出版发行的计划吗?】

      出书

      当这个选择映入虞煜视野,他的确颇为心动,不失为一条帮助提高漫画人气值的好途径。

      在合作商的选择上,倒有几分考量值得说道说道。

      【奈若何:开门见山谈谈吧,你的条件。】

      【家有天使:我目前担任连云集团的董事,上一任董事长是我的亡妻连女士,也是馨馨妈妈,目前董事长为我的岳父,馨馨的外公。】

      【连云集团在文化界的实力想必无需我多加赘述,在集团内部,我拥有很高的话语权,能帮你的作品争取到最好的优惠条件,以及最大力度的推广宣传。】

      李老板看了一眼不远处坐在地板上,正抱着平板翻漫画页,嚷嚷着过几天要去医院探望小景哥哥的馨馨。

      【家有天使:小虞先生,当时亡妻遭遇遭遇车祸时,正在与宿缘集团少董洽谈。】

      他是字刚打出来,李老板又迅速删掉。

      【家有天使:那场致使一死一伤的事故,至今为止都是我的噩梦。】

      【家有天使:你能体会这样的心情吗?】

      【奈若何:抱歉,让你回忆起了往事,节哀顺变。】

      【家有天使:谢谢,其实没有关系,我们正在尽力习惯这个现实。】

      李老板答应了馨馨过几天去医院探望的要求,他叹了口气。

      【家有天使:是我情绪激动之下失言了,请不要在意,让我们来聊聊正事吧。】

      看在和馨馨有缘的份上,再加上连云集团在出版业的确实力雄厚,虞煜思索片刻,决定答应李老板的合作邀约。

      他只有一个要求。

      届时出版的每本漫画,都要增加一页空白纸,空白部分的扉页写上两句话。

      致我永恒的爱人。

      希望你能看到。

      【家有天使:只有这个额外的要求吗?你还可以要求更多优厚待遇】

      【奈若何:不必了。】

      【奈若何:我画这本漫画的初衷,其实是为了找人,所以,只要您能履行您的承诺,以最大力度推广它,就是对我最好的报酬。】

      【家有天使:好的,我明白了。拟合同的详细事宜,过段时间我会让公司负责部门与你详谈。】

      【家有天使:加油。】

      没头没尾地发送完加油,李老板犹豫了一下,原本想告诉虞煜的事情,没有说出口。

      太残忍了。

      贼老天和所有人都开了一个无情的玩笑!

      但好在

      祂没忘记给近乎陷入绝境的人,开一扇窗,留下一线希望。

      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

      这个世界,的确比虞煜想象中还要广阔得多。

      会出现外星人制造的高科技ai从天而降,会遇见能够通灵不知年岁的神秘巫婆来去无影,也会存在着许多未经证实但又留下蛛丝马迹的古老故事与传说。

      当他不再是一个一无所知的普通人时,一个崭新视野的新世界在他面前徐徐拉开了原本遮挡视线的帷幕,露出峥嵘一角。

      这是虞煜所生活着的现实。

      但又不再是他原来所熟悉的那个现实世界。

      在这样一个包容而具有旺盛生命力的多彩世界里,他像是一个刚刚才睁开眼的稚子,充满好奇,充满探究欲。

      旅行的意义已经不仅仅限于一开始的散心,更意味着一次探索,一场相遇,一个故事的开始与结束,一个旅人在记事本里所保留下来的有趣回忆。

      而这一切,虞煜都会用画笔记录下来,用漫画的方式书写着属于他的生活。

      希望恋人能够看见,分享他生命中这些精彩的时刻。

      但更期待见面以后,他可以一字一句地亲口告诉他的恋人他生命中的每分每秒,都希望与谁一同度过。

      半年后的一个冬日。

      虞煜从航站楼拖着行李箱走出来。

      他呼出一口白气,站在春藤市的土地上,回到了这片阔别已久的,最开始的起点。

      第139章 现实(12)

      航班抵达春藤市时, 已是傍晚。

      虞煜叫了辆车。

      驶过车辆相对稀疏的城郊,进入更加繁华的市区,此时正值晚班回家的高峰期, 华灯初上, 车水马龙。

      从网约车驶入市区开始,虞煜的视线就频频投向窗外, 从角落印有宿缘集团和连云集团标志的广告牌掠过。

      你也喜欢这个漫画吗?堵车期间,司机瞅了眼车前面一眼看不到尽头的车流,忍不住敞开话匣子。

      后座的这位年轻乘客十分安静, 还戴着帽子、墨镜与口罩,即便如此也能从挺拔的身材轮廓中看出, 藏起来的面容一定属于帅哥。

      要不是明星不可能如此随意的叫辆网约车,司机还真有些怀疑后座上的青年是不是哪位乔装打扮的大明星, 藏得这么严实,不肯在外暴露面容。

      声音听起来, 也像是唱歌的声音。

      正当司机心思活泛起来,想着要不要试探问一句, 能否替女儿要个签名时, 虞煜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将司机一下子扯回了上一个话头。

      您看上去不太像是会关注这类漫画的人。虞煜伸手拉低帽檐, 转过脸, 在车窗投下的一角阴影里,坐得更朝里了一些。

      嗨,别看我这样,小时候我也是个狂热的漫画迷呢,不过我喜欢的是那些打斗和战争题材。

      司机拍了拍副驾驶座,指给虞煜看副驾驶座上一叠未拆封的套装漫画:喏, 我女儿高中月考,考了市里的第一名,我说话算数,送她一套想要了很久的珍藏版。

      虞煜静静地倾听着司机对孩子的骄傲夸耀,他笑了笑,放松了下来。

      视线触及前方,车窗前,还摆放着与一个与漫画相关的周边摆件。

      虞煜知道这个周边的来历。

      他看过编辑呈送给他的设计图,也知晓连云集团与宿缘集团在这个项目上一反常态的大肆投入与合作。

      他甚至知道周边的哪个隐秘角落里,暗刻着连理枝的标记。

      早在两个月以前,连云公司安排给他的专属对接编辑就已经和他沟通过,要为最后一册的发布会兼签售会如何造势的消息。

      最后一册,也就是漫画的最终篇,在网络和线下同时发布。

      如此大胆的操作,令业界一片不解。

      但又在漫画持续半年爆火不休的人气面前,纷纷缄口不言。

      最后一册要以怎样的方式宣告完结呢?

      虞煜想到过很多种技法,以及无数巧妙的收尾但最终未能真正将它呈现出来。

      始终缺少了什么。

      缺少了一个,令他能够志得意满落下最后一笔的理由。

      意识到这点以后,他结束了随机而无目的的旅行,虞煜不太想承认,但这点确凿无疑。

      他想家了。

      更重要的是

      回到他先前租下的画室以后,打开门,房子里还保持着虞煜原先离开时的模样,以前的画作与屋子里的家具都被防尘布所笼罩着,静悄悄地等待着远游的主人归来。

      简单将屋子收拾过一遍。

      虞煜开始整理行李。

      他单手拎起硕大行李箱,让其倒在地上,随后蹲下去,拉开拉链,露出金属行李箱塞得满满当当,不剩下一丝空间的拥挤内部。

      在最顶部被保护得严严实实的,是虞煜从引路乡带回来的槐树枝,它和青铜鬼面形象的护身符摆放在一起。

      虞煜解下护身符,给它串上细绳,戴在心口。

      随后从保护袋里取出槐树枝,将其插进提前准备好的花土里,又举起喷壶,给光秃秃的树枝浇了点水。

      这是他每到一个地方,都要习惯性做的第一件事情。

      尽管枯枝逢春是不可能的事,槐树也不具备和柳树一样的特性,但槐树枝在虞煜的折腾下,竟然也没有腐朽或是碎裂,依旧坚韧地保持了和原本一样的性状。

      处理好槐枝,虞煜又回到打开的巨大行李箱前,从第二层开始,一件一件向外掏不辞辛劳亲自背回来的礼物和纪念品。

      这些用钱都买不到的,凝结了情感与记忆片段的东西,围绕着盘腿坐在地上的他排成几圈,险些连客厅都摆不下。

      好像太多了。虞煜按住额头,对如何安放它们有些伤脑筋。

      最后他决定顺其自然,让礼物的接收者自己去处理。

      谁让他的恋人这么久都都不出现害得虞煜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旅游,都会想着以后要要用什么样的语气和表情向恋人绘声绘色描述当时的场景。

      这些微妙的细小心绪,倾注在实物当中,等待日后凝结成足以令人分享快乐的甘果。

      在行李箱的底部,虞煜埋着头翻找,好半天才发现宝藏似的捧出一个铁盒。

      打开盒子,寥寥数语的明信片和信件堆积如山,侧面见证着这半年的逝去。

      在这半年间,他们保持了默契,某次意外以后,开始用一个固定的投递邮箱交流。

      来信会投入到这个地址,取信也需要打开这个颇具年代感的老邮箱。

      他们无法面对面的交流对话,便通过这样特殊的形式将那些无法为外人所道的心意诉诸笔端。

      你一次,我一次,只有收到来信以后才能够写回信,就是如此简单的游戏规则。

      上一次,是恋人寄信给他。

      但最后一封信件,寄信人换了地址。

      来自春藤市。

      虞煜知晓了这个狡猾的提示暗号。

      于是,在十月底以前的这天,他回到了春藤市。

      电话铃声打断了虞煜收拾行李的动作。

      来电提示是与他对接的专属编辑。

      虞煜一边慢慢翻看着从第一张到最后一张寄来的信件与明信片,一边按下免提。

      奈若何老师。成熟的职业女性声音从那头传来,签售会这周末即将开始,今天是最后的截稿日,您一定得将最后一册的内容交给我了。

      我已经画好了。虞煜的视线停留在明信片上,在听到具体的时间字眼后,他尽力让自己保持一如往常的冷静,电话结束后就发给你。

      还有别的事吗?

      编辑迟疑片刻:还有就是关于签售会是否要真人出现的事,我以为一直以来在读者和其他人面前固守神秘主义的老师您会拒绝,再不济也会选择戴上面具。

      没关系。因为那一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从那一天以后,我的人生会迎来一个新的开始。虞煜回答的声音变得轻快,那将是一段与以前的孤独截然不同的生活。

      编辑没太听懂他的话中寓意,但明白无疑地感受到了虞煜的决心,她总算放下心来,不再担心可能会出现临阵跑路的大乱子。

      和编辑联系完以后,虞煜继续做没做完的事情。

      他起身去书房,在书桌前坐下。

      桌面上摊开一张信纸。

      我回来了。

      信纸上除去称呼外的第一行,他思忖良久,最终提笔只写下清新飘逸的四个大字。

      这一次,收信人的落款地址也是春藤市。

      虞煜把信纸折成四叠,却没有送出去,而是将它和蔷薇干花一起,夹在一旁尚未对外公开过的漫画手稿集里。

      他垂眸露出了微笑。

      几天后的清晨,有人按响门铃。

      虞煜打开门,没有看见任何人,只发现了摆放在门前的礼物盒。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