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肉的虎爷 - 491话 终于结局了 废土就业指南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一望无际、无限延伸的纯白空间。

      易熵变回那个身穿白大褂头顶鸟窝的少年模样。

      武禅也恢复回正常状态。

      易熵说:“我们需要谈一谈……”

      话未说完。

      易熵的脖子被武禅利落的拧断。

      尸体倒地。

      旁边走出一个“新”的易熵。

      “这里是你我的精神连接,时间静止不动,当然也不会发生死亡。”

      噗。

      武禅的拳头贯穿他的胸口,血淋淋地从后背冒出。

      “唉,当然也不会感到疼痛。”

      易熵瘫倒在地。

      新的易熵从尸体不远处走了出来。

      易熵被敲碎了头颅……

      易熵被砍碎了喉咙……

      易熵被震塌了胸骨……

      武禅根本不在乎时间会不会流淌,易熵只要出现,他就立马杀掉。

      一百个……

      两百个……

      三百个……

      终于,武禅也厌烦了。

      一具具易熵尸体垒成了一座山丘,活着的易熵坐在山顶。

      两人对视一秒。

      易熵说:“看样子我们终于可以聊一聊了。”

      他打了一个响指。

      尸体全部消失,他站在武禅面前。

      “其实呢,这个环节原计划是由唐盏负责的,但没想到桃心芮居然会研究出屏蔽信息束的招数,现在我能量不够了,无法更换频道,当然,如果你实在只愿意跟唐盏对话,我可以变化成她的外貌。”

      武禅说:“我现在只想知道怎么出去,然后把你彻底杀掉。”

      易熵说:“你已经把我杀掉了。我这么说你会不会高兴一点?但事实上,只要天宫还在,门内之主就不存在真正的死亡。你觉醒出神灵之力,这让剧本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武禅说:“你们究竟要玩弄地表人的命运到什么时候!”

      易熵说:“这个问题你该问裂界之魔什么时候肯放过人类。”

      他凭空变出一张画,像是小孩子的蜡笔涂鸦,蓝天白云一家三口手牵手。

      他又变出第二张,像是描绘未来,武禅从未见过画面上的机械与建筑。

      第三张,画面中是一对在森林中嬉戏的俊男美女,异兽在溪边饮水,远景是宏大的古代城池。

      第四张,所有颜色扭成一种混乱无序的状态,前三张的内容武禅还能猜一猜,第四张他根本毫无头绪。

      易熵说:“每一张画都代表着不同维度的世界,而不同维度的世界就像宇宙中的星体般数之不尽。”

      他把四张画叠在一起,用一根手指从中间戳穿。

      “这根手指就是裂界之魔。”

      “它们存在的意义就是无穷无尽的侵略和毁灭。裂界之魔穿越一个又一个维度,摧毁一个又一个世界。三百五十多年前,裂界之魔的大军扩张裂缝,大举侵略地球。战争持续了两百多年,五神殒命,地球失守。圣门率领幸存者们开始了长达近百年的宇宙逃亡之路。直到发现了这颗体积是地球四百倍的星球。”

      易熵打了一个响指。

      纯白色空间瞬间变成通透的黑暗,两人竟置身于外太空,众星为背景,衬托着一颗巨大星体,表面覆盖着灰蓝两色。

      “我们叫它‘庇护星’,是目前为止建造人类新家园的最好的选择。你看到那巴掌大小的一块区域,那就是地表人以为的全世界。”

      武禅说:“地表人在你们眼中,真的只是被养在笼子里的小白鼠。”

      易熵说:“天宫也是迫不得已。为了让人类生存下去,必然要做出牺牲。你觉得不公平、被玩弄,是因为你有能力接触到真相的尾巴,而普通的地表人从出生到死亡只是一件符合自然规律的小事。就算是换做真正的地球人,你该不会以为每一个地球人都掌握着世界的真相吧。绝大多数人还不是稀里糊涂的就过完了一生。单纯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知道真相的人就要扛起拯救世界的重担,这滋味,你觉得好受吗?”

      武禅说:“这算是忏悔吗?”

      易熵说:“算是解开你的心结,不要拘泥地表人与天宫之间的矛盾,跳出这一层,视野放在大局上。”

      武禅说:“什么算是大局?我对你们天宫人的生死毫不在乎!”

      易熵说:“你现在的气愤是因为把天宫视为对立面,当将来成为同一阵营后,你就会担负起守护它的责任。拯救众生是觉醒英雄魂的人的特质,无一例外。”

      他响指一弹。

      场景瞬间转换为一片火焰的世界。

      两人悬浮在被烧得赤红的高空之中,脚下的大地宛如火焰海洋。

      火焰恶魔的军队与一尊火焰神灵交战在一起!

      不管是火焰恶魔还是火焰神灵都十分巨大,对比之下武禅曾在自己星球杀掉的火焰恶魔就像是刚刚学步的孩童。

      那尊火焰神灵与从易熵背后升起的那尊极为相似,面容威严,生有四臂,持不同的兵器。

      火焰神灵双臂挥刀一斩,刀弧覆盖数公里之广,摧枯拉朽地将一整排火焰恶魔斩成两截!

      这豪迈一刀把武禅震撼住了!

      他被这场火与火的厮杀深深吸引!

      数百头火焰恶魔被火焰神灵斩杀殆尽,每一刀的招式都简单至极,却带给了武禅巨大的启发,让他的功力被动地又精进一层。

      失去敌人的巨型火焰神灵化作无数灰烬飘散而去,广袤的火焰大地上只留下一个气宇轩昂的中年男人,那双深邃忧郁的眼睛看向天空,武禅知道这一切都是门内之主制造而出的影像,但自己仍被男人的这一眼看穿了。

      “他是谁?”

      易熵说:“阿修罗神王,火神,李骇。他是五神之首。”

      武禅说:“也就是说像他这样的神共有五位,但你们还是输掉了地球。”

      易熵说:“所以这就是地表人存在的重大意义,我们需要更多的神。”

      武禅说:“多少?”

      易熵说:“从零到一,再从一到十二。”

      武禅说:“五位神灵战胜不了的敌人,你怎么就能确定十二个就赢。”

      易熵打了一个响指,空间重新变回一片无限延伸的纯白。

      “神是可以进化的。骇神刚成为地球唯一神的时候,其本质上就是一种受人类意识支配的裂界之魔。随着越来越多的裂界之魔来到地球,次元裂缝也越来越大,其他的意识能量也来到了地球。它们是另一个世界的被放逐之神,不仅帮助地球对抗裂界之魔,更是让人类有幸接触到一丝诸神的起源——一种名为‘万始之灵’高纬存在。万始之灵是万千宇宙、次元、维度的创造者,它们把毁灭的意识从自身剥离而出,从而形成了裂界之魔。万始之灵与裂界之魔就像硬币的两面,谁也无法战胜对方,维持着创造与毁灭的平衡。万始之灵的守护意识延伸向所有宇宙的各个角落,形成各式各样的神。被另一个世界放逐之神来到地球的只是它们本体的投影,被裂界之魔干掉后,留下了宝贵的始灵能量。骇神与当时最强的四位战士吸收了始灵能量,共同成为了地球五神。”

      “宇宙中到处都分布着始灵能量微粒,而天宫储存的始灵能量对于它们就像大块的磁铁。经过漫长的星际逃亡,天宫已经凝聚了远比地球时代庞大的始灵能量。由此就可以造出更多更厉害的神。当然,光有始灵能量还不够,还需要神之器。想必你也猜到了,孕育神之器就是地表文明的存在意义。”

      “你可以把天宫在地表上建造的灾后地球环境,当做一个计算器。每一个地表人都是独立的计算单元,以全种族的生存压力为动力,共同运算出神之器这个随机结果。这同样就是由门内之主引导的末日之战的原因,分段式的高压威胁是最后一道催化剂。否则,真的只是要毁灭地表文明的话,天宫只需发射几炮即可。”

      武禅说:“所谓的造神,只不过是造一件武器。”

      易熵说:“神罗便是神灵的低配版本。当你没有接触真相的时候,守护一方的神罗在你心中是英雄还是工具呢?没人愿意被人利用,但当整个种族都危在旦夕,有资格、有实力能被利用,那就是一种荣誉。况且,成神,本就是你与生俱来的责任。”

      武禅说:“什么意思?”

      易熵说:“神之器虽然是随机结果,但每个人的概率是不一样的。拥有神之血脉的人概率当然会高很多。我们易家是五神中大地神易燃的后代,在你们这届文明中并没有崭露头角。火旗护炎家是骇神的血脉,但最杰出者止步于英雄魂。你们武家则是雷神姬闯的后代,你父亲武灭本是最有希望成神之人,但最终还是被你领先一步觉醒了神灵之力。”

      武禅说:“但你杀了他。”

      易熵说:“等你成神之后,你对人的生死就会有另一种看法。”

      武禅说:“那你算不算是神?”

      易熵说:“我?当然不是。我和唐盏一样都是拥有神之血脉的地球人,出生于圣门之中,拥有卓越的天赋,但离成神还差太远。忘了给你介绍,圣门便是隐藏在地球历史背后真正的主导者。如果不是裂界之魔的入侵,凡人根本无从得知。门内之主的门,便是圣门。”

      武禅说:“你说要凑够十二个神,现在有几个了?”

      易熵说:“你们是第四十六届文明,而你是第七位神之器。”

      武禅说:“时间对不上,哪怕每一届文明只有十年,这也要是四百多年,你刚刚说你们整个星际逃亡才百年而已。”

      易熵说:“庇护星上的时间流速与天宫的不同。若用钟慢效应很难简单地解释说明,你可以简单的套用地上一年、天宫一天这个概念。”

      武禅说:“接下来我会去天宫?”

      易熵说:“不。你还会留在地表。然后陷入沉睡。”

      武禅说:“沉睡?”

      易熵说:“不然你以为血族中沉睡近千年的大长老都是谁?这对于血族都是一种传说,因为没人见过这些大长老真正的模样。神之器在注入始灵能量之前,自身需要非常厚重的能量存储,而这颗行星的地心能源可以满足这一点。”

      听到能源二字,武禅突然想起一件事。

      “既然旧城是你们制造的,那么永夜毒雨到底是怎么回事?煞又是什么?”

      易熵说:“准确的说,煞要是这个星球的原住民,而人类是外来者。但你绝对想不到这些原住民的真实模样。”

      武禅说:“难道不是各种各样的煞妖?”

      易熵说:“不,而是……”

      说未说完,易熵整个人出现好似信号不好般的撕裂感。

      “获取核心真相,就是奖励,其他疑问等我们下次见面再说,武禅,好好保重,你和唐盏还有机会再见。”

      纯白的空间瞬间朝内收缩直到完全消失。

      武禅的意识则变成一片雪花,他晕倒了。

      他与易熵长长的对话是意识连接。

      而在桃心芮等外人眼中,看到的则是剩下半截身体的易熵,在武禅额头一戳,就把他戳晕了过去。

      易熵躺在地上,下半身没有凝聚出来了。

      “只剩最后一点能量了,让我送你一件礼物。”

      他伸手凝出半透明的表盘,对准某个方向……

      易熵碎成光屑。

      地表人,彻底赢了!

      但,没人笑得出来。

      ……………………………………

      灰蓝两色的星球滚滚而动。

      庞大的星际舰群静止如海。

      这便是天宫。

      主舰某处。

      好似深渊的柱状空间。

      黑色的长方体,尺寸大如棺材。它们竖直的悬浮在柱状空间的外壁,密密麻麻,数之不尽,犹如静默的坟墓。

      一块长方体突然飘到空间正中。

      响起机械的女声:“加载备份记忆。”

      长方体归位。

      易熵“醒”来。

      用意识“说”:播报时间。

      片刻后,其他意识接驳进来。

      易熵:我加载的是执行任务前的记忆,看来我死在下面了。

      某个意识:观察到巨大的能量波动,由此推测,新的神之器觉醒了。

      某个意识:编号046文明得以延续,重新编档。

      接下来便是复杂且单调的数据交换。

      046文明地表人最终一战的画面在易熵“眼前”播放。

      一条加密的数据在易熵意识中分割出一条细小的频道。

      是他觉醒了吗?

      没有温度。

      但有感情。

      易熵无需猜发密语的人是谁。

      回答:我死在了下面,我怎么知道,你问也是白问。

      对方:哦。

      频道关闭。

      信息删除。

      处理完数据,易熵即将面临一段时间的休眠期。

      临睡前,他这般“想”:其实,当一个稀里糊涂的地表人,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

      “喂。”

      貌美的少妇不满道:“不要赖在床上,起来帮忙。”

      躺床上的女人翘着白净的小腿,看着漫画:“这多人,好挤啊,我才不要。”

      少妇说:“你好歹也是甜甜的大姨妈,有点长辈的样子可不可以。”

      女人说:“姨妈就姨妈,把大字去掉。”

      宫樱雪轻蔑一笑:“也是,你除了真实年龄大,身上没地方可以用到大字。”

      樱依瞪她:“别逼我在今天这个日子动手。”

      宫樱雪说:“你也知道今天日子重要。还有,你究竟要赖在我家住到什么时候?”

      樱依说:“要不是我家那口子还在闭关修炼,谁愿意住这。”

      宫樱雪说:“人家武尊主根本就是在躲你好吗。”

      樱依说:“哼,你怎么会懂强者的心。”

      三年前,最后一战。

      樱依眼睁睁看着武灭被劈成两半,瞬间双目流出血泪,差点瞎掉。

      后来,武禅以神灵姿态暴虐易熵,然后晕倒,再后来,易熵在临死前用最后一口气复活了武灭。这才让樱依有了继续活下去的念头。

      死于易熵之手,对武灭来说显然是无法容忍的。战后没多久找了一个地方重新修炼起来。那个地方估计除了武禅,谁也不知道。樱依想找武禅问出口,没想到后来连武禅也消失了。

      宫樱雪说:“就你懂,你要是这么懂,你现在的名字怎么还是两个字。”

      樱依从床上跳起来,推开门朝着一个憨厚的男人喊道:“宫京生能不能管一管你媳妇,她那个刀子嘴快要把人戳死了!”

      宫樱雪也从屋里出来:“你没老公,也别拿人家的老公撒脾气。”

      宫京生嘿嘿笑了两下,算是敷衍过去。他早就习惯了夫人姐妹之间的吵闹,这种事他平时都不参合,更何况是今天这个日子。

      自从火焰恶魔被全部消灭之后,宫氏武馆就扩建了,被原本大了四倍的院子,此刻却还是被人塞满了。

      一只小白狗在人腿之间到处乱窜,追赶它的是一个只有两岁的小男孩,明明只有两岁跑起来快的却像一道风。

      青天白日里撑着一把伞的温柔女人是小男孩的母亲,她根本追不上儿子,她因为儿子的失礼感到很抱歉。宫京生表示小孩子活泼一点很正常。

      “就是,就是。”

      孩子爹毫不在乎的附和道,遭到妻子瞪了一眼,立马挠头,“儿子呀,快回来吧,你爹可惹不起你妈。”

      小男孩根本不听,结果一头撞在一根小腿上,顿时脑袋就撞疼了。

      他抬头一看,笑了起来。

      “马伯伯,抱抱!”

      马丧把小男孩抱起来,用胡子扎他的脸。

      “整天就知道顽皮。”

      屠霜说:“龙生龙,狼生狼,一个不老实的爹,怎么可能生出老实的儿子。”

      楚狂说:“说什么呢,说谁不老实!怎么能凭空污蔑人!”

      屠霜说:“你结婚后倒是老实了,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是一个妻管严。”

      楚狂挽着妻子春沐的手:“你懂什么,这叫夫妻恩爱。”

      春沐娇羞的笑了笑。

      楚狂说:“倒是你,今天怎么没有带你的那个摇滚男友来?”

      屠霜说:“出轨被老娘抓住,分了。”

      楚狂说:“分什么?分尸吗?算那小子倒霉。”

      屠霜说:“当你儿子的面说什么呢,当然就是分手,我顶多就是踹了他一脚。”

      楚狂说:“你那一脚跟谋杀没什么区别,所以你现在又单身了呗?那么大声告诉我,谁才是狗!”

      屠霜怒道:“你找打呀!”

      “你们的感情还是这么好。”

      说话的是一个女人。

      她很年轻,却手握这座c级新城最顶尖的权力。

      北半球东部世上最年轻的女城主,肖轻瑶。

      楚狂看了她身后的身为守城十杰的炼柔。

      “堂堂城主出门,只带一个保镖啊?”

      肖轻瑶笑道:“我们是以朋友的身份来凑热闹的,再说,今天这场合怎么可能需要保镖?”

      虽然没人给她正式介绍过,但她一眼就认出院子里那个块头大如山的男人应该就是土城护的尊主石平南。而他身边的女人不出意外的话则是木界护的尊主林若棋。火旗护来的则是颇有身份的代表。武家与宫氏武馆的关系更是不用说,今天必然不会少了礼数。至于雪山灵宗,肖轻瑶抬头望去,房顶上坐着的那两个美男子不便是吗。

      “小师叔,我妈昨天又问我了。”

      “什么?”

      白胧看着几乎跟师兄宫京生年轻时一模一样的宫雷震天反问道。

      宫雷震天说:“问你到底喜不喜欢那个女孩子?”

      白胧说:“比我大三十岁,算是女孩子吗?”

      宫雷震天说:“女大三,送金砖,女大三十,送江山。这不挺好吗,而且,血族的少女期本就远远长于人类,十八岁和八十岁基本没有区别。再说咱们雪山灵宗不是最看重内在修养吗?”

      白胧说:“年龄不是问题,问题是真心聊不来,谢谢嫂子了。”

      宫雷震天说:“越说谢,我妈越担心。”

      白胧说:“担心我一直赖在你家不走吗?”

      宫雷震天说:“小师叔,我家就是你家,怎么会嫌你住的久,我妈怕的是……”

      他凑到白胧的耳边。

      两个美男子举止如此亲密,引起院子里的人纷纷瞩目。

      “我妈担心你和我大姨妈都住在我家,日久生情。到时候辈分会比较乱。”

      白胧一惊:“那不可能!”

      宫雷震天说:“你怕什么,我大姨妈又不吃人,顶多喝两口血。”

      白胧说:“那你呢,为什么不找女人?”

      宫雷震天说:“我距离天下第一还差得远,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刀的速度。”

      白胧说:“有道理。”

      “有个屁道理!”

      宫樱雪掐腰道,“你不找女人,我什么时候抱孙子!”

      宫雷震天说:“这事不是已经交给小妹了吗,话说,今天可是她的订婚仪式,人都到了,她怎么还不回来。”

      宫樱雪说:“那你还不快去催她赶紧下班!”

      ………………………………………………

      城外。

      东区三号废品焚烧站。

      宫甜甜抱着白吱吱,糖果在翻着杂志,兴奋道:“这套婚纱很适合你耶。”

      宫甜甜说:“模特的胸会不会太大了。”

      糖果说:“没关系,到时候可以改码。”

      宫甜甜说:“把胸围改小,总觉得挺丢人的。”

      糖果说:“怕什么,反正老公都已经骗到手了。”

      宫甜甜说:“什么骗,要不是他厚脸皮求婚了九十九次,谁会年纪轻轻就嫁给他。”

      说完她突然叹了一口气。

      糖果早就看出来宫甜甜兴致不高,小心翼翼地问:“甜甜,你该不是后悔了吧。”

      宫甜甜摇摇头。

      “不是后悔,只是我又想起沈姐姐的信。她公务在身无法出席我们的订婚仪式,我觉得挺遗憾的。再就是,她依旧没有老大的消息,三年了,糖果,你说这三年了老大和桃姐姐究竟去哪了,怎么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糖果说:“你也说那是老大了,老大想藏起来,谁能找得到?同样,你担心谁也不用担心老大,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是老大的对手。他完成你了的梦想,成为了真正的天下第一。”

      “可人家,就是好想他参加订婚仪式嘛!!!”

      宫甜甜揉着白吱吱。

      白吱吱赞同:“吱吱吱!”

      “聊什么呢?”

      甘小乙和罗洛两人进到休息间,顺手把门关上。

      糖果坏笑道:“聊你的第一百次求婚。”

      甘小乙说:“不是吧,又又又又反悔了?”

      宫甜甜说:“你和罗洛把自动防御火炮调了吗,我可不想今晚出差错。”

      甘小乙说:“肯定没问题。”

      宫甜甜说:“那一百次求婚呢?”

      别说一百次求婚,哪怕一千次一万次我都要娶到你。”

      糖果捂着耳朵:“哎呀妈,你们现在说这种肉麻的话都不避人了吗?”

      宫甜甜笑道:“羡慕吗?那你就赶紧催一催某人呗。”

      罗洛说:“原来甘小乙娶你是被你催出来的吗?”

      宫甜甜刚想反击。

      突然。

      有人敲门。

      屋里人一愣。

      宫甜甜和甘小乙经过三年的飞速成长,早已迈入当世年轻一代的强者之列。

      但两人竟丝毫没有察觉到门外之人的气息,更没有听到脚步声。

      高手。

      顶级的高手。

      宫甜甜说:“谁?”

      门外人:“请开门。”

      好好听的嗓音,好熟悉的嗓音。

      宫甜甜激动的颤抖起来,她飞一般的拉开门。

      出现在四人一猴眼前的是一个美丽到让人忘记呼吸的女人。

      众人异口同声:“桃姐姐!”

      桃嫣笑着指了指身后。

      “我老公派我来问问,这家焚烧站招不招人?”

      目光犀利的男人怀抱一杆乌金色的长槊,背依焚烧站大门。

      宫甜甜的眼泪刷一下流出来,哽咽道:“你要应聘什么职位?”

      夕阳温暖。

      武禅咧嘴笑容。

      “在下武禅,曾经是个演员,现在来应聘你们的老大。”

      (全书完)

      读者群:495621002.欢迎大家来玩~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