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K - 比梦里还要骚(H) 比海更深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江徊看着她的笑,突然就来气了。

      合着在这等着呢,就爱看自己的窘迫样是吧,这女的。

      “反正今天我没事,你…练到你有事就走吧!”

      不甘示弱。

      秦晴也不逗他了,清清嗓子,身体稍微坐直。

      “刚开学适应得过来吗?” 秦晴侧过头看着他,微微带笑,好像真的就是个温柔知心姐姐。

      江徊从起床就不自在,又被她意外耳闻了一场撸射,现在看着秦晴就坐在自己面前笑,半边身子都麻了。

      “就那样…”江徊顿了话头,猜想秦晴应该是问自己觉得英语课进度如何跟不跟得上,才不会是关心他的校园新生活,“英语还好吧,没觉得很吃力,上节课老师还夸我挺有语感…”

      江徊不是这种自夸性格的人,可是没来由的就突然想在她面前证明什么。

      秦晴听了挺开心,“看来是跟我聊多了,起点作用。”

      说完话锋一转,便道:“那要不今天你自己安排?作业多吗?”

      江徊以为她要走,完全没想到的状况,一下有点急,还上手拉了她胳膊,“你有事吗?要去哪?”

      秦晴低头看着江徊着急又局促的大手。修长、麦色,又不会很弱鸡的失去美感。骨骼分明,青筋诱人。

      湿了,突然好想被打,用这双手。

      秦晴以前很少会因为自己不分时刻不分场合的发情害羞或是尴尬,欲望上头的瞬间只会放任自己想要被填满的念头在身体里肆意游走,这种时候只要看见男人只会情不自禁马上跪下伺候好他的鸡巴。

      而今天面对江徊,说不出哪里怪怪的。

      虽然秦晴只吃过年上,从不碰弟弟。

      如果是江徊这样的……她好像是可以的。

      只不过先认识的他妈妈,才认识他,还是口语家教这种角色。

      看她没答话,眼神定定落在自己手上。

      江徊突然明白了什么,触电一样松开。

      是不是逾矩了。

      还处在隐秘情潮中的秦晴,张口嗓音都变软好几度,“我不走,我就是昨晚太累了,你又大早上把我约过来……头好疼,我去沙发或者客房还是哪里躺一下。”

      昨晚太累了……闻言江徊太阳穴突突跳了两下。

      “别睡沙发,不舒服。客房最近也没换床品,你…就在我房间睡吧。”

      说完脸又烧红了,江徊却不自知。

      秦晴看在眼里,只觉他今天有点过分可爱了。

      本来不打算上他床,自己习惯裸睡,加上刚才双腿间还湿漉漉,就这么上了他的床,怕是骚味叁天叁夜都难散掉。

      想到江徊今天好几次委屈的眼神,她又不忍心再拒绝他了。

      脱了衣服窝进他的被子里,全身上下只留一条小内裤。穿跟没穿也没差,轻飘飘几根线,多余布料一丝也没。

      上床之前还假矜持,钻进来之后下意识地就把脸埋进江徊被子里了。

      好喜欢。

      清新不难闻,又带着一股淡淡的独属于青春男生的荷尔蒙体味。

      此时此刻的江徊在家里走来走去,坐立难安。

      好像他才是到访的客人,女主人毫无戒备睡得正香。

      走着走着就走到自己房门前了。

      江徊记得刚才是自己带上的门,怎么现在又开了?

      不敢凑太近,下体居然又起了反应。

      最近真的,好像一下子精虫上脑了,江徊有点烦躁。

      真说起来,最近是多近呢,好像就是从认识秦晴开始。

      一阵异样的叫声传来,江徊以为是秦晴头疼得厉害了要喊他,手刚准备推开门,他才意识到那好像是女人的呻吟。

      右手已经再次驾轻就熟地握上性器,眼睛忍不住的往里瞄。

      秦晴背对门口躺着,幸好,不然刚才就要发现自己了。

      甜腻的呻吟一声一声砸进江徊的大脑,手上动作也跟着不自觉地加快。

      他看见秦晴把被子堆在胸前,白嫩的后背露着,后腰到小腿都被他的被子裹着。

      房间的遮光窗帘没有拉完,阳光打在她身上,好像一幅画。

      江徊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体。

      和呻吟喘息一起控制江徊身体的还有她的蠕动。

      圆圆的肩头轻微晃动。是秦晴在用右手揉捏空虚的奶子,食指还在欲求不满地拨弄着小乳头。

      腿心夹着江徊的被子,不断揉蹭。

      往前双腿绷直交缠在一起,小穴夹紧,骚水打湿了肿肿的肉蒂,更打湿了江徊每天用来睡觉的被子。

      往后又把屁股撅起来,腾出手抓着被子在臀瓣上又磨又蹭。

      “嗯……爸爸……打我…我要……插进来嘛…”

      想象着下一秒就会有人从身后掐着脖子对自己又打又操,欲望几乎一瞬间蹿上顶峰,无法收手。

      也根本顾不得自己现在到底躺在哪张床上发骚。

      “要爸爸…要吃……不要玩我了…进来好不好……”

      好饿,好馋。

      手指被用力塞在自己嘴里,一边含弄一边求着大鸡巴操她。

      身下小穴此刻也饿得发狠了,穴口不由自主的张大,仿佛缺氧濒死边缘,贝肉不住地收缩。

      她在自己的床上发情,嘴里居然还喊着爸爸……

      江徊已经分不清是现实还是他又做梦了。

      眼前的秦晴比自己梦里还要骚,还要贱。

      手上动作快得都出了残影,却还是硬着,不想射。

      在听到床上女孩第叁次娇滴滴喊爸爸的时候,江徊推开门走了进去。

      绕到她面前的床边,秦晴才注意到有人进来了,如梦初醒。

      身下动作停了,小嘴却还张着,一直在喘。

      操,好骚。

      江徊就站在她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裤子褪到臀部,粗涨的肉棒被前精润得亮晶晶,再往前一点就能打在她脸上。

      秦晴咽了咽口水,目光从肉棒上移到江徊面无表情的那张脸。

      鸡巴抖了抖,出卖了江徊强装的镇定。

      “秦老师,你在干什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