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比特人 - 第一章“你把衣服脱了,给我看看。” 绝非善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第一章

      一切源于一场蔓延至全球的病毒。c病毒。

      在起初五年内,人们经过防御,疫苗,隔离,有效制止了病毒的传播。人们自以为控制了病毒,逐渐放松警惕。直到有基因科学家,检测出了c病毒有潜伏期与进化期对人体dna的串改现象。

      而这一切,也改变了伏小诗整个的人生状态。

      2022年,病毒初期,国内疫情控制稳定,国外疫情肆意,各国政府忙着举办奥运与各项发展计划,世界尚且运行正常。

      伏小诗正直高二,十八岁。当了整整九年书呆子,戴着副标准眼镜,长相说不上漂亮,也就一般般吧,加上青春期她皮肤敏感,一脸的豆豆。

      她养了条狗,乡村田园,她妈在给人家当保姆,那家人女主人是个二叁线明星,不过嫁得好,嫁给他们这一个开连锁商场的老总。

      伏小诗那时候人还算开朗,在学校里有两叁个好朋友,都是学习好伙伴,后来暑假,她妈让她去她工作的地方打暑假工,打扫打扫卫生,人家女主人给拿点钱,一个月几大千,跟他妈一月二万五比是比不了,但对一个还没出社会的小丫头来讲诱惑力可高了。

      她牵着妞妞,一人一狗就这么去了,她负责打扫,妞妞负责看门,那时候还不知道权让也住里面。

      天气特别热,刚下车就被她妈领着从别墅后门进去。保姆住地下室,也不算全地下,别墅前高后低嘛,负一层外面视野也特别宽阔。

      她不知道权让是这家子的人,刚才负一层就看见人家在健身房的跑步机上挥洒汗水那背影,差点没给噎过去。

      权让是谁啊。

      她们学校高叁的学长,七月份刚毕的业。学习成绩不算特别好 ,篮球社的,但长得高,而且是个相当标志的帅哥,

      伏小诗春心萌动,高一没少看过权让打篮球,这厮学校里有一大批的女“球迷”,刚满十八就拿了驾照,反正走到哪儿都不缺女人。

      她是肯定很喜欢人家的,高一那会第一次看权让打球赛,坐第一排离得特别近。他们在球场上跑过来跑过去,她脸上都能感受到风和汗味那么近。

      那场裁判误判,加上对面有下叁滥身体撞人犯规,整个场都打得很焦灼又生气。后来教练把权让替上去,这厮从篮板上抢到篮球转身一扔。那个姿势,手掌,体温,就像有冲击波似的。

      人家以为他是冲篮筐去的,结果偏离轨道,结结实实砸在使下叁滥招数那人身上。“砰”的一下子,特别响,全场都吓坏了。

      那人当场脑震荡昏迷不醒,血从嘴里鼻子额头全往外涌,跟死了一样。

      49—51,这一球以权让的水平,是能追回评分的。他不打算赢,他想把人打死,完后竖了个中指,把护腕套子一摘。

      那个场面,在九年书呆子伏小诗的心理烙下了深刻阴影。

      权让扔球那手,跟炮台似的,以至于伏小诗总觉得他有暴力倾向。

      结果权让是真的有,十足的暴力狂。

      暑假刚住进去,权让没认出她来,伏小诗的活动范围基本都在负一层,擦拭健身器具,给泳池换水清扫,书架归纳,包括家庭影院的日常清洁。权让她妈听说接了个宫斗剧,跟一线大演员演,早就提前一个月去剧组了。

      伏妈负责一日叁餐,全是做给少爷吃的。伏小诗难得有口福,少爷不吃吃不惯的全到她碗里了,扔了怪可惜,伏小诗也不嫌弃,吃了一口的布丁蛋糕也照单全收。

      那晚上她给泳池换水,刚把水换完,就听楼上传来咚咚声,一女人披头散发,从一楼滚下来,身上穿的是巴黎世家,赤着一双脚。

      伏小诗手里还拿着抹布,就看见权让从楼上走下来,一把拽着女人头发丝往前拖。

      “别!别这样,我都这么求你了。”

      她叫声惨烈,疼着剧痛还不忘求饶。

      伏小诗刚看出来,这个女人也是学校里那谁,她叫不上号,但知道是之前跟权让走很近的。

      “我让你来烦我了?”

      权让问了句,阴着脸继续往前走,负一层外面花园都是小石子路,伏小诗亲眼看到他把人家一路拖,大腿都刮出血了,女人哀叫根本没用,直接从后面扔出去了。

      权让不喜欢死缠烂打,分手前说得好好的,女人不让甩叁番五次纠缠,对他来讲早就没耐性。

      伏小诗吓得站在墙边,权让走回来,步伐迈得宽,临近了突然撞了她一下,力道没使大,随后一头扎进泳池里。

      伏小诗肩膀作痛,被撞的一屁股坐下,就听到权让劈头盖脸问了句。

      “你妈是干什么吃的,把人放进来?”

      “你又是干什么吃的?你养的土狗呢,不会叫是不是?”

      疫情期间不允许串门懂不懂。

      他脸冷着,伏小诗听身后阴恻恻的声音,吓得脊椎骨一硬,连头都不敢回。

      “半夜...一点了,我妈都睡着了...”

      权让是真的吓人,她都怀疑自己有没有被撞出内伤,疼得要死。这对权让来说,屁都算不了什么。

      “去给我拿瓶千岁山。”

      他使唤,伏小诗哦了声,爬起来小跑去冰箱里拿。回来站在泳池边上,水面波涛阵阵,水底下的人在憋气,不一会冒出个头,盯着伏小诗。

      她被看得头皮发麻,今晚早该睡,半夜一点追韩剧追太晚了,本来想不如当晚把泳池打扫好明天白天可以睡个懒觉。

      大意了。

      泳池里的男人喝着水,眼扫了一下伏小诗,他根本不知道伏小诗跟他一个学校,看刚才吓成那个逼样,说不定回头要在网上乱说,女明星的儿子嘛,舆论至上时代,注意点好。

      “我平时不打女人。”

      鬼才信啊,刚才才打过,大腿都给人家磨出血了。

      伏小诗嗯了几声,想说困了准备睡了。权让从泳池走上来,浑身湿透,下半身本来是纯白的冰丝裤,这会全黏在大腿上。

      伏小诗忽然感觉不太妙,人在面临危险的时候神经感官很奇妙,像触电一样,她尴尬的抿了抿唇扭头就想跑,被权让伸手拽住了衣服后领子。

      “别走啊。”

      “你把衣服脱了,给我看看。”

      “你...你说什么?”

      伏小诗结巴了,被扯住后领的手又收了收,把她整个人拽了过去。

      “听不懂人话?”

      “衣服,脱了。”

      权让伸手,拽着她手臂,体温出奇的烫。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