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比特人 - 第三章压在床上掐出水儿 绝非善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第叁章

      伏小诗从小就怕疼,生病了宁愿吃药都不打针,屁股蛋上要是挨一针, 那得惊动整栋楼的护士。

      为了避免疼痛,她这十八年来把自己保护的连块皮都没掉过。

      但听到权让说要给她打一针,伏小诗心磕噔一声,瞬间没了底。

      “我有性瘾的,妹妹。”

      “性...瘾?什么病...你要不去看个病打个针?”

      “没事,我给你打一针就好了。”

      他说完,侧身闯入,门被他右手往后一推,关上了。

      封城了,车开高速都有警察严格看管,走什么路子都不通,也禁止居民外出活动,他开着车,一个人在小区篮球场砸了几十个篮筐后才回来。

      运动后的身体神经兴奋,血液涌动,以至于男人胯间鼓起了肿胀一团。

      要他疫情期间没有女人,这不可能。憋两叁天可以,憋久了会发疯。他把注意打在了伏小诗身上,刚好,别墅还有个黄豆芽菜,塞塞牙缝可以。

      屋内连十平米都不到,除了一张单人床,就是一个小衣柜小书桌。杂物间清理出来的小地方,伏小诗昂着头,听权让说要给她打针。

      “小保姆,给老子玩一会?”

      进入房间后,男人呼吸逐渐急促,一米八六的个头站在这,压迫感瞬间让伏小诗喘不过来气,她渐渐后退,脸色已经变得相当难看。

      “玩....?”

      “怎么...个玩..法..”

      她结巴,后退至没有落脚点,身后就是床,随着权让的步步逼近,她后颈本能往后缩,不得已坐在了床边。

      这房间容不下第叁人,太局促了,局促到她想起身开门的动作都施展不开,唯一的路线早就被权让遮挡的严严实实。

      权让没洗澡,除了散发出的汗味之外,还有本能的兽味。

      他像头猎豹,饫甘餍肥时消停,看不上伏小诗,现在不一定了,饿了,吃什么都香。

      “听你妈说,你跟我一个学校的?”

      “我怎么没有,见过你。”

      他问,抬起手去碰伏小诗的头发,她吓得脖子一扭,就看权让弯身拿起了她搁置在床头柜的眼镜,他视力良好,这会隔着镜片看她,人从清晰变为模糊,连脸上那几颗青春痘都跟打了马赛克似的。

      “我要叫我妈了...”

      “我妈就住一楼,她耳朵灵,听得到的。”

      权让哦了声,一脸无所谓,把眼镜放下后回道:“叫呗,你要有这个兴癖我也不介意。”

      她妈还能把他拦着操她女儿么。

      他伸手,忽地抓住伏小诗手腕,缓缓往自己胯下神秘的肿胀部位移动。伏小诗眼眶红了一圈,纤细的手腕被牢牢禁锢住,缓慢挪近,直到指尖碰上了宛如小山丘般的地方,隔着一层运动裤,热量却是触碰就能分辨出的高温度,伏小诗就像被烫着了一样,泪止不住往下落。

      青春碎了一地,权让是个不要脸的流氓。

      何止是个流氓,还是个暴力狂。

      “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老老实实给我玩会儿。”

      “要么就死呗。”

      他勾唇,笑地相当和蔼,往前又压了半步,伏小诗不得已整个人爬上床开始往后缩。权让慢条斯理脱下上衣,露出精瘦健壮的臂膀与腰身,手指压着裤角往下褪,男人身躯,已经暴露在了空气之下,他这两个选择,不如不说得好。虽是玩笑话,可伏小诗那小心脏受不了折磨,权让生气起来那么吓人,她真相信自己会死。

      “不不不,不嘛...”

      “别这样,我们好好说会话行不行...”

      伏小诗泪往下落,眼睛回避起了前方男人的重点部位,权让此时已经压上了床,随手拿起了刚褪下的四角内裤,在伏小诗抹泪时,套在了人家的脑袋上,布料蒙住了眼睛,她顿感不安,却已经被人按倒扑在了床上。

      “不疼,我技术好。”

      “在哭我没耐心了啊。”

      屋内灯光明亮,她被罩住了头,布料稀薄,以至于光透了不少进来。就像乌龟缩进壳那样,虽带来了一丢丢的安全感,可只要一想到这是男人的贴身内裤她就怕得像条鱼一样板命。挣扎时 ,双手都被男人轻而易举压在了头顶上方,腰跨皮带一勒,拴在了床头上。

      “权让...”

      “嗯。”

      “我怕疼。”

      “不疼,我轻点。”

      他说完,眼缓慢往下挪移,摸上了伏小诗的腰,把她穿着的那条五分运动裤,轻轻松松褪至膝盖部位,往上一压,她被束缚的动弹不得,一双腿被男人一只手就压住了。

      触感还真不错,细皮嫩肉的。权让夸赞几句,说书呆子就是书呆子,除了读书之外,体格从没锻炼过,嫩得像块豆腐,一掐都要出水。

      他确实也照做了,常年运动的手指骨,都磨出不少茧子,从白皙的大腿根部缓慢挪移,随后挪到了鼓起的一处小邱。

      “昨天让你分开腿看看,你不干,这会总该给我看了?”

      权让问她,伏小诗咬着唇,那种酥麻感让她脑神经开始错乱了,就感觉两根指头从斜侧面拉开了内裤,小穴这下彻底暴露在了权让眼底下。

      在头顶白炽灯的照耀下,男人视线盯着身下不安扭动的小穴。女人被他压着,手禁锢着,裤子脱了,小脚指紧缩狠不得蜷成一团。

      两片肉瓣紧紧包裹,连粉色肉豆都看不见,颜色不错,就连气味...

      他缓缓俯下头,鼻尖离小穴半个拳头距离,女性体香散发出来,仅是一丝味,闻到了,就感觉浑身血液燥热的更加难耐。

      满脑子都想得是怎么把鸡巴塞进去操她,操得她一边哭一边给他夹鸡巴,上面下边一起流水,流得整个床单都是交配的气味。

      “我掰开看看?嗯?”

      他音句夹杂喘息,呼吸越发不稳,伏小诗呜咽一声,吓得臀部往上挪,却被他一双大手挪回原位,拇指食指凑了过去,捏着两瓣饱满的肉户,往中间一掐。

      伏小诗脸像滴血般泛红,不堪,难受,和委屈交织一起。更多的是权让压迫感过盛。

      “你看,掐出水了。”

      他轻呵一声,抬起手给她看。

      ————

      写完才发现都还没插入=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