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在星际文中拯救alpha女上将71曾经(下)

    

      皇帝心里其实也知道,自己最偏爱的那个大儿子不争气。

      短短叁年的功夫,捅出了一堆篓子不说,简直像是穷疯了,交给他过手的事情桩桩件件非得剐掉一层油水,怎么看也不是能托付大任的样子。唯一好在生了个聪明伶俐的皇孙,一出生便在皇帝身边教养,没沾上亲爹的贪婪穷酸。

      若非身体出了问题,皇帝本想等到孙子成年直接定下皇储的位子,只可惜眼看着能理事的时间有限,那便要找个合适的辅政大臣。

      他疑心重,又总爱推己度人,几个兄弟虽也曾助他上位,但如今各自成家有了子嗣,难保到交接时存了私心,他信不过,算来算去,就算到了那个重伤归来的嫡子身上。

      不算笨够听话,孤孤单单伶仃一人,注定早死又必然无后,再没有比这用着更趁手的工具人了。

      人选一定,他立刻展现了父亲的关怀,亲自去探望这个儿子的伤势,短暂虚伪地父慈子孝了一小会后,便迫不及待切入正题。

      你想做皇帝么?

      素来温良的嫡子当然是大惊失色,当即表示虽然他的病症虽只有少数人知晓,但究竟自己是个什么状况还是心中有数的,怎敢肖想皇位。

      儿子的惊恐很好的宽慰了皇帝的忧心,他顺水推舟提出一个仿佛完美的解决方案——把大皇子所生的长孙过继给你,继承人便不成问题。

      罗熠的反应当然还是拒绝。

      皇帝于是愈发满意,开始像个真正的父亲那样循循善诱,谈起国家责任之类的话题,甚至还搬出了自己的亡妻,苦劝半宿终于换得罗熠无奈地点头应允。

      目的一达成,心头大石落地,皇帝又后知后觉有些不悦——一个短命鬼,让他在皇位上坐个几年已经是临终关怀,不感恩戴德就算了,怎么还跟自己拿腔作调的。

      暂且挥去心头的不快,皇帝便开始殚精竭虑地为自己的好圣孙做打算,登基后该做什么立威,该颁布哪些政策留名,桩桩件件面面俱到,至于罗熠——他什么都不需要做,乖乖让一切保持现状,当个傀儡皇帝等着传位就好。

      就这样,悄然之间,帝都的风转了向。

      随着法律意义上,罗熠多了个只比他小十岁的儿子,悬而未决的皇储之位终于有了着落,那些观望的势力再度一股脑簇拥到罗熠身边示好,他却都一一婉拒,反倒时不时跑去前线劳军,一副无心权力怀念战场的模样,将避嫌这件事做到了极致,

      皇帝最后那点戒心也渐渐放下了。一来罗熠的姿态实在是做得足够清高,二是他心知肚明,当初的战场刺杀出自大皇子的手笔,事故调查团却因为他的干预而故意掩盖真相,他心中到底有愧。

      于是在那年的立秋时分,一则突然消息炸响了整个帝都政坛:皇帝宣布身体状况恶化,由皇储代理摄政。

      开始的罗熠,仍旧是很谦恭的。

      皇帝因为多疑,在远郊筑起高塔来作为疗养的居所,方圆五百公里内设立禁空装置,来往极其不便,罗熠却仍能保持每周两次的频率上门汇报请教。

      他全然是个政治新手的样子,提出许多问题笨拙到几乎能当笑话讲,面对皇帝和皇孙一老一小不加掩饰的嘲讽鄙夷,也只是不好意思地低头笑笑。

      以如今时代的通信技术发达程度,面对面交流和线上通讯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这种大费周章本质还是种臣服的仪式,象征帝国真正的主人还是这名高塔上的老人。

      罗熠的恭顺姿态的确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皇帝终于一件件移交了原本紧攥在手中不肯放的几项重要权力——当然,主要原因还是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脑子也愈发昏沉,再不放权恐怕阻碍了帝国这架庞大机器的正常运转。

      不过在保持神智清醒状态的那几个小时里,他依旧坚持听取来自暗卫的汇总报告,试图在彻底撒手之前找个机会,最后给罗熠一次敲打,好在这个傀儡儿子的心里深埋下恐惧的种子:即便退居此地,我的眼睛仍会始终盯着你。

      这种努力并非徒劳,皇储摄政的第叁年,他那遍布帝国的耳目上报了异常——秦家正在暗中研究治愈精神力损伤的技术。

      皇帝终于感到心满意足,他深知权力的滋味是何等美妙,罗熠要是毫不挣扎甘心就死才是事出反常必有妖,如今这点不痛不痒的小动作反倒抚平了他的多疑,让他放心将手中保留的那些暗中力量尽数撒出。

      叁天之内,帝国特别纠察队就以违反星际公约为由查封了秦家的多间实验室,动如雷霆,尽显铁腕。

      罗熠对这件事的反应极为微妙,给了秦家几个大项目作为补偿,却并没有试图翻案。之后的面谈中,父子二人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默契绕开了相关话题。

      皇帝做这一出敲山震虎正是为此,直到这一刻,他才算认为自己已经完全驯服了这个儿子,此后便能稍稍放松,注意盯着大势走向即可。

      他的病其实已经恶化到了相当的地步,只靠这一个念头支着去谋划算计,如今终于遂愿,整个人便也懒散了下来。罗熠仍旧一周两次地过来议事,他开始还强撑着不愿表现出疲态,后来见罗熠始终本分,也渐渐左耳听右耳冒,含含糊糊说两句评语,就又躺回病床上了。

      那么改变究竟自何时开始呢?

      罗熠来报告二皇子勾结联邦意图卖国的时候,皇帝还能记得气愤,果断落下一个杀字。之后说起四皇女和五皇子叛逃路上被抓住,已经宣判无期徒刑,许是糊涂加上本就不挂心,他便只长长叹了口气。等到大皇子和五皇子的势力在帝都外交火,连累两名天潢贵胄也送了命,即便死者之一曾是最疼爱的儿子,他也仅仅呆呆地哦了一声,就又看向窗外的绿野。

      真正让他最后露出一点情绪波动的,还是罗熠满脸哀痛地告知他,自己那位聪明伶俐未来可期的儿子在前天不幸死于食物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