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遇祸

    A女士最先聘请了私家侦探做进一步的调查,虽然律师事务所的人强烈建议她先报警做好备案,可无奈她本人坚持不报警。

    这起案件牵扯众多,开会研讨下来被细分了好几起不同类别的诉讼,而杨悠悠负责的部分就是为A女士的离婚诉讼做好最万全的准备。

    像A女士这样冷静坚强的女人真的太少见了,至少杨悠悠这半年接触的案子里她还是独一份,没有一丝一毫的憔悴不堪,举手投足全是一个成熟洒脱的贵妇,那样耀眼的体面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效仿起来的。杨悠悠对这位当事人的遭遇深表同情,又对她的姿态深表佩服。而她所能做的,就是利用好自己的专业知识,帮她打赢未来的这场官司,帮她夺得更多的损失赔偿。

    现在的离婚法并不保护家庭主妇的贡献与付出,简单来说,只要她没有参与到社会劳动中换取相应报酬,而她的丈夫又足够精明的话,她离婚后所能争取到的方方面面都微乎其微。

    出租车靠边停了车,杨悠悠也从案件中回过神。她习惯性的抬手看看时间,然后用手机向司机支付了车款,下车时她习惯性的朝司机笑着道了声‘谢’,眼见着出租车驶离视线,她才默默的朝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此时已经快到凌晨一点,她边走边左右活动着脖颈,僵硬的大脖筋发出‘卡卡’的声响。还好这个周六周日她终于可以放假休息了,这可是她期待已久的假日啊……

    杨悠悠所住的小区离市中心很远,崭新的楼盘,小户型住宅,单价便宜,她也是寻找了好久才敲定买下这里作为自己的小窝。为这间不足五十平的足够她一人生活的房子,她花光了自己从大学开始就不停打工直到工作数年所积累的全部积蓄,又贷款了二十五年。

    乘电梯直达十一楼,杨悠悠从笔电包里摸出钥匙打开房门。回身把门仔细锁好,她才站在玄关处拍亮了室内灯。房间一室一厅一厨一卫,装修很简单,基本上也就装了地板,整修了一下狭小的厨房及卫生间,就连雪白的墙壁,都是她自己买好涂料一层层起早贪黑刷的。

    玄关直通客厅,摆件除了门口的鞋柜,就是放在大厅中间的简易沙发、茶几和窗台前花盆里的几株多肉绿植。她脱下鞋子放进鞋柜里,然后几步走进厅里,把怀里的资料还有笔电包往茶几上一放,整个人就如泄了重担一般嘤咛着伸了个懒腰瘫进沙发里。

    “唔……”眼前一黑,杨悠悠立马闭眼,手臂遮着眼睛缓了一会儿才晃晃脑袋站起身,拉上客厅窗帘,脱掉一身干练的修身西装外套与长裤,板正的白色衬衫也被脱掉了,露出里面一套安分保守的内衣裤。

    杨悠悠的身材很瘦,168的身高还不到一百斤,前面锁骨鲜明,后背蝶骨突出,两条腿笔直而修长,唯一长了点儿肉的地方,前是B罩杯的胸,后是圆鼓挺翘的屁股。她的身材属于穿上衣服特好看的那种,可无奈,她本人审美很遭。

    她不会化妆,可胜在皮肤底子好,五官纯美清新,哪怕只是在脸上涂了大众品牌的普通乳液,也无损她的天生丽质。洗澡用香皂搭配沐浴乳,洗头用的是超市打特价时近一升装的大众牌子洗发精。衣服是在好友的强烈建议下延伸搭配的基本款,不然她大约只会选择工装跟休闲卫衣,鞋子清一色的黑、白与棕,哪怕是运动鞋也是平底款。内衣、内裤算是她最费心的地方,毕竟是贴身穿着,总是选舒适的。

    杨悠悠家境普通,父母在她小学四年级时离婚,她先跟着父亲,后又跟着母亲,只是在她父母都分别再婚后她的立场就变得很尴尬了。为了不成为别人的负担,为了不成为自己的负担,她比任何人都要拼命努力。好在生活并没有再给她平添苦难,无灾无祸的拼搏到了现在,也在去年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小窝,她觉得自己美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不是有句话说‘爱笑的姑娘运气不会太差’嘛,她觉得这句话该改成‘努力的姑娘终究会得到自己想要的’才更贴近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