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四、祸事2

    杨悠悠身体出现了轻微的颤动,她想躲避给她造成异样感受的侵袭,却连手指都无法挪动半根,只有略微错乱加重的呼吸显示她对这一切并不是毫无知觉。

    男人沉浸在掠夺的快意中,似乎一点儿都不担心她会在中途突然醒来。杨悠悠的两条细长腿被他架高,敞开的腿心完全落入了他的口舌中,‘咕啾咕啾’的搅弄声在只有粗喘声的卧室中异常清晰。

    未经碰触的穴口被涎液彻底染湿,他玩够了被自己吮肿的阴蒂与花肉便直转向下,灵活的舌尖抵在闭合的小穴口不停勾挑。紧致的穴口排挤着异物的入侵,他强试了几次,舌尖也仅仅只能挤入一点儿。

    几番努力下仍不得其所,他急躁的,用一根手指代替了舌尖。指腹摸着湿腻的入口,在知道她的蜜穴已经被勾出淫水的情况下往更里面探入。

    操!好紧。他伸舌舔舔嘴唇,手指的感觉很敏锐,从紧致的穴口往里,是越发紧致幽闭的一条甬道,内里的媚肉湿润弹软,紧紧包裹着他的手指一边抗拒一边矛盾的往内里牵引。

    好会吸……他的手指在她的小穴里开始拨弄,上下左右,进进出出,手指被快速的濡湿,水亮的淫液让他探索的动作非常滑顺,可里面的紧致也让他鼻息灼热,眼尾发红,才只是一根手指就已经紧成这样,那如果他的鸡巴插进去,岂不是要被她咬断?

    “恩……”只是想象了一下而已,他的肉茎顶端就突然溢出了更多的黏液,沿着龟头缝缓缓淌下。

    DV再次特写了女人小穴口的全景画面,他扒开了穴口仔细往里面看,果不其然,在粉嫩的穴口内里他看见了一圈牵连的纤薄肉膜,她还是处女。

    “哈……哈哈……”他突然笑了起来,声音不大,可经过压抑的声音听着让人不由背脊发凉。

    沉睡中的杨悠悠不知是不是忽感生命受到威胁,眉头突然紧锁,极不安稳的低喘了一声。

    他止住笑,只是嘴角的笑痕仍在,他抬手用手背擦了下眼角笑出来的水珠,抓过床上的两个枕头垫到杨悠悠的腰下,眸色一沉,唇舌再次俯向她的腿心。这一次的舌头比之前要强硬许多,可能因为刚才手指进去过,所以没一会儿,穴口竟被他舔出了容他舌尖探入的小口。

    他渡了好多口水进去,又塞入一根手指不停在里面搅弄。经验他是没有的,只能凭借看过的AV模仿那些男优的动作进行试运作,可喝了迷药沉睡的女人不比经过专业训练的女优,不仅不能给他任何回应,就连舒服或难受她都无法过多表现。

    涨疼的肉刃已经让他的思考接近停滞,抽出手指后仍在瓮合的小口直接扯断了他最后的一丝理智。手扶着硬挺到快要翘贴到下腹的肉茎,饱硕的龟头对准了那小口,抵住嫩肉往里面挤去。

    小穴看似水湿,手指也感受过内里的粘滑与水润,可实际操作起来的困难不是一星半点儿。从来没有容纳过异物的阴道口又窄又小,内里更是闭合,当他手握着阴茎将龟头使劲抵进时,穴口周围的嫩肉都随着重压凹了进去。

    杨悠悠不适的皱眉,腿心反射性的绷紧,之后就再没有任何反应。

    他急出了一头汗,明明看小电影时那些男人都进去的特别顺利,怎么轮到他难度就这么高?他知道现实与理想之间肯定有差距,也知道AV里的场景不能全信,可他研究了那么久,现在都轮到实际操作再跟他喊‘卡’?别开玩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