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零八、嫉妒

    

      “恩……杨悠悠,轻点儿夹我,太爽了……”火热的大鸡巴一记接一记地重重顶操着骚淫的媚肉,大龟头一下狠过一下地捣弄着柔嫩的蜜道,直把还想挣扎的女人操得腰软穴娇,淫水直流,一张被紧捂的小嘴可怜兮兮地泄出哽咽,两只脚丫都绷直了脚背,“鸡巴都要被你啯化了……你都不知道我忍了多久,终于……恩……你终于是我的了!”

      “唔唔……呜……呜呜……唔——”杨悠悠力量不济,无论她多拼命的挣扎最后都在男人蛮横的力道下被卸的一干二净,易感的小穴被越操越快的炙热肉茎操干的从里到外湿成一团,每每有一处地方被撞到,她就控制不住的整个人缩在男人怀里直哆嗦。

      杨悠悠死命抓挠着男人手背跟手臂,她没有武器,除了一双手就是两条被男人缠压住的双腿,可最令她恐惧的的,是他根本不畏疼痛,不论她怎样抠掐,他都一门心思的挺着那根粗长的大鸡巴狠撞她的腿心,蚀骨的酥麻搅得她的私密不断收缩,青筋盘绕的棒身火热狰狞,每一下直击到底,都会‘咕唧’一声挤出不少浪水。

      暗夜中,一道白光闪过,要命的酸麻刺进了刚缓过痛感的娇穴,热胀的感觉在小腹里爆开,可怖的尖酥直顶天灵,杨悠悠眼中满溢的泪花被甩落,在怎么也挣脱不了,怎么也扒不开男人大手的情况下泣哭出声,“呜呜……唔……呜……呜呜呜……”

      “是你不好,是你想跟别的男人上床,刚才哪怕你说出一声拒绝……我都不会这么生气……你的小屄这么嫩,这么甜,可你却想给别人……”翻涌的情潮已经让展赢热血沸腾,强健的腰身猛劲儿耸撞,胀硕的大龟头在快抽之后立刻狠击入底,水淋淋的穴里悄声鼓起了一块儿凸肉,引得他每次都忍不住朝着那里大力撞干。

      杨悠悠的身子越来越软,孤立无援的她除了试图弄伤对方已经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了。可事与愿违,蓄力的腹部让她的腿心绞得更紧,拼命挣逃的屁股一次又一次的被他捻压着阴蒂花肉毁掉坚持,更在她无计可施的情况下被那根横冲直撞的粗硬顶到了让她害怕的哭出声的地方。

      展赢压实了她的后背,一边宣示主权似的占有着她的嫩穴,一边扳过她的脸去舔吻她满眼的泪花,“为什么哭?因为我不是他吗?要不……我让人把他带过来,让他亲眼看看我是怎么操你的?”

      “呜……唔呜……”杨悠悠根本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已经快要不能继续思考的脑子硬是被男人逼迫的一点办法都想不出来。‘救命’喊不出,‘挣扎’扭不动,还有更加骇人的,是他突然猛劲儿又执着的撞顶全朝着一个地方,那里……不行的,好烫,那里不要!

      酥酥麻麻的酸痒根本不受她意识的控制,越是抗拒越是鲜明,不知道自己又生受了几下,杨悠悠那仅剩的反抗力气都开始松散,大脑像缺氧一样晕眩,一双泪眸迷雾一般失焦,可是那湿漉漉的小穴却越绞越痒,既害怕他的重击,又因为他忽然撞向别处而难受。

      “唔命……呜呜……唔唔命……呜……”她怕死了身体失控的感觉,更因被人强暴而悲愤欲死,挣扎中体力已经所剩无几,空气在男人紧捂的手下变得稀薄难得,她只能抓紧了他的手,不停的大口吸气才能透过一点儿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