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零九、初精

    

      展赢的周身热气熏炙,女人的小嫩屄本来就紧嫩非常,哪想突进她的小子宫更是紧的让他腰椎酥麻后脑轰炸,缩啯不休的宫口抽搐着卡在了他最敏感的冠头凹处的系带位置,满满的温热潮精撩拨马眼,柔嫩的嘬绞令他几近发狂,怀里的女人发不出声来,仍在不停痉挛抽搐的身子被迫着继续承受他的过度索求。

      杨悠悠觉得自己要死了,空白的大脑失去了最具智慧的语言能力,她想喊‘救命’,想要去捶墙朝隔壁求救,可发出的声音却是欲生欲死的哭啜。展赢更是被性欲烧断了神经,终于能得到她的充实感让他根本舍不得方手,捂紧了她可能会引来麻烦的嘴,霸道又残忍的一次次挺着大鸡巴狠辣地操击她的娇宫,偶尔几次猛抽再深刺,都像要操碎了她的穴芯一样,然后再带着尖戾的锋刃疯也似的干进她的子宫里捣搅宫腔肉壁,每一击都能把她操得小腹顶凸。

      “你还不知道吧……”展赢用唇舌狂亲搔钻着杨悠悠的耳朵,直到她的哭声碎掉,他才更加坏心的继续说道,“你的男朋友,现在正跟别的女人一起……干着我们正在干的事儿……”

      杨悠悠拼命摇头,混沌不能思考的大脑已经处理不了这样无凭无据的问题,他一定是骗人的,她不信!

      救我……救我……不管谁都好……求求你……救我……

      “不然……他为什么这么久了还没回来?”展赢恶劣的欺负着杨悠悠,就像是要把这些年的对她的忍耐跟不甘全都泄还给她似的,“在你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在你准备对他张开双腿的时候,他正舔着、操着别的女人的骚屄……”

      “唔呜呜……唔……不……呜开……啊呜……”她已经没了力气,宣泄一般撒泼捶打被展赢死死地箍在怀里,怎么哭叫都挣扎不开,小屁股在高潮中哆嗦颤抖,浪肉嘬着大鸡巴吮个没完。

      强烈的吸附力缠的展赢再也无法抵抗疯蹿的酥麻,即将喷射的欲望燎开了他的精孔,展赢一口咬在杨悠悠的颈侧,戾耸激撞间大量的浓厚热精猛射而出。

      展赢的嘴里尝到了淡淡的血味,暗夜里流光闪动的眸子里全是掠夺与占有的深沉贪恋。他射得太稠太多,甚至都让杨悠悠在空寂中听到那汩汩射入子宫的喷发声响,那么浓那么烫的浊精铺天盖地一样将她的子宫撑满,胀碎了在窒息中消失的喘息,“啊啊……呜……唔唔……呜呜呜……啊……”

      “恩……杨悠悠,我射了……”酥到极致麻到疯狂的快意让展赢的声音暗哑的灼人,他把身下的女人压制的更紧了,急耸深怼的大鸡巴还插在她子宫里的喷射着残余的热精,失了神的杨悠悠迷迷糊糊地根本不懂抵抗,颤抖着嫩臀被他干得浑身虚软。

      苦涩的泪珠滚落出她失了光的眸子,杨悠悠甚至已经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她明明只是跟男友来参加同学的婚礼,明明只是来见证同学的幸福时刻,明明婚宴上一切都那么正常,那么美好……可为什么她会突然遭遇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