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温存

    

      你绝对温存,绝对可爱。——王小波

      我在你身上感到一种永存的精神,超越平庸生活里的一切。——王小波

      姜婵看着床头的壁灯昏昏黄黄的,意识也逐渐从混沌里拉扯回来,因为怕压到她,季佳泽侧着把她圈在怀里,右手抚住她的后腰,左手在她的脖颈后面轻轻抚摩,像哄小孩一样。

      如果忽视他插在她身体里的东西的话。

      一直维持某种姿势会让人产生不适,但她不想打破这份平静的事后时刻,只是不自主地挪动了一下腿。

      “嘶——”季佳泽和她的额头相抵,姜婵和他对视上,就觉得好像推翻了之前所理解的男生的不应期,在这段时间内,季佳泽应该不会再硬起来才对,但他的眼睛告诉她说不是的,蛰伏的幼兽蓄势待发。

      他睁着眼盯着宋婵看了好久,又接连着闭了闭,像是在压抑自己的欲念,他恍惚间看见宋婵嘴唇翕张,好像在说什么,但他就像强迫自己精神脱离肉体一般怔在原地,直到宋婵没好气地把他倒置着压在床上的时候,他才像失去意识的溺水者突然快速呼吸起来。

      “你在我床上发呆啊,这么厉害。”他听出了她话里隐隐威胁的意味。

      半硬的性器被吐露出来,脱离湿热的温床甚至让他产生了几分不适,他低头看她平坦柔软的腹部下方的阴阜,滴滴答答往外流着乳色的液体,混着她的花液,色情又嚣张。

      季佳泽想,上次做爱是在半年前,在此期间他只在叁个月前自己纾解过一次,所以射出来的东西足够满满当当地填满她,而且质地粘稠浓重,每次流出那块地方的时候一定会有很明显的异物感,也许这种感觉就像人类女性学会像雌性鱼类排卵一样。

      他生物学的很好,所以他抬头端详她的表情神态,潮红的、羞窘的、强装镇定的、带有一些恼怒的,还有……欲求不满的,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女朋友性欲这么强烈。

      “你就不怕我惩罚你么嗯?说话。”她往后撑着坐下,全身赤裸,肩膀尖、整块乳、锁骨、喉部、腿根、膝盖都是红的,嘴里、乳尖、逼上全是湿的,往后倾的姿态更像是在邀请他品尝这份自己送上门的珍馐。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她用脚背轻轻拍打了那个饱受冷落的性器,忍得他太阳穴突突地跳,不是很舒服,但是太刺激,季佳泽怀疑自己也许真的有m倾向,他在她的凝视下缓慢又深刻地勃起,此时此刻作为被观赏的第二性,被眼前的人用来欣赏与把玩。

      他自身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景观,但放在宋婵眼里就像是一幅缓慢播放的电影镜头,扑朔、生动、遥远又触手可及,因为她的介入而引起他的生理反应,冲破的是性别的桎梏,她兴奋地舔了舔唇,她要的就是慢慢打开季佳泽的原始欲望,让他因为欲望无法满足而变得面目扭曲,又因为得到满足而神色放纵欢愉,让他回归自然,不再是那个教规伦理下的学校学生,也不是低年级学妹崇拜的温柔学长,他只是他,而在这种时候他完完整整地属于她。

      她颤着手去摸住它的顶端,湿润柔软但又有着坚韧的属性,她用指尖蹭了蹭顶端的铃口,并用指腹刮弄着那条圈隙,这个时候她有机会近距离地观察之前让她高潮叁次的家伙了,拥有健康的粉色,并且因为她的使用而变得涨红,上面残留着彼此的爱液,湿润得厉害,让她原应残忍的抚摸变得十分地磨人和令他感到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