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婚礼

    

      大海有孕,牝马轻柔,教堂门口飞散的白鸽,就像一把神明撒向天空的种子。——陆渴

      完整地看完一场日出并不需要太久的时间,他们沿着原路返回,手里挂着鞋,回到山丘上的时候天已经大亮,院子复苏,晨光闪耀,池塘上的莲叶停驻灰褐色小鸟。

      冰箱里有为房客准备的蔬果材料,宋婵用电饭煲把燕麦粥煮上,打开空调制热,然后拉着季佳泽去浴室里洗澡。

      一起洗澡的时候季佳泽帮她起了泡沫洗头发,时不时还要防备她到处作乱的手。她喜欢摸他腹部以下蔓延的青筋,时不时会用手压迫戳弄鼓起的血管,从不计后果。

      直到他忍无可忍给她洗好澡裹上浴巾扔出去的时候,宋婵站在门口打了个喷嚏。

      “喂!把一起洗澡的女朋友扔出去可不是一种美德!!”她敲着门抱怨。

      季佳泽听着她有一句没一句的抱怨,抵在浴室门口,开始用手纾解自己的欲望。

      浴室的门是半透明的塑料门,他一靠上来,宋婵就被吓了一跳。

      他低头看,泡沫起到很好的润滑,就着她近在耳边的声音很快纾解出来。

      滴在了瓷砖,溅在了洗手台上,团团的泡沫应声砸下。

      宋婵脸红着听完他喘,骂了句有病,去卧室里穿衣服去了。

      她系好半裙上的丝带后,季佳泽围着一圈浴巾来卧室里换衣服,头发尖还在滴水,身上冒着热气,本人毫无美色诱惑的自觉。

      “我去看看粥好了没。”

      宋婵把床上的浴巾盖在他头上搓了搓,然后绕路悄悄去湿漉漉的浴室里看了眼。

      瓷砖上连水都被拖得差不多了,什么痕迹都没留下,她皱着鼻子吸了吸,只能闻到和自己身上一样的沐浴露味儿。

      “怎么会收拾这么干净。”真没意思。

      “因为我洁癖。”季佳泽突兀地站在她身后说话,把她吓得颤了一下。

      “你怎么走路没声音的!”宋婵红着脸怪他。

      “我有啊,是你闻得太仔细了。”他捏了捏她的鼻子,笑着说:“也不知道是谁像小狗。”

      宋婵屏住呼吸往下看,发现他已经把裤子穿好了,心里不由得小小失望了一下。

      “走吧,看看你的粥好了没。”季佳泽环住她的腰把她举着向前走。

      “诶诶诶,别抱,我自己会走!”宋婵敲了敲他的手臂。

      “噢是吗,我看你看到我就走不动路的样子,原来是会自己走路的呀。”他难得开这种玩笑,语调和平时完全不同,字里行间全是对她的调笑。

      “季!佳!泽!”宋婵蹬脚抗议。

      “抗议无效。”他轻松地把她提到了厨房。

      “一会雨会停,带你去早市逛逛么。”季佳泽喝着粥,手里拿着手机在查天气预报。

      “不去。”她忿忿地拿着铁匙戳着碗底。

      “别气了乖。待会我把碗洗好我们就出门。”季佳泽舀了一勺粥递到她嘴边。

      “……”别以为我这么轻易就会被哄好!

      港口的早市还没有摆上最常见的海鲜,这个时候还在出海,摊贩会卖一些好看的石头、贝类、珊瑚,还会有一些不常见的古玩品。货摊上和街上走的多是女人和小孩,不是很拥挤,但是足够吵闹,可能是时间还早,旅客并不随处可见。

      两个人凭借出色的外貌吸引了许多吆喝与拦截,宋婵笑着接过小孩递来的鲜花,季佳泽负责跟在身后付钱和给予一些中肯的评价。

      “不好看吗?”她拿着桃红色的花贴在脸旁看他,他掏出手机左滑拍了照片后才缓缓地评价:“怪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