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前夜

    

      周末的约会无疑是成功的,周天晚上补的作业也是真实的。

      宋婵在床上趴着写化学卷子,季佳泽跪在床边准备生物课前汇报,灯光调了暖洋洋的,气氛异常和谐。

      她一边写着解,一边调了音响,调了电台来听。

      “这学期好忙。”宋婵用笔帽点了点下巴,和正在电脑屏幕前敲字的季佳泽说。

      “嗯……活动好多,我们班总是热衷这些,忙都忙不过来。”比如说这个周末组织的某某同学的生日派对他就给翘了。

      宋婵放下写得差不多的化学卷子,她留了道题准备空着,然后就凑到季佳泽边上看他打字。

      “唔……”宋婵盯着屏幕看了一下,实在是觉得有些痛恨再看到有关理科的东西。自从她失忆之后理综水平直线下滑,虽然请了特别的家教来补课,但是经不住实验班日新月异的成绩排名竞争。

      “怎么了?”季佳泽抬起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眼底反射出屏幕冷白的光,语气又懒又温柔。

      “我要和你坦白一件事。”宋婵看着他将图片对准在中心线上,说道。

      “嗯?什么事。”季佳泽抬头看了她一眼,点了保存,合上了手里的电脑。

      “嗯……”宋婵沉吟了一会,把季佳泽倦意都吓醒了一些。

      然后她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又缓慢地说:“季佳泽。你。是。猪。”

      季佳泽:“?”

      宋婵捧着肚子往后倒在床上笑。

      季佳泽无语着把电源接上,然后跟着她一起滚上了床。

      他搂住她的腰,脸贴在她的后脑勺问她笑什么。

      “因为你很,哈哈哈哈,我不知道,哈哈哈哈就是很好笑哈哈。”宋婵颤抖着身躯在笑。

      “不准笑了你,打住,迅速打住。”季佳泽捏了捏她的腰。

      她开始挣扎起来,不让他对她动手动脚:“我就要笑哈哈哈,你的表情呆死了哈哈。”宋婵觉得自己可能有一些精神紊乱和笑觉神经失常,可能是那个出题刁钻的化学作业让她都不正常了。

      季佳泽也跟着笑了起来,他扯出一个温和的笑,恶狠狠地附在耳边给她下最后的通牒:“再笑就操死你。”

      “哈哈哈哈哈哈——”

      “……”

      “诶你别动手动脚,干嘛呢你。”

      “干嘛扯人家衣服啊,流氓啊——”

      “我错了我错了,好哥哥,原谅我,我下次还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