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形体

    

      卓筱柔和宋婵说了一个噩耗。

      宋婵的书包应声而落,搭扣被砸开,里面的练习册和书滚了一地。

      她一边捡书一边再次询问:“下周形体考试?”

      卓筱柔把长发别在耳后,低着眉眼帮她把书理好放进包里:“你上课是有多走神啊你,怪不得有的时候叫你你都在发呆。”她拍了拍宋婵的脑袋。

      “不是吧……考试内容是什么。”宋婵头都要大了。

      “基础韧性,劈叉下腰完成了才有及格分。之后是考舞蹈和姿态。”卓筱柔坐回座位上侧着身和她说话。

      “劈叉和下腰二选一还是……”

      “两者缺一不可哦。”

      “呃啊无语啊。”宋婵捂眼。

      “可是高一的时候你的柔韧性还不错诶。” 所以我也就没提醒你好好上课。

      “噢那肯定没问题了,我相信我的实力。”宋婵又暂时复活过来了。

      但是她始终还是没什么自信。

      ……

      于是晚上趁大家都回去晚自习形体教室没人的时候宋婵悄悄溜入。

      稍微活动了下热了热身,宋婵准备先简单地劈个叉。

      “……”侧着脑袋看到还有不短距离的宋婵无语了。

      为什么这个肌肉记忆是一点也不存在,合着之前的柔韧灵敏技能点都给一键恢复出厂了是吧。

      她对着镜子理了理扎得很高的马尾,手机振动响了,低头看是季佳泽的消息。

      “还没到家么?”顺带附赠了一张结束训练的自拍照。

      嗯,没脸没腹肌,不保存了。

      但还是下意识点保存了。

      她低下头一字一句地敲:“没回呢还。”然后又补充:“我在练下周的形体考试,我怕挂了。”

      “在哪?”消息很快回了过来。

      “在形体教室5,最里面那间。你不上晚自习啦?”宋婵看他这个消息就知道他要来找她,于是询问道。

      “嗯,作业课上写完了,想喝什么。”

      “蓝莓汽水。”她回到。

      “马上就到。”

      她收起手机,把反锁的门打开,然后找到抬柱开始压腿。

      宋婵应该是不存在舞蹈天赋的,但是形体作为必修课,她不得不抽出一些精力避免拿到不及格的分数——以免不能成功毕业,这是挺要命的。

      学校慷慨地设立一整层的形体专用教室,设施配备齐全,势在让每一个私立里的女学生都能练就漂亮的身形与优雅的姿态。

      宋婵摸着紧绷的小腿肌肉实在是笑不出来。

      但很快季佳泽就推开门进来了,带着两瓶刚从自动贩卖机里买出的蓝莓汽水,气喘吁吁地架在她身后看她。

      “诶,你怎么这么快,我还以为你会先去洗澡。”宋婵背对着他问。

      “嗯,洗澡了要和他们一起,不太方便。”季佳泽回答着给她扭开了汽水的瓶盖。

      她放下腿但没有接过饮料,而是转过身把手背在后面要求:“喂我。”

      季佳泽还穿着那件深蓝色的训练服,身上带着微微的汗味,留香珠的味道在操场上很好地散发掉了,头发还是湿的,肌肉摸起来也是一凸一跳地烫着她的手。

      “嗯。”他从善如流地把瓶口递到她的嘴边,稍微抬起瓶尾喂她喝汽水。

      这不能怪季佳泽,第一口的汽水总是带着一点刺激的不适在里面的,宋婵被喂的急,第一口就呛得完完整整,撞开汽水瓶身,小半的汽水全撒在她薄薄的一层白色短袖上。

      “咳咳咳——你在——咳咳喂猪么咳咳咳——”宋婵咳得脸迅速红了起来。

      季佳泽连忙用手帮她顺了气,然后从企图在她的包里找到纸巾。

      “咳咳——呼,没带纸。”宋婵下面穿的是体操短裤,兜小得只能当装饰,书包里也没有带多余的纸巾——全部在今早拿来把书和练习册擦干净了。

      “那你脱下来,我拿去卫生间给你扭干净。”季佳泽作势就要给她脱衣服。

      “诶诶诶,这里有没有监控啊你就脱!”宋婵捂住胸侧身不让他动手动脚。

      “没有监控,形体室按照规定不准装摄像头的。”季佳泽认真地和她解释,正经得就像非常在意她穿着湿衣服难不难受这件事。

      “那我也不脱,我没开空调这里那么热,一会就干了。”宋婵还是觉得在平时上课的地方赤裸上身不是一件很自在的事情。

      季佳泽顿了顿,说好吧。然后在镜子前找了个地方坐下看她继续练习。

      体操裤贴身又薄,短款的甚至只能包裹住内裤的轮廓,这也是为什么形体教室在最高层而且还不能安装监控的原因。甚至宋婵穿的短袖也是修身的款式,把她姣好的曲线都展露无遗。

      挺立的胸部和娇俏的臀线就隐藏在薄薄的衣物下面,更别说刚撒上了紫色的汽水,胸前有一块布料濡湿,勾勒出里面蕾丝内衣的形状。

      是今早他给她亲手穿上的,还用手伸进去帮她理了理胸型,用于撑出健康的弧度,内衣的边缘是镂空的白色莉莉花。

      她的胸有些大且饱胀,不穿内衣的时候会像沉甸甸的果实仍由重力下坠,但是乳尖却总是上翘,显得天真又淫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