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禁欲

    

      禁欲的诗人写不出美丽的诗篇,禁欲的生徒无法在教室里潜心学习,禁欲的季佳泽……好像没什么两样。——宋婵

      宋婵在那次形体教室之后再也禁止他的一切色色行为,并且在根本上断绝了他进行谋划的可能性——生理期不受控制地提前来了。

      宋婵痛经很严重,生理痛会提前两叁天开始,持续几天的时间,还会伴随一些并发症,比如说低烧、呕吐、腹泻、头晕,近一周下来,虽然上体重秤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宋婵整个人就像刚从深海水里捞出来一样脱形。

      季佳泽请了一周的晚训照顾她,按时接送她到教室座位上和家二楼的床上,几乎在没人的地方他都不让宋婵单独行走,也许是练体育翘训练的缘故,他拿单手公主抱她作为每天的锻炼项目。

      “可是我真的能走,我之前生理期不也这么过来的吗?”宋婵蜷在他的怀里,准备放学回家,生理期已经快要结束,她已经换成护垫避免回潮。

      “不行,你现在有男朋友了,不准不依赖我。”季佳泽一脸不容商量的表情看着她。

      可能是之前的反应把季佳泽吓了一跳,她在体育课上长跑晕倒,他给她发消息她没回复,在医务室找到嗷嗷喊疼的宋婵的时候季佳泽才知道她生理期到了,并且她痛经程度十分严重,快比她不喜欢做的数学卷子还棘手。

      “我该怎么办?”

      没人给季佳泽答案,他上网百度,叫他买红糖冲热水、生姜泡脚、按捏虎口穴位、热水袋暖宝宝……他也不知道管不管用,但是把看上去靠谱的方法都记在了手机备忘录里,叫了超市配送送到宋婵家里。

      宋婵说他大惊小怪。

      季佳泽看着她近乎纸白的唇色,低头亲了亲她。

      “我搜知乎说经常吃止痛药对身体不好,但是我们现在疼,先吃上,之后我们慢慢调理。”季佳泽啰啰嗦嗦说了一堆。

      宋婵疼着笑出了声,说季佳泽你怎么像个喝保温杯的老中医。

      季佳泽给她盖好被子,说:“因为我有小病人要照顾。”

      之后的几天,症状反增不减,疼痛难忍,连止痛药都只能起一半的作用,宋婵睡不着觉,整夜失眠,身上经常被疼出冷汗,手指抓着被套几乎痉挛,她畏冷异常,经常得缩在季佳泽怀里才能睡得着。

      季佳泽一般会坐在床头,和她一起躺在被子里,全身心地搂着她哄她睡觉。

      他偶尔会念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因为听起来好听,短,没有情节,念着念着就会把宋婵给念得浅浅睡着,他却不敢停下,通常会念完半本诗册才肯停下轻轻抚拍她背脊与脑袋的手,确保她睡着,不会被疼醒为止。

      宋婵生理期的时候情绪会很差,差到她意识到自己情绪差脾气爆的时候会掉半小时的眼泪。也许是身体上的脆弱让她的心里竖立起一道固执的防线,她之前从不会问的问题,如今常常挂在嘴边,稍回答不对就会生气掉眼泪。洗澡被烫到会大叫,被他抱着看喜剧电影也会啪嗒啪嗒掉下眼泪,事后宋婵意识到自己的任性与作怪,常常会羞于面对天降横灾的季佳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