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圣洁

    

      万幸的是季佳泽带回来的小狗是听话的小狗,奶白色的马尔济斯在宋婵温声细语的管教下学会在规定的地方上厕所,并且还会在散步完成后在门口的地毯把毛茸茸小脚上的灰尘蹭干净,然后径直跑进卫生间里绕着圈乖乖地等着洗爪爪。

      “罐罐好乖。”这是宋婵最经常给季佳泽发的消息。

      他们给小狗取名叫罐罐,它的到来让家里多出了许多瓶瓶罐罐的狗狗食物。

      训练休息中的季佳泽有时会看着手机屏幕里笨笨的小狗照片笑出声。

      “罐罐乖乖和妈妈在家里等我回来。”季佳泽回复她的讯息,望着夜色落下,越是看她的讯息越是想她。

      “罐罐收到u·ェ·u。”俨然一个乖乖小狗口吻。

      时间过得很快,在学园祭的筹备和期中复习中,宋婵每次回家抱着小狗都能充电满满。

      “今天不训练吗?”宋婵问季佳泽,他今天一下课就来接她回家来了。

      “嗯,今天休息,明天学园祭,操场要搭建场地,队里休息两天。”季佳泽加紧脚步跟上她,自从有了罐罐之后宋婵回家的积极性得到了很好地激发,连走路的速度都有可观的升快。

      “诶我还没问你们呢,好像每年国际班都会很重视学园祭的,你们班策划了什么活动呀。”宋婵手里提着卓筱柔一周赶制而出的修女服,她之前很早就告诉季佳泽学园祭当天她需要花半天在班级选定的“教堂”里值班,但却好像还没来得及问他们班的安排。

      也不是没来得及,是季佳泽本人看上去一点也没兴趣掺和进去的样子。

      “我们班好像是希腊神话,但我只知道主题,最近在忙队里的事,我和他们说有什么事安排好通知我就行,但要给我空出半天时间。”季佳泽本人也不像是为了这种文娱活动而费心的人,这种做法倒是更符合他散漫随和的做事风格。

      “噢——那我们都把工作安排到上午好啦,另外半天一起去逛逛学园祭?”宋婵侧过来看季佳泽说道。

      “嗯,中午我去接罐罐,带着一起逛。”季佳泽如是提议道。

      “那我们就定在上午。你不说我还没想到呢,罐罐应该是可以藏在你衣服里悄悄偷渡进来的,还是罐罐爸爸聪明。”当提起罐罐的时候宋婵总是肉眼可见的心情变好。

      “突然好期待学园祭呀——”宋婵笑着眯起了眼。

      季佳泽看了看她手里的纸袋,也敛着眼睛笑着说:“是啊,我也很期待。”

      ……

      宋婵换好衣服后就被卓筱柔拉去化妆了。

      “哼哼,我要展示出我苦学许久的化妆技术。”在卓筱柔把她按在座位上这么说后已经过了半小时,她腰都要坐酸了。

      “还没好吗?我再不去影音教室就要错过教廷宣告啦。”在活动开始前,会有一场她和神父一起演绎的论纲宣告戏。

      “好啦好啦,最后一点,抿一抿嘴,对。完美!”卓筱柔满意地向后一撤观察宋婵的妆容,然后从旁边拿过一面镜子放在宋婵面前。

      宋婵凑近一看,差点愣住了。

      卓筱柔的化妆技术确实同本人所说一样很好,美瞳、修容和发型设计里都透露出巧妙的细节。

      宋婵本来精致的五官在妆容的搭配衬托下显得更加娇嫩欲滴:蓝海滩般宝石的眼眸随着睫毛的飞颤而熠熠生动,烟粉色的眼影点缀在眼角,让整双眼睛显得将哭未哭。而粉底遮去她原本浓重的唇色,精心涂抹着的蜜色唇釉亮着闪片,与柔嫩的肉桂色腮红烘托出纯欲的氛围。自然卷的头发也被仔细打理,被柔顺地梳理在身后,灰黑色的头纱笼罩包裹住她,和长袖长裙的修女服收拢住她姣好的曲线,衬得她整个人脆弱又幼态。

      “……也许厚重的妆容更适合修女吧。”毕竟是中世纪老女人,宋婵如是想到,丝毫没想到卓筱柔反其道还把她化年轻了。

      “你就不懂了吧,为了贴合季佳泽他们班的主题,我可是研究了一晚上的妆容。”卓筱柔得意满满,一边收拾好化妆品,一边催促她快去影音教室报道:“好啦,我在这里收拾一会,待会一定到现场给你录像噢。”

      “他们班?”虽然宋婵还想问,但显然时间确实容不下她闲聊,只好放下心里的疑问,拿起一旁的十字架道具,朝着教堂现场跑去。

      排戏结束完之后音影教室就没什么人了,留下值班的修女宋婵一个人,整个教堂现场静谧得过分,就连卓筱柔也笑着拿着录像机说要去把视频导出来放在手机里而和她说了回见。

      ……宋婵百无聊赖地坐在白色十字架下发呆。

      时不时会打开手机发消息问季佳泽那边的情况,但他显然在忙着做事,不然以他秒回的性格也不会看到了却不回她消息。

      宋婵打开家里安的宠物监控准备看一会罐罐,拖了拖回放才发现小狗吃完饭在家里转了一圈跑进窝里睡觉去了。

      “什么呀,小懒狗。”宋婵宠溺地看着手机屏幕自言自语。

      由于整个教室有些偏离整个园区范围,至今还没人来光顾,偶尔会有几个搬运道具的人会匆匆忙忙在门口经过。

      宋婵挪了挪椅子,靠着讲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目养神。

      什么时候才能到中午去接罐罐呢。

      她不知不觉睡着了。

      等再醒来的时候,模模糊糊睁开眼看见一个人影蹲在她面前,宋婵吓得瞌睡醒了大半,下意识伸手摸了摸嘴角看自己有没有睡觉流口水。

      还好触感是干燥的。没有丢脸。

      嗯……季佳泽?

      眼前的季佳泽穿着白色的无袖长袍,轻裘缓带垂在地上,手上戴着宽大华丽的手镯。和平时不同,今天的他有着一头白金色的短发,右侧的发被发胶固定背梳,从而露出的耳垂挂坠着湛蓝的宝石耳坠,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晃动。他应该也被折腾得不轻,北海蓝的瞳色映在她的眼里,端详半天发现除了美瞳之外好像没怎么被化妆。头上顶着白色的月桂花冠,手里拿着的则是牧笛和竖琴道具。

      可能是气质原因,虽然身上搭的都是阿波罗的元素,但宋婵却第一眼觉得他应该像是树林里的月亮神阿尔忒弥斯,清冷又倦怠的神祇,手里的竖琴如天父宙斯亲赐的银弓,牧笛就像筒中的无形而射的箭矢。

      他蹲在她的面前,恍若是在神庙中发现了信仰不同的闯入者,又像是在自己的森林中看到迷路的小鹿。

      他的眼神清澈温柔,就像月光一般清冷柔和。

      “醒了?”他握住她的手,发现有些凉,便用双手包裹住她的手给她取暖。

      “醒啦。好帅呀太阳神,我被你的耀眼给吵醒啦。”宋婵低头去抵住他的额头,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脸颊。

      “你也很漂亮我的小姐,误闯入你的教堂,希望你的主能够原谅一个愚笨的神祇被你的美貌所吸引而擅闯他的领地。”季佳泽温柔地说,抬头亲吻她的嘴唇和脸颊。“你是如此美丽,让人忍不住想亲吻你,去撷取你的美丽。修女小姐,原谅我的唐突,这是一个唐突的神明所不能掌控他的欲望而犯下的,他永远不能为之反悔的过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