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甜塔

    

      “婵,婵,醒醒。”卓筱柔的香味从前方蔓过来。

      “唔……”宋婵从臂弯里抬起头,揉了揉眼。“怎么了?”

      “许老师来啦。”整个高二年级最恐怖的数学教师。

      “救……”宋婵哭着脸摇了摇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从桌厢里拿出演算纸和课本。

      一趴一起,一节课间怎么就过去了。

      “都打起精神来,趴着的要么给我出去站着醒了再进来,要么就来讲台上坐我旁边睡。”许老师扬着声音用教案拍了拍讲台。

      “给我撑着了噢,见一个我拎上来一个,打开63页教辅,课本拿下去,这节课不用。”许老师扶了扶鼻梁上的银丝眼镜,冷冽的声音打在每一个学不好的数学笨蛋上。

      由于温和的班主任徐老师和严厉的数学魔鬼许老师名字太过相似,避免一些不可挽回的错误发生,班上同学都叫班主任老徐,真正的许老师则站在讲台上让人不敢给他取捉弄的外号。

      “噢在这之前我要说一下,上次月考我们班上又没有数学最高分,我真的会怀疑是不是我的教学方案出了什么问题……”许老师像是打开了话口,不知道是被戳中了什么点,早就讲完的数学考试此时又被拿出来说道。

      “……说得好像之前我们班一直有最高分一样。”宋婵心里嘀咕着,想了想桌厢里分数并不好看的月考数学考卷又默默低头不作声。

      但许老师好像又了然地叹了叹气,完全扫去在数学组里碰壁的样子,收好情绪背过身去书写板书一边说:“陆向珩马上就回来了,我希望班上至少出一次最高分吧,要不然没机会了。”

      !

      宋婵吓得手一滑,把子弹笔投落了出去。

      陆……陆向珩?

      整个上午的课宋婵都听得漫不经心。

      午休的时候她和卓筱柔在天台吃着午饭。

      今天是宋婵做了草莓甜塔带来学校。

      当然,罐罐和季佳泽见者有份。

      “婵,你今天怎么了,心不在焉的。”卓筱柔看出好友的状态不对,适时地询问她。

      “没有……我只是在惊讶,原来真的是陆向珩。”宋婵咬了咬嘴里的银叉,还在品咂奶油塔体的甜度是不是正好合适。

      “啊……好像许老师说他快回来了。”卓筱柔变得有些恍惚,紧张地转身去从保温袋里掏出两瓶果汁递给宋婵。

      正好对上她直视而来的目光。

      上课时,卓筱柔在听到陆向珩快要回来的一瞬身体变得僵硬,宋婵坐在她后桌很容易就看到了,这也是宋婵心不在焉的真正缘由。

      此时此刻,她一双漂亮的眼睛盯着卓筱柔看,但不全是审视,更是在期待她的回答和解释是否能让她满意。

      “我……”卓筱柔收回手里的果汁,放在自己曲着的腿上,像是在犹豫着什么。

      “嗯?”宋婵看她的目光更加灼热,就像要在她的衬衫上烫出一个洞来。

      “陆向珩是我哥,不应该和我关系不好吧,我听班长说他是高一上期中出去交换的?在那之前的事情呢,为什么不告诉我。”明明连班上没说过几句话的同学都会给她仔细解释,宋婵移开目光,叉起食盒里鲜艳欲滴的草莓放在眼前端详。

      宋婵是不愿意从好友嘴里套出任何会有背叛情节的解释的,但她想了很久也没能弄清楚,到底是为什么一直到现在,她还认为陆向珩和她在高中之后就没有什么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