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69章 一家六口——幸福大结局

    

      顾书瑶一愣,道,“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你自己心想怎么想,你肯定比我还清楚,我只是就事论事。”

      “呵呵,你别紧张,我开个玩笑而已。是啊,能让凌司辰视为好兄弟,多年交往密切,又怎么会品质不好,只不过,私生活有些乱而已。瑶,我的确觉得很意外,也很感激他,但一码归一码,我真的没法和他有那种发展。”

      “嗯,我明白,他的恩情记在心里就行,至于感情的事,当然要另当别论,他虽然伟大,但经过这次意外,也更加证明申逸对你是真爱,值得你托付终身。”

      是的,这次日夜相对,杨以薰算是彻底深入了解申逸,大家深入交心,从而也发现了更真实的一面。

      所以,她并不后悔选择申逸。

      顾书瑶回到家,把这个结果告诉凌司辰。

      此时正好夜晚,她依偎在凌司辰的怀中,感叹道,“看来张少离注定和以薰不可能,希望他从此彻底放下这段感情,找到真正属于他的真命天女。”

      “你们女人不是常说什么出来混的始终要还吗,他以前伤了不少女人的心,这算是给他的一个惩罚吧。”凌司辰道,“虽然我也希望他和杨以薰在一起,这样我们可以亲上加亲,但既然杨以薰坚持选择申逸,那就算了,你放心吧,我也没想到他会改变这么大,他应该是真心祝福他们了。”

      “嗯,你的好兄弟,人品还是挺不错的。申逸说过这件事一旦安然度过,他会和以薰结婚,我猜很快他们就举行婚礼了,不晓得他们的婚礼又怎样,申逸方不方便大搞,根据他对以薰的在乎和重视,应该会吧,毕竟这是人生一次的大事,记得之前娱乐圈好几个大明星都办了豪华大婚礼,嗯,我很期待以薰的婚礼。”顾书瑶渐渐转开话题。

      “我们的婚礼只简单低调地举办,你会不会觉得遗憾?”凌司辰冷不防地说出一句。

      顾书瑶一怔,随即含情脉脉地看着他,道,“没有,跟很多人比我真的很幸福了,能嫁给你,被你这么宠着疼着,已经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事,而且我原本就没想过有婚礼,现在你连婚礼都给我补上,虽然规模不够大,但该有的浪漫唯美还是有,也很震撼,在我人生中留下一个永恒的美好记忆,所以我很满足,谢谢你,老公,我爱你!”

      顾书瑶说罢献上红唇,主动吻着他的唇角。

      这丫头,就是这么容易满足。

      凌司辰深邃的黑眸亦被一层层温柔覆盖,轻轻捏住她的下巴,加深这个吻。

      很快,房间温度升腾起来。

      “今晚,不戴那个可以吗?”凌司辰嘴唇贴着她的耳朵,低吟道,“我问过医生,说现在怀孕没问题,丫头,我还是想要你再生一胎,而且你应该也想有个女儿对不对?

      顾书瑶确实想要一个女儿,每次在街上看到别的女人带着女儿出游,她都羡慕不已,总觉得这辈子自己若是没有一个女儿,会很遗憾,始终不圆满。

      “那好吧,你可要轻一点。”一会,顾书瑶便也羞涩点头。

      “轻不了,谁让你这么诱人,今晚,老公会让你觉得更幸福。”

      “那我且看着,我听人说,男人过了40岁那方面就大不如以前,你可要抓紧机会。”顾书瑶双颊绯红,也娇嗔道。

      “是吗?我可也说过就算我到了五六十岁,照样能把你弄哭。这男人,在外面人模人样,一副高冷正经的模样,谁又知道,在家里,在床上,面对自己的老婆,是如此的不正经。

      顾书瑶心神荡漾地望着他,继续嗔道,“那今晚就先让我大哭一场吧,你让我哭得越厉害,我会越爱你!”

      媚骨天成的女人,面若桃花眼如丝,芊芊玉指在他健硕的胸肌上煽情游走。

      这对凌司辰来说简直就是致命诱惑。

      很快,整个寝室被唯美销魂的欲海吞没。

      时光在甜蜜和幸福中悄然流逝,转眼间,过去了两个春夏秋冬。

      这两年,是一个变化极大的两年,很多人,都在默默走向人生的另一个阶段。

      最让顾书瑶牵挂的邱泽宇,两年前从帝都调走,到了一个地级市当正市长,白秋曼没有跟去,依然在副pr那里做着她的第一秘书,而且,工作越来越出色。

      因为外界还不知道他们分居,起初,邱泽宇在d市的一些应酬需要白秋曼出席,白秋曼有空也会过去帮一下忙,但渐渐就不去了,而坊间也开始传闻他们两人感情破裂,正在分居。

      后来,在一次活动中邱泽宇认识了一个当地女教师,和顾书瑶差不多的年纪,当然长相跟顾书瑶没有半点相似,不过也长得温柔甜美,邱泽宇和对方吃过几次饭,但也仅此而已。

      至于杨以薰,一年前终于和申逸结婚了,真的举办了一个无以伦比的大型婚礼,堪称世纪大婚礼,也是从那时候起,顾书瑶和杨以薰才知道申逸比她们想象的有钱,除了接戏和拍广告,申逸自己还开了很多娱乐公司,渐渐还投资其他行业,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经营生意上,至于接戏,偶尔看到很好的角色同时又是体现正能量的,他才接一下。

      当时的婚礼,张少离也参加了。

      张少离竟然暗戳戳地认了胡秀兰做干妈,杨以薰于是成了他的干妹妹,记得婚礼那天,张少离随胡秀兰挽着杨以薰送到申逸手中,半玩笑半认真地警告申逸,“我的好妹夫,我可会一直盯着你,你若是有半点对不起以薰,我一定把她抢回来,让你跪求原谅的机会都没有!”

      事后杨以薰和顾书瑶每每谈起这件事都唏嘘不已,哭笑不得。杨以薰已渐渐对张少离改观,加上那层干兄妹关系,她也真心把张少离当成哥哥。

      申逸因为生意上的关系,渐渐和凌司辰他们有交集,所以,大家经常都有见面,交往密切。

      而最让人意外和欣喜的是,顾书瑶如愿怀上了第三胎,且还是双胞胎,如今胎儿已有六个月。

      记得刚得知怀孕的时候,凌司辰高兴得差点昏过去。

      那一幕,顾书瑶一辈子都记得,经常拿出来调侃他。

      可人家一点都不觉得尴尬,也没有任何不悦,反而每次都笑得合不拢嘴。

      怀康康的时候,邱思婕刚好回国,当年的情景,真的不堪回首。

      到了第二胎,也是波折多多。

      这一胎,顾书瑶是在满满的幸福中度过,真正体会到当女皇的滋味。

      不仅父母对她百般呵护和疼爱,凌司辰更是把她当宝贝一样宠着,就算她要天上的月亮和星星,他恐怕都想办法给她弄下来。

      这两年凌司辰事业步步高升,已是政界响当当的人物,工作自然也很忙,但再忙他都会极力抽出时间陪伴顾书瑶,这么多次的产检,他从没有缺席。

      顾书瑶工作上也上一层楼,她本就聪慧有能力,加上愿意吃苦耐劳,现在已是外交部一名正式翻译,经常随大领导出国。

      这天周末,她带着小儿子乐乐在别墅的花园玩耍,康康读初中了,住学校,一个月才回来一次。

      乐乐在给妈妈摘花,顾书瑶的手机响起,看到来电显示,她唇角一扬,接通,“哥——”

      “在干嘛呢?”邱泽宇温润的嗓音徐徐传来,俨然一缕清风沁人心脾。

      “在花园晒太阳,乐乐摘花给我戴。”顾书瑶继续甜蜜地说道。

      “阿辰呢?”邱泽宇顺口一问。

      “今天部里临时有个会,他回去了。”

      “哦。”

      “对了,听我妈说你下周回来?你要不要带郑老师回来?我想看是何方神圣终于把我哥俘虏了。”顾书瑶又猛然道。

      邱泽宇先是沉吟一下,笑语,“我也想带她回去,可我担心你见到人家会自卑,听说你现在怀孕月份大了,样子变丑了?”

      “你才丑!我是越变越漂亮,你不信问凌司辰。”

      “切,问他还不如不问,谁不知道你在他眼中是赛过西施和貂蝉!”他打趣道。

      顾书瑶自然也清楚他是玩笑的,便也陪他逗趣,一会,她正一正脸色,道,“哥,我说真的。”

      邱泽宇懂她的意思,其实他还知道,顾书瑶还希望他和郑筱盈能成为正式的男女朋友,甚至最好赶紧结婚。

      “好的,我看看情况吧,你如果乖,我就带回去。”稍后,他开口。

      “那说好啊!”顾书瑶高兴无比。

      彼此又聊了一阵子后,才挂断电话。

      顾书瑶看着灼灼盛放的鲜花,似乎看到了希望,不由更加期待下周末的到来。

      其实,下周末还有一件大事,那就是,邱泽宇和白秋曼正式签字离婚。

      当年两家父母坚持用分居这个缓兵之计,目的是想他们能改变主意复合,可惜终究注定了有缘无分。

      顾书瑶到目前为止,依然不晓得邱泽宇那家四合院种的玫瑰花是为谁,而白秋曼,直到签字离婚这天,也才知道自己曾经是邱泽宇心里的一抹白月光。

      这天,他们在民政局正式办理了离婚手续,邱泽宇看着一如既往优雅美丽的白秋曼,想起之前种种,脱口而出,“你等下有别的事忙吗?我们去一个地方?不会占用你很多时间,就一个小时吧。”

      白秋曼一愣,便也点头。

      20分钟后,他们抵达邱泽宇那家四合院。

      院子里,依然鲜花绽放,姹紫嫣红,白秋曼当即被眼前的画面震住了。

      “二十年前,你带我和晋安去你外婆家的院子玩,你站在玫瑰花海里,穿着白色雪纺长裙,手里拿着一朵玫瑰花,放到鼻尖闻着花香,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一个花仙子从天而降,来到我的生命里。”邱泽宇和白秋曼并肩而战,黑眸定定看着眼前的花海,幽幽地述说起来。

      白秋曼听着,脑海也渐渐浮起一幕遥远的记忆。

      那一年,大家15岁,情窦初开的年纪。

      那时候她就已经喜欢邱泽宇。

      她知道卓晋安喜欢她,但她对卓晋安没有那种感觉,她担心单独约邱泽宇出来邱泽宇会尴尬,于是总是三人行,可她没想到,他竟然也……

      所以,这个院子是他专门为她造的吗?

      但他没有告诉她,一直没有让她知道!

      直到今天,他和她签字离婚成了陌路人,他才把她带来这里,告诉她,他曾经喜欢过她?

      这算什么?

      白秋曼迅速收起眼中的迷乱,定睛看着邱泽宇,朝他射出一道道质问的光芒。

      其实邱泽宇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这个安排,兴许是为了心中那抹遗憾吧,想让她这个当事人知道,这样也算是来个正式的结束?

      是啊,应该结束了,曾经再美好,也是曾经。

      大概那只是少年时代的一抹惊艳,人对美好的东西,总会心动。

      白秋曼是这个圈子出了名的美人,优雅,高贵,聪明,能干,哪个男人不青睐。

      他也免不了俗。

      可并不见得他有多爱白秋曼,否则也不会在遇到顾书瑶后,就移情别恋了。

      “你曾经问我歆歆有什么好,凭什么得到我的喜爱,你知道吗,当年在西部,我心里一直很郁闷,也很彷徨,我一直在想要不要遵照我爸给我安排的人生走下去,如果照着走,将来是不是也会复制我爸的人生,可我并不希望这样,我母亲的死,一直是我心中一抹痛,我没法原谅我爸。就在那个时候,歆歆出现了,那时我是真觉得,我灰暗漂泊的人生瞬间被照亮。但是……

      我知道她心里没有我,也知道她在等一个人,后来她和阿辰重逢,我清楚我更加没机会,到了得知她是我的亲妹妹,我感到深深的绝望,可同时也有一种释然。尽管我没法和她有爱情关系,但我和她体内流着相同的血,我愿意用我的余生去呵护她,用哥哥的身份让她永远幸福快乐,我从没想过对她有非分之想,她不会愿意,家人们不愿意,而我,也不愿意把大家都带进痛苦的深渊,可没想到还是伤害了你们,尤其是你!”

      邱泽宇低沉的嗓音,透着浓浓的伤感和内疚。

      忽然,他给白秋曼一个深深的拥抱,“对不起,秋曼,以后,睁大眼睛找一个好男人,别再被伤害了!”

      滴答~

      晶莹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从白秋曼眼角滑出,一窜窜地滚到地上。

      脑海里面,再次响起顾书瑶曾经对她说的一番话。

      “你只知道你痛苦,但你有没有想过我哥才是最痛苦的那个人,他一个人默默承受着这一切,不到他控制的一切,你若是真的爱他,应该努力陪他走出这段深渊。所以你根本不爱我哥,你也没资格配得上我哥爱你!”

      当时,她只觉得顾书瑶说这番话好讨厌,她感到非常的愤怒,但其实,她之所以那么愤怒何尝不是因为被说中了?

      可惜,都过去了,一切都再也没法回头。

      邱泽宇说一个小时,就真的一个小时。

      他带她离开四合院,开车送她到单位。

      车子停下,白秋曼解开安全带,并没立即下车,凝视着他,道,“听说,你在那边认识了一个女老师?教英语的?

      邱泽宇眸光微微一动,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不做回应,只听到车门啪的一声响。

      白秋曼苦涩一笑,便也伸手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车子重新驾驶起来,直达邱家。

      “舅舅!”小乐乐迫不及待地飞奔过来。

      邱泽宇把他高高举起,像以前举着康康那样,当飞机玩。

      这时顾书瑶也从屋里走出来。

      邱泽宇视线看向她,天生丽质大概就是这样吧,尽管她大腹便便,但除了腹部其他地方都没有长多一块肉,还是那么美,那么的惹人怜爱。

      “我未来嫂子呢?”顾书瑶忽然问。

      邱泽宇知道她指的是谁,便也笑笑,道,“她这周末刚好带班去参加英语比赛,没空过来。”

      呃——

      “有那么巧,你是不愿意带人家回来吧。亏我害怕被她比下去,特意打扮得这么漂亮。”顾书瑶娇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