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64章 美梦已成真

    

      云归远的人生经历,让他能很好的驾驭这首歌所表达的意思。

      他的歌声,清澈中带着几分醇厚,深情中带着几分沧桑,拥有很强的感染力。

      他一开嗓,现场的所有宾客都立刻变得安静下来,静静的听他的演唱。

      大多数人听歌,就只是单纯的觉得好听,所以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可是,少部分懂得歌词含义的人,却对云归远在婚礼上选择唱这首歌感到了迷惑和不解,只不过都没有说出来而已。

      当陆望晴走下舞台后,就直接来到了她一群同学所在的位置,同学远道而来,她身为主人,只要有时间,自然要陪他们说说话的。

      都是大学同学,这些人当然也明白这首歌的含义,别人都不好说什么,但是孟思思却略显生气的对陆望晴说道:

      “你老公婚礼上唱这首歌是什么意思呀?是在怀念谁吗?还是舍不得之前唱歌的那个前任秦如梦呀?”

      陆望晴还第一次听到人说“你老公”三个字,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就下意识的说道:

      “我老公?”

      孟思思当即讶然道:

      “婚礼都已经举办了,难道还不算是你老公吗?”

      陆望晴不由淡笑道:

      “不是,只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叫法,有点不适应而已,对了,你是问他为什么唱这首歌对吧?”

      说到这,她稍作停顿后,才接着说道:

      “其实这首歌我也蛮喜欢的,至于他想表达什么,我觉得不仅仅是对前任吧!”

      “如果要说他想对前任说什么的话,那也是告别而已,因为他现在的心里,除了我,已经装不下别人了啊!”

      孟思思疑惑道:

      “你怎么知道他想表达什么,难道不是希望能重温旧梦吗?”

      陆望晴了解孟思思的性情,所以也完全不生气,就像跟钟灵说话她也从不生气一样,于是含笑回答道:

      “我为什么知道?因为他是我……老公啊!他对感情的态度和我一样。”

      杜茜这才接口道:

      “看来最了解他的人,还是你啊!没想到他唱这种歌也这么好听,挺有味道的呢!”

      已经和这些人熟悉的秋子溪插口道:

      “云大哥是真性情的人,所以歌声中带着丰富的感情,才会如此的打动人心。”

      她们在这边小声说话的时候,云归远还站在舞台上继续唱歌,而舞台后面的一个临时搭建的小房间里,秦如梦却背对着同事,忍不住泪流满面。

      这个小房间是婚庆公司工作人员的休息室,其实就是一个稍微大一些的帐篷而已,能坐得下十来个人。

      如今,大家都知道秦如梦是云归远的前女友,也都明白了她此刻的心情,所以都没有打扰她。

      司仪缓步走到她身旁的座位坐下来,轻轻的搂着她的肩膀说道:

      “如梦,我们接到单子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件事,所以就没有考虑到你的情况,可是,按说看到新郎新娘的名字,你应该是知道的啊!”

      “如果你当初提出说不来,我们都是能够理解的,也可以换别人来就好了。”

      秦如梦拿起桌上的纸巾,擦拭了一下脸上和眼眶的泪水,恢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才摇头道:

      “云姐,没事,这是我自己想来的,之所以没告诉公司,就是因为我自己也想来看一看,看看他现在过得怎么样?”

      “今天终于看到了,我觉得挺好,他终究遇到了更好的,其实看到他过得好,我心里是很开心的,毕竟当年是我负了他。”

      “我以为,这么多年过去,我早就已经能够平静的面对他了,只是没想到,刚才他歌声一出,我一时间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所以才失态了。”

      司仪静静的听着云归远的歌声,半晌后才轻声说道:

      “他或许是有话想对你说呢!”

      秦如梦点头道:

      “嗯,我知道,他唱这首歌,是对青春年少的怀念,也是对那份真挚情感的一种告别,我是她的初恋,曾是他心中最美的幻想和期待,可是,从今天开始,他将走进新的生活,以后,各自安好,便是晴天吧!”

      司仪惊讶的说道:

      “你明白他的意思?”

      秦如梦苦笑着点点头回答道:

      “嗯,知道,我算是第一个最了解他的女人,你应该知道,对山歌的时候,常常能够把自己平时说不出口的话,都能唱出来,那时,我们也算是心心相印,两情相悦了。”

      司仪稍作沉吟后,才小声的问道:

      “那你们最后为什么又……没能走到一起呢?”

      听到这个问题,秦如梦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声音平静的回答道:

      “因为我父母都反对这门亲事,他请媒人上门提亲,所带的礼物,我妈妈都亲自退回去了。”

      “那时,我年龄还小,对个人的未来,对感情也都是懵懵懂懂的,父母不同意,加上七大姨八大姑也都上门劝说,说他家如何如何贫穷,家里还有一个瞎子老婆婆等着照顾,嫁过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过一辈子,这种苦日子我难道还没有过够?”

      “反正类似的话这个说完那个说,好像我要是当时嫁过来,那就等于掉入了火坑,一辈子都要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一般。”

      “本来我以为,爱情只是两个人的事,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嫁过去一起生活就行了,我完全没想到家里人竟然都是一片反对之声。”

      “那时,我仅仅是一个思想单纯的少女,哪经历过这个呀?父亲严厉的反对,母亲流着泪的劝说,所有至亲的人都不赞同,我那时完全被他们说得头晕脑胀,感到无比的烦躁和无助,最后就赌气说道,你们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说到这,她又停顿了一小会,才接着说道:

      “就这样,我把自己婚姻的处理权交给了父母,于是我母亲第二天就去把这门亲事退了。”

      司仪微微皱眉道:

      “哦,父母做主……”

      秦如梦幽幽的说道: